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0(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抹了把眼泪,哽咽着嗓音抱怨,"反正 我是错的,张老板怜香惜玉之情,都绐了别 人。,,

    他嘴唇挨着我耳朵,滚烫的呼吸一缕缕 喷洒,像有灵气儿似得,疯了般往耳蜗里 钻,痒得半边身子瑟瑟发抖,他警告又纵容的 语气,“还演,一点面子不绐她留吗。"

    我不支声,他无奈捏了捏我脸颊,用只 有我们两人能听到的音量诱哄说,“最疼你。

    我这才有了一丝波动,"还有呢。11

    “舍不得你,听你的话。"

    我嗤地一声,从他怀里退出一些,整理 着他被我挤压出褶皱的衬衫,"张老板的嘴巴呀,抹了蜜糖,迷惑得天下女人争先恐后为 你卖命,你说你的利器是枪,其实你的利器 是一W

    「^追^」

    「^書^」

    「^帮^」

    「^首~」

    「^发~」

    我媚态秋波,娇俏的眼尖横扫他,这样 的目光恰是我的杀手锏,米兰说,一万个男 人,未有一个逃得过这样的目光,浓如茶, 烈如酒,香如花,艳如月,透着韵味,透着 骚气,透着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恍惚。

    我张嘴咬他下唇,咬得残暴而瓷实,两 枚齿印当下立现,清晰得仿佛雕刻,"你的虚 情假意。"

    张世豪沉默不语,许久他闷笑了声,扼 住我手腕,一笔一划在我掌心烙印下四个 字:对你不是。

    陈庄不动声色倚着墙壁,全然无半点波 澜,她麻木沉静的面孔之下,是微不可察的 忧虑,被我捕捉到。

    强作镇定绝不会无一丝破绽,喜怒哀乐 终究盖不住的,我自恃张世豪的兴趣,自恃 背后错综瓜葛的无数高官,我看似不稳,实 则筹码很足,而陈庄只有不断立功,才能抗 衡我。她心知肚明,倘若货物平安出境,我 有资格独当一面,势必趁机将她踢开远远 的,这个女人单凭能力文决计成为我的绊脚 石,假以时日绊了一跟头,她能乘胜追击踩死 我。

    因此这批货之外,陈庄急于寻觅新的生 意,黑老大的马子不好做,新鲜可口的肉体 多如牛毛,漩涡深处站稳脚跟本就是一场牺 牲巨大的工程。

    张世豪最终采取了我的建议,将押运货 物时间改为当晚八点整。虽说两天,但次曰 风险极大,三座岗哨分布东南北三角,市局 、市检指派的联合排查是大型公务,条子需提前十二小时到位,擦边球不好打,今晚最妥帖。

    我傍晚五点多出门,带上了自打我来这 边专门跟着我的司机,目的地是吉林省军

    区。

    我在赌注,也是为即将形成的局势做试 探,这个千钧一发的节骨眼,关彦庭是否在 吉林,倘若他在,一则看戏,二则暗中推波 助澜,三则我的饵派上用场,他力保出货顺 遂,总之,他在不一定是好的,不在一定是 坏的。^追^書^帮^首^发~

    车停泊在军区大院的黑色栅栏外,相距 百米的军政办公楼伫立夕阳光辉中闪耀着神 圣而威严的光芒,我一眼瞥见关彦庭的车, 最不起眼的角落,车牌再熟悉不过,到底我 也坐了两次,我心里有了底,吩咐司机和警 卫交涉,报我姓氐,约见黑龙江省省委员兼关副总参谋长。

    司机下车与执勤武警洽谈了几分钟,对 方拿出对讲机,按了一枚红色按钮,很快一 名眼生的警卫员从铁门内走出,他步子极 快,无比谨慎的四下梭巡,在司机引领下抵达 后座,敲了敲车窗示意我,我迅速降下玻 璃,他喊了声程小姐,交绐我一张纸条,“关参 谋长不便亲自见您,还请您担待。”

    我接过看了一眼,上面是打印的字迹, 只有五个字:万事皆无忧。

    我笑了声,关彦庭这老狐狸,防人之心 够重,连亲笔字都不肯写,我看完攒成一团 攥在手心,又想了下,干脆撕得粉碎,抛向 路边的垃圾桶,洋洋洒洒的纸片腾空而起,

    最终覆于尘土。

    〃他在吉林待了数日,公差在身吗?"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警卫员说这不知,关参谋长是省委,来视察东北军区工作,名正言顺。

    关彦庭派来打发我的人,自是圆滑狡 诈,滴水不漏,若非他授意,根本挖不出什么 的,我点了点头,警卫员朝我敬了一个军 礼,转身返回。

    三种可能,更大的几率,关彦庭会出手 相助,否则他不至于如此神秘拘谨,另外, 他不会堂而皇之入驻省军区,说白了,绐自 己不在场,不参与的证据罢了。

    悬着的一颗石头彻底落了地,今晚假设 有变故,恶战来临,在市检和军政之间爆 发,市局是我的人了,何慕鸿以后还得混官 场,他不敢明目张胆得罪祖宗,故而他只是装 瞎子,关彦庭有承诺在先,他必定捏着足够 的底牌应付袓宗,保不齐他早已着手准备, 瞧他可是泰然自若得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