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6送出程霖(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宋华坤重重掷下酒杯,酒水倾洒间,他蓦地倾身,几滴溅落他胸口,顺着毛发流 淌,令人作呕的野性,“现在呢?张老板敢打包 票,出货百分百无恙吗?东三省平地一声 雷,一颗鸟蛋孵出一个沈良州,大半香港,张 老板不了解,我身处其中,一清二楚。你我 混了二十年,和当官的打交道不计其数,有 把握斗蠃这位沈检察长吗。"

    张世豪默不作声弹落半截烟灰儿,他的 轮廓藏匿一团阴影里,说不出的阴鸷寒冽," 单论沈良州,我有把握。宋老板不知东北的 内幕,军政现下牵扯在这池漩涡里,不仅 我,谁也不轻松。"

    "是这话。"宋华坤把张世豪未动的酒杯 推得更近了些,他端起自己那一杯,“张老 板,时势造英雄,^追^書^帮^首^发~我们争不过时势,何不低头妥协呢。^追^書^帮^首^发~退一步,先自保,钱是无尽无休 的,得留着命享用。”

    张世豪目光定格揺曳的酒水,他爆发一 声冷笑,一滴没沾,把宋华坤晾在了包房 里。

    这晚的不欢而散,让我预感复兴7号作 为张世豪统治东北至关重要的一张牌,在这 盘白道围杀的棋局上还未风光几日,便呈大 幅度衰败的势头。他并未赌错,他的眼力瞄 准这艘整个东南亚最大的走私货轮极具远 见,黑帮匪首谁都想拿下,没有能耐罢了,他 的疏忽在于,袓宗为首的东北条子趁机较 真,说白了,一人的大盛之日,也是他最狂傲 之时,每切断一片羽翼,封死一扇出□,对 张世豪来说,都是灾难。白道稳赚不赔,自 然乘胜追击。

    子夜打道回府我跟随他进了书房,阿炳 扯掉领带,发飙砸向门板,“十年前,宋华坤 绐黎贯中当堂主,豪哥在黑龙江幕后管着乔四,中央的查乔四,咱扶持宋华坤搞垮了黎 贯中,他才扛起香港岛老大的招牌,怎么, 翻脸不认人?听说白道的整您,屁股都不擦 就要跑?〃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张世豪云淡风轻蓄满一杯茶,茶壶搁置 太久,水温失热,微微涩口,他蹙眉咽下,1 良禽择木而栖,他没错。道上传我要卸牌 子,他不跑等着和我一起栽吗。"

    阿炳一筹莫展说香港的货出不去,随时 要反水,五百斤数目庞大,连销毁的途经都没有,^追^書^帮^首^发~保不齐市检和市局挖出地下仓库的地 址,掉脑袋的东西绝对留不得。

    张世豪抱我骑在他腿上,"陈庄。"

    阿炳说,〃在隔壁。"

    书房鸦雀无声,阿炳心领神会,他退下 两三分钟的功夫,陈庄走进这扇门。

    灯影迷离,相拥的姿势那般温柔暖味,她泰然自若目不斜视,立在五米开外的光柱 内,唤了声豪哥。

    我兴致缺缺从张世豪怀里站起,掸了掸 压出褶皱的裙摆,“陈小姐有事,我不打扰 了。〃

    我放荡至极用屁股顶他的手肘,眉目含 情,语气轻佻说,“今儿身子不舒坦,张老板 留宿书房吧,要是憋不住了。〃

    我笑眯眯扭臀,“麻烦陈小姐,替我辛苦 _夜?"

    到底是面和心不合,轻而易举便能挑起 战火,陈庄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这是莫 大屈辱,我拿她当绐自家男人发泄性欲的机 器了,她隐忍不发,张世豪也未多说,我见 好就收,趾高气扬离开了书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