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9(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凛为难得很,硬生生扛了半晌没支会袓宗问他有麻烦吗。

    "张世豪的能耐,逼急了莫说港籍,新加 坡籍他也拿得下,香港自02年开始,出现不 少私人租赁码头,幕后老板变数很大,说句 泄气的话,张世豪是否在这些幕后老板之 中,我们都还不清楚。"

    袓宗略微侧身,启唇说了很长的一句 话,可惜帷幔虚虚实实的遮掩着,高山流水弹 到了最高潮,完全倾覆了他的嗓音,山水之 间皆是那悠扬的弦音,时而婉转时而激昂,

    惊了梅花,惊了池水,惊了翻卷的白云。

    我爬上岸,侍者凑巧捧了一壶清泉水,

    打算送去湖心亭,他见我在这里挣扎,微怔 了下,迅速搭把手将我拉到安全的高坡,我 掸了掸衣摆沾染的水珠,“那边是什么亭。"

    侍者循着我手指的方向看了看,“是乐 坊。专门男宾宴客的。〃

    我淡淡嗯,"你找个由头,帮我听听他们 说了什么,尤其是坐在西南方和东南方两个 位置的人。"

    倘若能安排自己的马仔,我也不乐意牵 扯不知根知底的陌生人,但不行,冒险太 大,马仔扮成侍者伺候客人,惊动更多。

    【免-费】

    【首-发】

    【-追-】

    【-書-】

    【-帮-】

    侍者又是一愣,犹豫了几秒,"程小姐, 您大约看到了,沈检察长为首的一批人,非 富即贵,恐怕不许"

    我不等他说完,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沓钞 票,塞入他的工服口袋,“为我出力,我自然 不亏待。不做也无妨。〃

    我耐人寻味瞟他的工牌,“养家糊口不 易,我也不是不通情达理。〃

    金钱能使鬼推磨,何況是皆有贪欲的血 肉之躯,诱惑与威胁双重施压下,侍者隔着 布料捏了捏钱的厚度,横心一咬牙,“我尽力

    您稍等。〃

    他放下水壶,溜边从假山石的左侧小跑 靠拢那座阁子,到达门口时,站着两名助 理,侍者以为会被阻拦,自行驻足了半分钟, 结果助理纹丝不动,只是面无表情的注视着

    空气。

    侍者一刻不怠慢,掀开帷幔跨入里面,

    他挨个掠过奏曲的姑娘,吩咐着什么,落座 茶桌的四个男人都没有起疑,仍在专注商议 公事,我知道成了,最起码票子没白掏,能 侦测多少军情,看天意了。最新章节请移动追书帮阅读 我抑制着惊惧的情绪找了块干净的四方木粧坐下,隐匿一株 茂盛的松树后,七八分钟的样子,侍者迈出 乐坊阁,有条不紊折返。

    "程小姐,市检和市局增援了一百零九名 警力,驻扎西北郊的国道,两日后上岗,听 话茬是追剿货物。"

    我瞪大眼睛,"确定是后天吗?"

    我的郑重严肃吓了他一跳,他笃定点 头,"确定。沈检察长说了两遍。"

    我吊在喉咙的心脏猛然颠了颠,"两遍?

    且不论袓宗一向不喜反复重讲同一件 事,他和王凛说这个干什么?八竿子打不到一 起,实在多余了。

    难道袓宗防备我,放出的烟雾弹?

    我绞尽脑汁猜不透,事到如今,也顾不 得了,死马当活马医,我揽下差事,办不好 在张世豪的老窝里没法混了,陈庄就能搞死 我,祖宗忙于和王凛谈香港码头的合作,一 时片刻抽离不了,今明两日范畴一定是安全 的。

    【免-费】

    【首-发】

    【-追-】

    【-書-】

    【-帮-】

    我离开茶楼赶回别墅,行踪一向神秘的 陈庄竟早早坐在沙发等我归来,她幵了一瓶82年的红酒,气度自若的饮着,和她这副派 头一比,我更像个外人,我倚着门栏仿若千 娇百媚的妓子,张嘴冷嘲热讽,“陈小姐住上 癮了?这是不辞劳苦拿下顾润良,压我一 头,绐我甩脸子吗?"

    她听出我挑事儿,偏头瞥向我,"豪哥不 在。你牙尖嘴利的挤兑卖惨,不如省省吧。"

    我嗤笑,扭着屁股走了几步脱掉外套,

    空荡的客厅唯有我们两人此起彼伏的呼吸与 玻璃触碰茶几的脆响,保姆与马仔都被她驱 散了,我踮脚把大衣挂在门后的银钩上,“陈 小姐又想蛊惑我什么,如此大费周折的腾场 地,

    她拿起一支倒置的空杯,抖了抖杯底的 水,斟了三分之二的红酒,〃我是长了恶相 吗?程小姐对我太小人之心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