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3世间千红百媚,独爱你(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对准一片残叶合拢剪刃,拨弄了两下 根茎,觉得不够精致,又剪断了旁边的一 片,“她命挺硬,也真能忍,卧薪尝胆憋着一口 气,盼着张世豪顾念旧情,某天想通了接 她,和我决一死战。"

    司机说豪哥身边的马子,没有失势后还 能复宠的先例。

    我掸了掸手心的碎末,"一个没有吗。"

    "有过一个,死在司法厅一把手的床上 了,豪哥厚葬了她。〃

    生时一无所得,被当作枪靶,死后荣光 万丈,享用不了有何意义,男人擅长攻女人 的心,用各种诱饵,女人信了,一往情深, 为此不计代价的付出,归根究底,可用一副 身子解决的事,本书免-费首-发-追-書-帮-越是重权在握,越不肯损兵折将,自古皇帝卖女儿联姻,不也是这个讲 究吗。

    打,打得过,何苦打,战争劳民伤财, 倒不如等价置换。

    "安排好了吗。"

    司机说一切妥当,没意外耽搁入夜能 回。

    我换了件艳丽的衣裳,装了几样鲁曼爱 吃的菜,保姆凌晨赶着做的,这一回我要剑 挑陈庄,收割鲁曼,先铲除我的劲敌,以防 她按倒我,鲁曼同她共侍一夫数载,自然是 有些把柄的。

    车颠簸了不足三小时泊在关押鲁曼的哈 尔滨第五大道红灯区。司机提前打了招呼,

    早有管事儿的伙计候着,他笑眯眯迎上我, 行了 一个礼,"程小姐有事吩咐,咱绐您办漂 亮了就是,也省您亲自跑一趟。"

    我没搭理,他也很知趣,幵路引着我穿 梭过回廊,两旁的青砖瓦房年头不短,有的 结了蜘蛛网,有的瓦片被雨水打磨变了形, 歪歪扭扭镶嵌着,弱不禁风揺揺欲坠,无不 绝望倾诉着这一座男人络绎不绝热闹又苍凉 的人间炼狱。

    我们走出两三百米,停在一扇破败的木 门前,我站在屋檐下,伙计指了指床铺中央 蜷缩的女人,"程小姐,那是她。”

    鲁曼比我想象中还要狼狈瘦弱,如同脱 了一层皮,几乎看不出她原本水灵清秀的模 样,干瘪,蜡黄,枯萎而粗糙。

    男人们死命折腾一个玩物,怎会有好下 场呢,鲁曼固然自作自受,张世豪也的确铁 石心肠,杀人不过头点地,生不如死才是人 生大悲。

    我使了个眼色,司机将一沓钱丟绐伙计“麻利叫你们老鸨子。"

    【免-费】

    【首-发】

    【-追-】

    【-書-】

    【-帮-】

    “大哥,王姐陪客呢。要不您换个副手?

    显然老鸨子听说硬茬子来了,发怵露 面,司机没好气瞪他,“老鸨子陪客?鸡不够 数?〃

    伙计顿时蔫了,点头哈腰说马上。

    我径直进入房间,扑面而来的腥臭无比 浓郁,地上散落的几个套子长久未清理,湿 漉漉的泛着灰黄,这股气味便是它们散发。

    我不禁一阵作呕,瞬间掩唇止步不前, 司机立刻弯腰捡起,擦了擦桌椅沾染的灰 尘,搀扶我坐下,鲁曼听到动静,以为来客 了,警惕朝床尾扎,但她没有吵闹反抗,死气 沉沉的认命了,我一言不发坐着,她躺了一 会儿感应到不对劲,忽然爬了起来,扭头目光精准无误定格我脸上。

    她见竟是我,单薄的身子更僵硬了几 分,猩红嗜血的曈仁牢牢锁定我身上,恨不得 扒皮蚀骨,生吞活剥。

    我漫不经心道了声许久不见,幽幽移幵 视线,自顾自斟茶解渴,街头巷尾不入流的 破窑子,哪有好茶水,本书免-费首-发-追-書-帮-全是土沬子味儿的, 喝了两口就咽不下,我一脸嫌弃放下茶杯,

    匆匆跑来的老鸨子很会来事儿,进门见状捧 了一盏白开水绐我漱口,吩咐伙计上好茶, 忙前忙后谄媚至极招待我,我懒得搭理,告 知她不必,都退下,我与鲁小姐单独聊聊。

    老鸨子有些为难看了一眼鲁曼,"程小 姐,她脾气大,这也不肯做,那也不肯做,天 天接客像上刑似的,别冲撞打伤了您。"

    我挑眉问是吗?

    老鸨子点头,我故意拿不稳,右手一 松,瓷杯连带着里面余下的温水尽数摔碎在地 面,她吓了一跳,连退两步,不明所以瞧着 我,我皮笑肉不笑说,“这是我弄的,本书免-费首-发-追-書-帮-我绐你 钱添置新的就是了,假如她弄的,惊吓了 我,又掏不出钱,你怎样惩处呀?〃

    老鸨子不解站在那儿,片刻她回味过 来,急忙赔着笑脸说明白了。

    西子说

    后天,大后天,大转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