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1 (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71

    我找阿炳要一支烟,他没想到我会抽, 我也确实偶尔才碰,他翻腾了好一阵,从驾 驶位递绐我半盒,我接过按下打火机,闭目 吸了一大口,略带生疏吐着烟圈,"你喜欢老 牌子。〃

    他说念旧。

    我嗤笑,"什么年代了,逗我呢。w 他反问您不念旧吗,发生的事,曾喜欢 的食物,去过的地方,轻易能忘吗。

    我听出他话里有话,别开头继续抽。

    他踯躅了半分钟,终归按捺不住,“程小 姐,我有一事,很想问问您。"

    我舌尖抵出一枚烟丝,目光凝视着随风 揺摆的茎叶和灌木,“我是否真心投靠张世 豪,有无二心,对吗?〃

    我掸了掸冒出头的烟灰,"你是吗。"

    他说当然,为了豪哥,哪怕送命,绝无 怨言。

    我淡淡嗯,“我和你不一样,我对他没这 么深厚的情意,他对我好,我会跟着,对我 不好,以牙还牙,我不手软。"

    我抽了半支,喉咙干涩得紧,索性掐灭 了扔出窗外,阿炳揺头笑,"程小姐这般心狠 手辣,冷血无情的女人,我倒是头一回见。〃

    我瞥他,"你们陈小姐,哪里逊色我。〃

    "不。"他斩钉截铁否认,“豪哥所有马 子,都没得到他半点真心,只是金钱地位从不 亏待她们,而她们都比程小姐对豪哥忠贞。"

    我挑眉笑,烟蒂残余的热度烫了指尖,

    我心口也瑟瑟猛窒,“他满足我渴望的一切, 我自然会忠于他。”

    陈庄。

    我嘴角不着痕迹勾勒一缕狞笑,我当她 是张世豪最宝贝的女人,藏了多年,不得不 派上用场,也算忍痛割爱,原来她不过是一 颗棋子,在他的生活里扮演着牺牲品的角 色,我不由感到悲哀,悲哀我们都是马子,利 益当前别无不同,也感到压抑,她凭借手段 上位厮杀到最后,她的心机城府势必不可估 量的深重残暴,这盘争斗,我愈发地没把握 了。

    货车进入国道第一重卡子口,五分钟倒 计时仅剩六秒,可谓非常精准,货车总共三 辆,头车是一吨木材,铺垫在最上面,底下 压着十五只铁皮箱,按照计划,箱子里装载 的是低纯度K粉,市场价不高,反水的恶果 不大;尾车装载三百斤石灰粉,追,书帮免费首发更新最快 风扬起惨烈 的沙尘,漫天弥散乱人眼目,这一节正经货物之外的其余两节车厢,二十五只铁皮箱, 中纯度鸦片,货源来自云南缅甸的罂粟园, 供绐澳门的夜总会;中间那辆车,是务必保 下的重中之重,五十箱高纯度冰毒,折合八 百斤,一旦被条子一网打尽,土皇帝若往死 里压,张世豪舍掉一身剐,最轻也要判二十 年。

    【免-费】

    【首-发】

    【-追-】

    【-書-】

    【-帮-】

    这副押运阵仗是我亲自安排的,假设临 时出了纰漏,头车先落网,后车的副驾驶和 后备箱都绑了炸弹,径直撞上去,宁可车毁 人亡,也要避免条子一力掌控。

    正当货车有条不紊的驶入国道,通行了 一半,我们观察着四面八方的境況之时,东 南方的收费站霎时大亮,无数簇白光汇聚一 处,筒状发射,几辆车呼啸驶来,迅雷之 势,追,书帮免费首发更新最快 快如一道闪电,被浓重的夜色吞噬得模糊 不清,刺耳尖锐的警笛悠长嘶鸣,咄咄逼近阿炳定睛片刻,他脸色突变,"公检法的 车!"

    我也惊住了,距离公检法全盘出动还是 码头阻截货物那一夜,张世豪在关彦庭相助 下侥幸逃脱,然而这份运气并非次次皆有, 公检法也不是每回都能忍受扑空。

    我拉住门把,沉声叮嘱阿炳,“只要条子 截停,不许犹豫,立刻命令第三辆货车点燃 炸弹,

    〃您去哪里?"

    我灼灼笃定望着两股对碰的势力,不断 缩短相距,再耽搁下去,便无回旋余地,〃我 最后拼一把,有我在公检法的人不敢擅动, 能挡就挡,挡不了,这是最后的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