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7娶我(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77娶我

    离开书房时,我甩出那几句话刺激陈 庄,意图让她还击,暴露原本的奸诈面目,消 耗张世豪的耐性,等大戏开锣,对她连那点 不忍也荡然无存,没想到她够狠,竟千方百 计动了这条脑筋,张世豪是为达目的不择手 段之人,他就算嘴上不应,心里一定会对陈 庄这番话有所考虑,我心思多疑,一旦察 觉,愈发增大的嫌隙足够让我们分崩离析,反 目为仇。

    届时我斗不过张世豪,还会葬送彼此的 情意,陈庄的高明之处在于,她擅长不着痕 迹借刀杀人,若非见识遍了女人之间的较 量,我在吉林这么多日,早入了她的道,她步 步设陷阱的智谋,当真厉害。

    张世豪掐着她脖子的手背显现几缕青 筋,陈庄脸色由苍白转为涨红,进而深紫,强烈的缺氧感甚至使她面庞笼罩一层如同干尸 的铁青,她下意识扼住他五指,试图得到一 丝喘息,张大嘴断断续续的呜咽着,立在一 旁始终不语的阿炳见状,急促大喊豪哥,手 下留情,陈小姐无错。

    不知是阿炳的求情令他冷静,还是陈庄 狼狈的模样焐软了他心肠,张世豪松了手, 往门口一推,陈庄虚弱的身子整个跌倒在地 面。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他负手而立,眉目凉薄得很,"你越来越 有本事了。开始绐我挖坑。顾润良没胆子找 我要人。〃

    陈庄扣着胸膛咳嗽了好一阵,睁幵布满 血丝的曈孔,〃豪哥,成大事者,谁不是有舍 有得,你这辈子牺牲的东西还少吗?"

    她爬了两三米,踉跄逼近张世豪,伸手 拉住他裤腿,"舍近求远,浪费人力物力,我们输不起。豪哥你清楚的,程霖能换取的利 益太大了,绝不是一个顾润良,她早已不是 女人角色这么简单。"

    张世豪的表情愈加阴沉,阿炳皱眉提醒 她,“陈小姐,豪哥有数,您只管稳住顾润 良,其他事不必掺合。〃

    他想搀扶她站起,陈庄用力摆脱那条手 臂,她不依不饶仰面盯着张世豪,"豪哥,沈 良州签署了哈尔滨市最高追查令,省检察厅 紧随其后,卖他薄面,如今铺天盖地都是对 我们不利的网,错了半步,满盘皆输。他为 什么死咬不放?程霖一日归你所有,沈良州 就会往穷途末路逼你。"

    〃陈小姐!你犯糊涂吗? 11 阿炳不等她继续吵闹,奋力拖拉她,张 世豪背过身,对此充耳不闻,我喉咙发出冷 笑,扯断勾在门板的一支君子兰长叶,在陈庄被拽出书房之前,悄无声息回了卧室。

    张世豪比我预想中面临的处境还棘手, 不可否认,袓宗对他斩尽杀绝,我是因素之 一,与其说他不要我,^追^書^帮首^发~不如说他要不了,这 么多双眼睛,他的脸面拿不回。

    销往澳门的三百斤白粉出自吉林国道, 因此香港这批货照例通行哈尔滨港,二度在 吉林凭空消失,危险系数过高,尤其顾润良 能通融的渠道也只有哈尔滨,顾省委没有沈 国安手伸得长,更无他势力大,跨省他搞不 定。

    次曰一早,我和陈庄同坐一辆宾利,尾 随于张世豪的防弹车后,在几十名马仔护送 下,驶离吉林,返回黑龙江。

    我是既来之则安之,不计较所谓排场阵 仗,陈庄自打坐上这车气儿一直不顺,她忍 了半晌,终于开了口,冷飕飕的腔调,往脖颈子里钻,〃哈尔滨的雪,到底两年前那一场 最大。程小姐记得吗?〃

    我说至死不忘。

    她目视前方,"你目睹豪哥枪杀肥仔,换 了其他人,是留不得活口的。"

    我面不改色,“荣幸之至。他大约也没预 料我们能走到这一步。〃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哪一步?"她仿佛听了天大的荒谬笑 话,"程小姐是否遗忘自己最初的身份。世上绝 色何其多,你不是顶着市检察长情妇的皇 冠,用什么吸引豪哥。〃

    马仔闷头不吭,驾驶者方向盘车速越幵 越快,路面厚重的积雪在轮胎仓促的摩擦下 滚起半丈高,几乎吞没了后备箱。

    天地之间白茫茫的混沌。

    “各取所需,利益纠缠,这八个字,适用 于所有妓女和权贵。而我和那些妓女本质的不同,是我与张世豪在利益索取的缝隙中,

    缠出了感情。〃

    1青为何物。"她削薄红唇吐出的字,比 男人还残忍几分,"不谙世事的女人,说它圣 洁,虚与委蛇摸爬滚打的女人,说它不如金 钱堆上一个饱嗝儿。你会饿着,会在将死之 际,谈情说爱吗?豪哥当下风光呀。他万一 有落魄一日,还有心思缠感情吗?程小姐觉 得荒唐吗?〃

    我撩了撩长发,“陈小姐长了一双慧眼,

    我长了一颗七窍玲珑心,你有你的眼观四 路,我有我的心辨八方,何必争执对错呢。"

    "程小姐现在不妨辨一辨,和你廝磨出感 情的男人,怎地把你抛在这辆车。"

    我望着窗外银装素裹的街景,不卑不 亢,不颤不颠,四平八稳,“陈小姐的沾沾自喜 令我百感交集。^追書帮^首^发~你跟他的时日远胜过我漫长他不叫我同坐,是顾及你两分颜面,总不 好让你在诸多马仔面前尊严尽失。那么你 呢?〃

    我将视线从布满哈气的玻璃收回,"莫非 他也有顾及我之处吗?"

    张世豪顾及我的,无非是吃醋,我撒泼 功夫一流,天王老子都镇不住,换而言之, 陈庄是劳苦功高,我是新欢得宠,女人介怀 的普遍是后者。

    谁不希望一腔热忱赤胆忠贞的对象,对 自己残存一星半点的情。

    她铺平在膝盖的手悄然握紧,"程小姐伶 牙俐齿,但愿你有手段,让男人一辈子都不

    厌烦。〃

    “厌烦与否,自有天命,我终究得到过, 陈小姐倒像一个小丑,表面的光鲜包裹着苦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