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0(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车拐出长街,司机正要加速时,我对他说靠边停。

    他透过后视镜瞧我,“程小姐,咱赶在豪 哥前面回去,还有不少事没安排,时间不富 裕了。〃

    我不肯听,态度坚决重复了一遍靠边。

    司机万般无奈,只好踩刹闸,我推门下 车,径直朝西侧繁茂的灌木丛走去,那丛丛 叠叠的花枝掩藏着一抹灰,不仔细看很难发 现,但恰恰是这份缜密,暴露了灌木丛的僵 硬,常言道树欲静而风不停,北风呼啸,万 树揺晃,唯独它是静止的,自然是人为触碰 了。

    我驻足俯视,伸手拨弄着郁郁葱葱刺手 的针叶,埋伏在土坑里的男人察觉我是奔着 他来的,急忙转身逃离,我一把扯住了他后 脖颈的衣领,男女力量悬殊,我几乎使了全身的劲儿,才勉强控制住他。

    我二话不说,手绕过耳背,锋利的匕首 抵住了他咽喉,他完全想不到我竟然随身配 备刀具,整个人都僵硬了。

    "姑娘,无冤无仇的,你这是做什么。"

    我故作不懂,挑眉冷笑,“你说无冤无 仇,怎还跟了我这么久?我这张脸蛋,与你旧 情人相似吗,你这般魂不守舍,一追就是十 几里地。"

    他语气不慌不忙,不骄不躁,"我哪里跟 你了,路许你走,不许我走吗?"

    若不是我留意他很久,他这嘴硬还真把 我骗了。

    我阴恻恻哦,"是吗?"

    刀尖再度插入他喉咙一毫厘,“你的赤胆 忠贞,有机会我替你转达陈庄,算你的遗言 了。〃

    我轻轻一划,男人喉结的滚动戛然而 止,我松手的同时,他直挺挺反转,不甘的瞪 大眼睛,踉跄栽在地上,鲜血从单薄的皮肤 源源不断流出,裸露的森森白骨带着狰狞的 血筋儿。

    我丟掉匕首,没入荆棘琳琅的草坑,〃让 你哑得明白,陈庄撑不住一时片刻了,跟错 主子,结错冤家,死都不知如何死的,你指 望她力保你无恙吗?她自顾不暇。"

    男人张嘴咕隆了几句,也听不清说什 么,便脑袋一歪,晕死过去。

    司机隔着老远瞧见这一幕,他奔跑来时 大惊失色,说话都结巴了,"程小姐您。"

    我理也不理他,面不改色的擦着染血的 指尖,我也惊讶,我不手软,不慌乱,不后 怕,不心悸,似乎这样的事常做,麻木无感 了,然而今日是我真正意义的第一次,让自己染指了阴暗和杀戮。

    "送医院,最好让他再也不能开口讲话, 得了失心疯,或者精神错乱,怎样绐我这个 交代,你跟着张世豪耳濡目染,应该驾轻就 熟。过程无所谓,我要结果。〃

    我凶狠盯着他,〃另外,你不想做第二个 他,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也不要挑战尝 试。,,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司机吓得魂不附体,他胆颤答应了,看 着我的眼神几度恐惧可怖,却不敢多说。

    我当然清楚,他怎会不告密呢,替我隐 瞒张世豪,他不要命了。我这么做无非也是 等他宣扬,让那群押宝陈庄的马仔,明白情 势,程霖不是看上去这般柔弱,我也能眼睛 不眨,视人命为儿戏。

    我下不去手,可这次下不去,来日我便

    是鱼肉,她为刀俎。

    条子盘查的目标是张世豪名下货物,归 根究底冲他的,为防患未然择清嫌疑,他回 了哈尔滨,跳出吉林的纷争围剿之外,阿炳 在别墅等我,到达之后我们分秒不耽误,乘 车赶往西北郊的盘查口。

    我特意询问阿炳,陈庄负责接应,还是 在车上护送货物,他说陈小姐不管这批货。

    我顿时了然,这笔交易下家是澳门,澳 门与东北的官场一贯无合作,澳门瞧不上东 北,东北的爷更看不起澳门弹丸之地,重中 之重的压轴戏在香港,顾润良是唯一的路 子,澳门的买卖既然我接手了,由我全程指挥 善后,更不会出差池,陈庄索性面儿都不 露,届时香港出货,她才得以全新陌生的面孔 大刀阔斧。

    车经过好一阵的颠簸流离驶入吉林107国道,夜幕低垂,月色下的山路极其蜿蜒曲 折,危机四伏。阿炳熄灭了火,用望远镜窥 视着几里之外的岗哨,半个身子压低伏在方 向盘,一动不动,像一具死尸,"程小姐,您 不下去吗?条子到齐了。"

    我缓缓睁开眼,探头张望,107和116国 道一片死寂,足有百余的条子分列三队,持 枪站立,按说该是热闹非凡,灯火通明,可 除了烈烈寒风,几声鸟兽嘶鸣,如同诡异的 坟地。

    这风平浪静的样子,倒让我纳闷儿了,

    公检法三足鼎立,太子爷死盯的买卖,军政 还没上阵呢,单单凭一个市局局长何慕鸿,

    解决得出乎我意料的完美顺畅,更像暴风雨 前的宁静。

    〃货车呢。M

    阿炳抬腕看表,"至多五分钟下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