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7娶我(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掩唇阴阳怪气笑,"你伪装风平浪静, 实则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吧?可惜了,你没 有机会的。陈小姐,你迫不及待驱逐我,兴 许我哪天高兴遂了你的愿。而且我有一份大 礼,亲手奉上呢。"

    我撂下这句引人无限遐思的话,头一 歪,无视她变幻莫测的神情,沉沉睡了过去。

    当晚陈庄留守风月山庄接待顾润良,我 跟随张世豪前往地下仓库,轮值保镖正是我 私会阿吉的那晚值守的阿瑞和阿宏,他们没 认出女装的我,匆匆一瞥落在张世豪脸上,“ 关押2、3、7号死牢的三个叛徒,拉去东郊 乱葬岗了。〃

    "发腦招供了吗。 "

    阿宏说口风很紧,烙铁烫得满身化脓, 死活不吐。

    我心里顿时一激灵,发财是袓宗的细 作,跟他同一批混进张世豪老巢的还有恭喜和 赔钱,都是代号,越是古怪的名字,越不易 被揣测是条子,正儿八经碰面的就这一个,

    发财长相也流里流气的,特像混混儿,他跟 着阿炳做了不少事,眼下紧要关头被识破,

    不得不说,他恐怕早露馅了,张世豪太精 了,他深知最危险的也是最安全的,有所防备 的旧人,总比重新摸底要好,他和关彦庭智 斗的套路相差无几,吃了毒窝头,杜绝更要 命的毒肉包。

    张世豪按下一枚绿色按钮,装载五百斤 冰毒的暗格缓缓从墙壁的另一端涌现,生锈 的铁笼里整齐码放一只只铁皮箱,阿瑞撬幵 最外面的一只,拿出略有返潮的牛皮纸包, 用小栂指盖舀了一点,舌尖尝了尝,〃豪哥, 包装再严密,逃不过搁置时日久了,罂粟粉氧化,到时卖不上价钱次要,香港黑市胃口 养叼了,那些毒贩子拿了货不满意闹事,追 溯根源,顺藤摸瓜就找到东北了。"

    张世豪接过洒在地上,脚掌碾碎,他淡淡嗯。

    “香港这批货,是复兴7号货轮的重中之 重,不出意外,沈良州也拿到消息了,咱多 么寸土不让,他也多么势在必得。^追書帮首^发~埋伏Q爷 老巢的眼线放来风声,云南的边境线增援了 一千多名缉毒警,死守不动,半切断式控制 了中缅、中泰和中柬的贩毒网,以后五百斤 冰毒明目张胆运送内地,难度无比之大。"

    张世豪握拳撑着鼻梁,"缅甸泰国柬埔 寨,都被条子圈禁了是吗。〃

    阿瑞说差不多,暂时到不了草木皆兵的 份儿上,但云南条子个个不怕死,行动起来 很困难。

    云南的局势,意味着张世豪就算扛不住 了,复兴7号也休想运回西双版纳,昔日条 子眼皮底下,张世豪能耐大,尚且一线生 机,如今条子和市检联手玩儿狠的了,走私有 去无回,反水有死无生。

    我们在地下仓库清点了其余七百斤白 粉,五百箱军火,回别墅将近凌晨四点。张世 豪洗完澡带着阿炳去风月山庄和陈庄汇合,

    听说顾润良又资助了两辆政府绐军区送物资 的军用卡车,这玩意儿可是硬家伙,公检法 都不敢拦,说白了,即使东北大阅兵期间, 贴了黑龙江省总军区的标识,通过卡子口畅 行无阻。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因为黑龙江的部队老大,是唯一由军队 升任的省委员关彦庭,他这个参谋长的分 量,比吉林辽宁的不知重了几倍,他麾下地盘 的物资,只有偷摸朝里面添讨好他的,谁也不会对着干阻截。

    陈庄的媚术,怕是一绝了,顾润良贪 色,什么美人儿没搞过,让她治得服服帖帖, 有求必应,保不齐搞垮他顾省委的差事他都 甘心做,不是鬼迷心窍是什么。

    我趴在床上睡了一整天,傍晚五点多, 我谁也没带,拦了一辆出租,迎着黄昏落曰 抵达毗邻市政的军区大院。

    我特别留意了是否有马仔尾随,估摸香 港变故打得张世豪猝不及防,阿炳也忽略了 我会在这个焦头烂额的时机生事,追^書^帮^首^发~对我疏于 防备,绐了我极大空间。

    我下车直奔岗哨,执勤的武警告诉我关 参谋长不在,我问他去了哪里,武警只说参 谋长日常巡视各级军区,离幵有一段时间。

    来都来了,不见他我是万万不会半途而废的。

    我坐在一只不染纤尘的石狮子头上等,

    等了约摸半小时,加筑了防弹铁皮的军用吉 普从街角显露了轮廓,若隐若现的军装外套 探出窗外半片袂角,我一眼认出是关彦庭。

    他没有配备警卫员,除了开车的司机,

    只他一人,独身迈下后厢门,往大院内走, 我朝他挥手大叫留步,我确定他分明听见 了,却不曾绐予任何回应,反而头也不回隐没 在那条栽满松针树的柏油路。

    我匆忙追上去,和武警擦肩而过的瞬 间,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消失的关彦庭背 影,出乎意料的没有阻拦我,任由我冲了进 去,像是猜到什么。

    军区大院的天,似乎比外面浮尘万丈的 街道干净许多,树下的稻草覆盖着一口年头不短的古井,建筑在三级石阶上,深寒隆 冬,井面却未结冰,蓝天白云的映照下,满是 岁月沧桑的味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