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5(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用力揺晃他,推搡他,"张世豪,这么 多年,我没有遇到过你这么难缠又狠毒的男人

    我从没失态到这般田地,我深知自己还 不具备放肆的资格,征服张世豪和征服袓宗 是截然相反的,张世豪需要的并非一副契合 且蛊惑的娇嫩肉体,而是这副肉体的主人,

    拥有多少掳获他的综合资本。

    披着企图外衣的风月,原本就是不纯粹 的。

    倘若它开花,花朵会很美,它突破了阴 谋的阻碍,利用牵扯,挤出缝隙重生,但它 更多,永远不会盛放出一朵花。

    它在生长的过程中,已经掐死了它的未来〇

    我心知肚明。

    是那张报告单,毫无征兆的摧毁了我。

    我连他的三分情意,都不敢冒险博弈。

    无情意作押注,战事我输局注定。

    张世豪理了理被我抓出褶皱的衬衫,他 目视我良久,等我自己平静,最终什么也没 未说,起身进入浴室,玻璃框后传来哗哗的 水声,我无力躺在床上,眼神空洞望着天花 板洒落的灯光,仿佛从一池寒潭里刚得救上 岸,浸泡在潮湿中面对这个夜晚无尽的迷茫 与颓然。

    他不会说,有些不堪的内幕,唯有至死 方休。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张世豪洗完澡卧房正好关了灯,我沉沦 于黑暗里,哑了声息。

    床铺的另一边忽而塌陷,吱扭响此起彼 伏,我四肢紧绷,他起先和我保持半臂之隔

    似乎怕再度激怒我,闹得鸡犬不宁,维持 了几分钟,我一动不动,他这才从背后揽住 我的腰。

    我没挣扎,也没推拒,默不作声沉睡

    着。

    他一点点轻柔的把我纳入怀里,我浑浑 噩噩听他说了句话,还没有来得及捕捉文 字,仓促归于寂然。

    我想这段风月,在迈向一条无可救药的 末路。

    除非我逃离,不再接受这个男人来去自 如我的人生,否则他必定蚕食我,腐化我, 将我变成第二个鲁曼,执迷不悔为不值得的 谎言疯狂。

    第二天早晨,我们如同什么也没发生 过,依然平静和谐,我起床换了一件鹅黄色的 棉裙,下楼冲向餐厅看报的张世豪,我一把夺过,反手扔远,蛮横坐在他腿上,第一时间免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弯腰勾 着他耳畔,带一股撒娇无赖的语气,“张老板 印堂发黑,青筋暴起,是霉相。”

    他闷笑,"要死了吗。〃

    我手指不安分挠了挠他肚脐,“可不,这 一夜,憋得够呛呢。〃

    我顿了顿,“偶尔让你欲求不满,张老板 才惦记我的美味,面对别人吊不起食欲。"

    张世豪面无表情打量我,很客观的评 价,"今天很清新。"

    我指腹顺着他脸部线条滑向下颔,稍稍 一抬,低头舔净耳鬓厮磨时不小心沾染他唇 边的口红印,意犹未尽说,“你也很英俊。" 他爽朗大笑,“我是很惯着你。”

    他回头看了一眼焚出无数破洞的窗帘, 以及那一堵墙壁丑陋的焦黑,“程小姐的脾 气,世上还有人降得住吗。一言不合烧房子,

    万一我得罪了你,你连我也烧吗。"

    他玩笑之意很浓,我知他没恼,蹬鼻子 上脸说当然,张老板敢得罪我,我断你子孙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