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1 (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第三辆车爆炸,您能活着出来吗?

    我低眸,默了数秒,十指蹭掉密密麻麻渗出的冷汗,“尽力。"

    阿炳震撼住,他攥着方向盘,一时忘了 该说什么,我弯腰下车,修长的风衣衣摆在 低空划出一个有些悲壮的弧度,阿炳叫住 我,“程小姐,或许我错怪您了。"

    我微微一顿,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货 车与警车同时冲下了高坡,轮胎摩擦地面的 噪音响彻云霄,两方的头车快要碰撞时,我 曈孔错愕放大,脚步惶惶迈了出去,本书追`书`帮免费首更新最新 公检法 的头车却出乎意料的打了一个左转,错开了 疾驰的货车,朝着正南方避让,并且紧随其 后的几辆也都改道,车速不减,玻璃不降, 视若无睹,像是压根不冲这来的。

    气势恢宏的警笛与我擦身而过,刮起一 阵狂风,风是寒的,锥心刺骨,我愣在原 地。

    三辆货车司机也纷纷从窗口张望过来,

    例行检查的条子抬起横杆,持枪靠近了车 厢,强光扫描仪从头至尾划过每一寸车皮,每 一块铁壳,紫红色的影在黑夜里像成精的魑 魅魍魉,恣意舞动,最终有惊无险,全军通过。

    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阿炳,也明白这批 白粉的危险性,他拿着对讲机的左手湿汗泛 滥成灾,瘫软在座椅上长出一口气,"程小 姐,成了吗?"

    我在来之前想了一万种不成的可能,成 得这么顺利,倒措手不及,我说再等一时 辰,脱离东北边境,就万无一失了。

    我重新坐进车里,盯着时明时灭的卡子 口失神,脑海蓦地闪过茶楼与袓宗遥遥相望 的一面,好似一支巨大铁锤从天而降,重重 敲击我心口,原来这出大戏,有两个幕后黑 手。

    逐渐浮出水面的关彦庭,司马昭之心路 人皆知,他欲盖弥彰与我牵扯风月,扭转乾 坤他败露的野心;隐藏极深的沈国安,借我 这把刀离间三方,让最有价值的棋子搅得一 盘局不受控制,剑挑关彦庭落马,覆灭张世 豪升任中央。

    最后的四年不抓住时机,省委书记便是 他仕途的终点,他渴望着正国级之位,岂能 善罢甘休。

    我下意识摸耳背结咖的伤疤,恍然大 悟,射伤我的人是沈国安,关彦庭麾下的百名 特种兵,至少有一个是他的细作,沈国安泼 脏他,致使张关二人彻底反目互咬,毁灭他 们再度同盟的可能,逐一击垮,远比抱团抗 争轻松得多。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政界的勾心斗角,黑白的尔虞我诈,全部卷进两大老虎精心筹谋的赌局里。

    沈国安不惜陪葬儿子,也要扯落自己的 眼中钉,演绎尽人性之恶毒,之凉薄,之泯 灭。关彦庭顺我的水,推了袓宗的舟,担下 保护伞这个虚名,他不费一兵一卒,将沾染 风月、为情跳泥潭的糊涂模样拿捏到极致, 暂时逃脱做沈国安的枪靶,矛头如数推绐张 世豪。

    美名纵然留存千古,实打实的官职更诱 人,自毁清名有何难呢。

    大约一半小时,阿炳接了一通电话,对 方是陈庄的马仔,他说货物出了吉林,即将 轧境外线。

    我机敏抬眸,眯眼睨着他的手机,比划 口型说,“陈庄到底在哪里。"

    阿炳替我问了句,对方说陈小姐在港口 明珠塔的二十六层炮楼塔顶。

    那里莫说俯瞰国道,整个吉林省也一览无遗,我冷笑,陈庄不信我,即使到了这份 儿上,她还巴巴盼着我出点差错,咬我一 □ 〇

    可惜了,她打错算盘,为张世豪做事, 我是动真格的。

    货物在两小时整的节点完全跑出东三省 境内,阿炳载着我回别墅途中,刚好十点零 五分,不算晚,本书追`书`帮更新最新 我有一个疑问需要验证,我 让他送我去茶楼,放下不必管,我自己打车 回。

    阿炳顾虑多,不过今晚他对我的忠心看 在眼里,并未横加阻止,答应了声驱车停在 临近市区一家尚在营业的茶楼。

    我一早预定了位置,原本以为兴许有了 麻烦来不了,没想到出奇的天随人愿。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点了一壶御前龙井, 自斟自饮了几杯,等的人现身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