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2(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一动不动定格了半晌,仓促捂住脸, 原本残留的泪痕还未消褪,我低低笑了出 来,笑了半天,又化为啼哭,我不知自己怎么 了,好像这辈子积压的情绪,都挑在这一刻 猛烈爆发。

    权势,它如此诱惑而璀燦。

    它令多少男人迷失,令多少女人放荡。

    它对应的不是伟大,而是沦丧。

    社会歌颂良善,也在打破底线包容泯

    灭。

    张世豪,袓宗,东三省无数衣着华丽的 他们,包括我,都走在这样一条不堪的、不 能结束的路途。

    男人收了武器,弯腰搀扶我,我没有接 受,而是狠狠一推,自己扶持墙壁站起,我 朝前走了两步,又停下,回头看向咫尺之遥帽檐挡住大半张脸的男人,"张世豪亲口吩 咐,还是由陈庄转达。"

    男人踌躇良久,"各自吩咐了一遍。" “那你为什么要自行暴露。"

    男人说这是陈小姐的意思。

    我如梦初醒,尽管这批货归我负责,陈 庄也不悠闲,她是极其擅长利用外物攻心的 女子,败了的唯一途径,是我叛变反水,张 世豪会解决我,他留下一个里通外国的叛徒 在枕畔,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岂非自掘坟墓,用一具尸骨,换一 堆尸骨,买卖不亏,他或许会伤痛,或许会 怜悯遗憾,但他眼中,这更是我自找的恶 果。

    至于成了,陈庄也必定千方百计击垮我 的防线,绐我当头一棒。

    显然,这个部署,是吹动涟漪的尖厉筹 码。

    回别墅当晚我翻来覆去睡得不踏实,直 至凌晨四点,才有了困意,昏昏沉沉的打吨 儿,半梦半醒间,恍若是谁极轻的摸索到我 床头,抚了抚我额头与眉心,炙热的吻是梦 幻的,虚实难辨,更像一滴夜露,悄无声息 坠下,干涸了无痕。

    一片窗纱荡漾过我眉眼,我头痛欲裂醒 来,越过露台低垂的薄薄蕾丝,初日是香槟 的颜色,旷远旖旎,我灵魂出窍一般眨也不 眨的盯着看了一会儿,起身喝光了柜子上冷 却的水。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站在梳妆镜前描眉,袓宗爱极这两道 眉,纤细的柳叶,似遮未遮红痣,笑时勾 起,不笑时万千柔情,我细细摩挲流连,往头 顶插了一枚珍珠簪子。

    我脑海有一闪而过的念头,很快,很 淡,我透过玻璃镜审视簪子,将珠宝匣内张世豪送我的玉扳指和项链攒在一方丝帕里,系 了死结,捅进抽屉最里面,然后拿手机发了 条简讯绐米兰,约她帮我找一家司法鉴定机 构,我要验藏红花的成分。

    我做完这一切,拉门下楼去客厅,不经 意瞧见鞋架摆放的男式皮鞋,搁在非常醒目 的位置,正是张世豪离开吉林穿的那一双。

    我愣了下,招呼厨房忙碌的保姆,问她 几时回来的。

    保姆喜滋滋说一大早,天还没亮呢,张 老板到房间看您睡着,没有惊醒您。

    我扭头瞥书房,木门虚掩,里面阳光大 好,隐隐渗透出一些,"只有他吗。〃

    保姆像是没听见这句,她没回答,又返 回厨房,叮叮咣咣敲击锅碗的声响传来,刺 耳又嘈杂。

    我立在原地犹豫片刻,迈步直奔书房, 两名马仔驻守在门口的吊兰盆栽旁,我伸脚 踢门,气势汹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把马仔绐唬住了,一时面 面相觑,忘记了阻拦,我二话不说,迎着满 室光束踏进去,背对我汇报事务的陈庄瞬间 闭口不言,她皱眉看着我,有些不解,也有 些冷漠。

    张世豪从文件内抬起头,目光掠过我,

    并未追究我的鲁莽和失礼,反而笑得纵容," 醒了。〃

    他的笑犹如巨大讽刺,点燃了我五脏六 腑燃烧的怒火,烈焰澎湃,焚得寸草不生。

    我撅屁股坐在沙发,单腿翘起,傭懒闲 适揺晃着,开口极不符合我纯情无害的容 貌,反而透着一股阴森森的腔调,“怎么,张老 板和我装傻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