手机上阅读

168我宁愿你无情无义 (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哈哈大笑,“哎呀程小姐,您是愈发幽 默了。〃

    何慕鸿未猜出我的目的,他前所未有的 轻松愉悦,甚至不等我招待,自己便斟茶, 我打开坤包,取了 一张卡,推向他面前,"何 局长,明人不说暗话,我有事相求。"

    他偷眼瞅那张卡,在阳光之下,折射出 金灿灿的华光,我指尖摩挲着空空如也的杯 壁,笑得颇具深意,"西北郊的国道,可是您 名下警员负责。〃

    他喝茶的频率放慢,毫不犹豫说是。

    我弯曲中指,骨节戳点着银行卡镌刻的 一串数字,"我有一批货物,质量勘察不合格。

    的建材,成吨的混凝土,全部是上上乘原 料,折合人民币,能养活一个区的百姓,这钱 丟了肉痛,可是例行检查,唯恐过不去。"

    何慕鸿一时无话,拧眉陷入深思,我托 腮皮笑肉不笑,〃怎么,何局长堂堂市局一把 手,位高权重,还没这份能耐镇压几个哨子 吗?莫非你信不过我?"

    【免-费】

    【首-发】

    【-追-】

    【-書-】

    【-帮-】

    我直截了当,他也不遮遮掩掩,他揺头 苦笑,"程小姐,您曾算计黑龙江省厅黄副厅 长的事,咱吉林公安的领导班子略有耳闻,

    不瞒您说,您委托我开绿灯,我还真是顾 虑。"

    我哦了声,仕途多贪生怕死,瞻前顾后 之徒,我约他之前便猜到结果,过程不会顺 利,我执杯浅酌一口,“山花烂漫,我与何局 长也算有缘,我讲个典故,小小娱乐。〃

    他格外谦卑,“洗耳恭听。"

    我放眼望向烟波笼罩的湖面,"晚清重臣 左宗棠,才干,度量,胆识皆是出类拔萃, 曾有小卒问他,天地之间距离多少。他答三 尺。小卒觉得荒谬,世上人都超过三尺高 度,天不戳得尽是窟窿了?左宗棠说,所以天 不动,人要学会变通和低头。〃

    何慕鸿捏着茶杯一言不发,我嘴角的笑 意更浓,"东北的天,在哪几个人手里攥着, 你比我清楚。何局长不妨为迷茫的我指点一 二,张老板与沈检察长,谁压着谁。”

    他这下犯了难,半晌挤出一句,〃一黑一 白,互不相让。

    "倘若关参谋长也涉入其中呢。"

    他脸色变得更难看,“三方顶级势力博 弈,那是一盘死棋,无解。"

    我拎起茶壶绐他蓄满第二杯水,“如今三 人偏要解一解,何局长有法子阻挠吗?"

    他又不吭声了。

    "你不瞒我,我诚心与你会面,自当也不 瞒你,这批货幕后主家就在这几人中。”

    我身体前倾,牢牢锁定何慕鸿,"关参谋 长军权在握,张老板根基深厚,你得罪得起 吗?我既然找上你,你就择不掉了,你不肯 纳三分薄面,何局长,别说你稀里糊涂做了 枪靶,我不是没绐你活命的机会。〃

    他转了转眼珠,踌躇良久才回味过来,“ 您的意思是,关参谋长卖了您人情?”

    我面不改色,〃自然。"

    笃定的答案惊住了何慕鸿,他万万没料 到,两袖清风洁身自好的关彦庭,竟也沾了 这锅荤腥,他愣怔许久,急忙喝了口茶润 喉,“那的确不是我们小小市局能抗衡的。"

    我慢条斯理的舀了一匙茶叶嫩心,加入 煮沸的茶水里,〃何局长,市检也发号施令,

    105至121国道这几日严格盘查,第一时间免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对吗?"

    他推了推下滑的眼镜框,"两日后到月 底,进出的大型货车,连轮胎都不许放过。我 还奇怪,从未有这么死抠的先例,原来是这 个缘故。〃

    我将银行卡又往他那边渡了一寸,“那何 局长,是顺势而为,还是逆天行道呢?" 他嘬着牙花子,“关参谋长委托程小姐, 找我开绿灯,是绐我天大的面子,我没有不 遵从的理由。"

    他探手,定格半空迟疑了几秒,最后一 把握住,揣进了口袋,“我竭力。"

    我满意笑,“聪明人,在任何领域都能大 展拳脚,何局长未来的政治舞台,一定是光 辉璀燦,夺人眼目。”

    茶过三巡,何慕鸿接了一通市局重案组 的电话,他十分仓促搓了搓手,向我表达歉意,我笑说不耽搁你,事情办妥了,我会让 关参谋长亲自请您吃茶。

    他受宠若惊,"该是我请,有劳程小姐在 关省委那里多多美言。〃

    何慕鸿退下湖心亭后,我饶有兴致喝了 半壶新茶,我敢打包票他没胆子出卖我,更 不敢去求证,好比行贿,绐了上级钱,问他 花了吗,这不是找死吗。

    我静坐了一炷香功夫,何慕鸿没有反 悔,这事便尘埃落定了,我长舒一口气,懒得 叫侍者接我,跳上船头乘坐来时的小舟折 返,午后的冬城,萧瑟之余暖意融融,无数根 枝桠盛幵的梅花簌簌坠落,飘过湖泊,攘过 帷幔,或尸骸无存,或顺流而上,恍若一幕 粉白相间的雨帘,未曾嗅到花香,不曾揽住 一枚两枚,漫山遍野映入眼底,仿佛杳无止 境的大梦。

    【免-费】

    【首-发】

    【-追-】

    【-書-】

    【-帮-】

    就在那烟雾重重的深处,几抹人影悄无 声息闯入,有些意外,有些仓促,为首穿黑 色检察官制服的男人同一旁男士说着什么, 像部下,更像平级的同僚,他们步伐很缓, 一步步朝另一座亭台而去,影影绰绰身型的 被落花覆盖遮住,当我无比确定认清了那副 轮廓,捏住木浆的十指倏而一紧。

     西子说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因为小说是每天更 新,一天写6000字需要消耗我10个小时的时 间,很不容易,大家催更的心情我理解,但 也请多多支持我!等不要急的朋友,可以去 看我的其他作品;《盛宴》,一样精彩, 百万字完本精品作品,绝对好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