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7娶我(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驻足了几秒,踮脚摘下一朵红梅,插 在耳后,对着井水照了照,万花丛中,波光 粼粼,有我,有一株梅树,有灰蓝色的军政 大楼,有杳无边际的苍穹。

    我想起了和祖宗居住的别墅庭院里盛开 的桂树,想起了张世豪陪我经过的某一条长 街,街口的喷泉池,漂浮着红色的合欢花。

    年年岁岁合欢,岁岁年年欢好。

    我不由轻嗤,这世间的恩怨坎坷,情字 折磨,恰如经不起寒霜摧残的花。

    千算万算,还有老天一算,关彦庭出现 在我生命里,何尝不是一段孽缘,一份命 数。

    我丟掉红梅,眼睁睁瞧着它随荡漾的水 纹晃晃悠悠,只是一会儿,便破碎零落。

    我头也不回跨进大楼。

    这里我也算轻车熟路,几乎闭着眼便摸 索到了关彦庭的办公室。

    门是敞幵的,颇有几分待故人寻来的美 意,浓郁的墨香弥散在空气中,桌后临风而 立的男人,脱掉了军大衣,只穿着一件臧绿 色军服,右手三指夹着一根毛笔,悬浮于宣 纸之上,记住全网追书帮更新最快 行云如水般的流畅,隔着很远,也 能感触到他的笔锋强劲和力道深厚。

    我反手锁了门,吧嗒的脆响炸幵,关彦 庭没抬头,他专心致志写字,对多出的我置 若罔闻。

    我没工夫等他作风雅之事,张世豪一时 不知我干了什么,不代表下一时也不知,留 绐我的时间不多,我开门见山,唤了句关先生。

    “我有一笔只赚不赔的好买卖找你谈。" 他在宣纸上勾勒了一个极其圆润磅礴的 君字,食指压住薄唇,轻轻嘘了一声,“我先 猜一猜程小姐的好买卖。猜对,我们再详

    谈。"

    我不禁问他,"猜错呢?"

    他笑说那就不必谈了,不是我心中所 想,我为何要多此一举。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媚眼如丝倚着门框,笑得纯而骚,"关 先生堵我呢?聪明人在这时的选择,一定是 反堵你的口,不许你猜。〃

    他又写下一字,眯眼端详着,大约不满 意,整张纸连根拔起,抽离了压住一角的白 虎镇石,蓄了一张新纸,我惊鸿一瞥,是一 句诗的上半句——篷门今始为君开。

    这句诗,风月场却是极尽色情,我笑得千娇百媚,"关先生将要不惑之年,夜深人 静,不感到寂寞萧条吗?"

    他当真思索了片刻,〃是有_些。"

    我指了指自己鼻尖,虚虚实实的试探 他,"我怎样? 〃

    关彦庭这才肯投射绐我一剂目光,“哦? 程小姐吗。"

    洁白整齐的小牙齿咬着朱唇,我从他曈 孔辨认出一丝反试探,男人和女人在风月的 试探,本身就是你情我愿。

    我一颗悬吊的心落了一半,〃关先生,买 卖要谈吗?〃

    他没有即刻回答我,而是一气呵成,写完了整首诗词,"程小姐的买卖,莫非是你的

    人。"

    我笑着拍手,“关先生的心,比我还玲珑 呢。 "

    他漫不经心摩挲着银黑色的表带,"是非 常有趣,我也很想要。只是代价不小,我接 纳了程小姐,想必各种麻烦接踵而至。"

    他肯说正题,那是再好不过,我立马掐 住话茬,“我有一桩筹码做附加值,关先生倘 若认为有分量,你再决定不迟。"

    他饶有兴味赏玩自己的墨宝,"程小姐有 备而来。”

    “与关先生此等老狐狸合作,我两手空 空,敢踏入你的门吗?还不是被你嚼得骨头渣 也不剩。"

    他轻笑,在落款处添了一行小字,“直言 不讳。"

    我没将计划和盘托出,只避重就轻讲了 一部分,我也要防止关彦庭过河拆桥,他是 正人君子,也是官场猎手,单凭他狡猾的性 子,我不可能毫无戒备。

    "关先生心知肚明,得我者,得这盘棋的 先决制胜砝码。张世豪和沈良州,都脱不了 干系。张世豪的马子陈庄,在黑龙江大庆和 哈尔滨几乎手眼通天,她培养了不少女子间 谍,既是高官的床笫玩物,又是花样百出的 荼毒蛇蝎。我如果扳倒陈庄,张世豪失了一 员虎将,这笔交易是否添砖加瓦了?"

    →免←

    →费←

    →首←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关彦庭执笔的手腕一顿,"扳得倒吗。" 我胸有成竹笑,"陈庄有很大的把柄在我 手中,一旦昭示天下,高官也好,富商也 罢,势必对她敬而远之,张世豪留着她也无用 了〇 "

    他无波无澜,“还有吗?"

    我听出他口吻,已经在让步,基本十拿 九稳,我笑着靠拢书桌,微微俯身,我穿得 衣服胸部裸露,锁骨以下沟壑以上,全部春 光乍泄,配合低压的动作,一览无余。

    关彦庭扫了一眼,笑意加深,半真半假 说,"程小姐假设进门便这样做。我连理由都 不会听,立刻答应。"

    他说罢朗声大笑,浅浅细细的纹延伸出 眼角,逆着窗外层层叠叠的夕阳,世上华丽 的词藻未免单薄,形容不了他的风华与洒 脱。

    我妖娆托腮,“关先生觉得,娶我买卖亏 吗?〃

     西子说

    有伏笔,程投奔关,也有一个原因,不只是 为自己留后路,更是陈的一句话。关太太的 身份太有用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