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9 爱 (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保姆哭丧看脸欲言又止,她深知劝不我和张世豪闹到这般田地,哪是轻易缓和的。

    我抱膝坐在墙角发呆,约漠半个钟,保姆告诉我来了。

    程小姐,您卧房内的用品,我还没收拾,想看您早晚回,总不会一直和张老板僵看。"

    麵秘麻烦,用不上了.

    她搀扶我一级级迈楼梯,起織不作声,到大门时,她忍不住问我为什么要走,和张老板好好过日子TO吗?名分那么 重要吗。

    树叶的缝隙遮了月色,万籁俱寂,"你活在平民百姓的世界里,你当然不明白权贵与妓子的为难。曰子是说过就能过下 去的吗。"

    我平静挥手,晃晃悠悠颠簸出庭院,径直走向等候我的吉普车,张猛跨下驾驶位,他发现我全身狼狈湿透,一时愣住《夜 风摇晃得松树飒飒作响,积雪冰翻数坠落,打在肩头和胸口,凉彻骨头。

    我惨白一张脸,有气无力抓紧车门,勉强稳住平衡,"回去賴乱说,是我脚滑胡跌入泳池,算確什么。"

    他护看我弯腰坐进车里,"夫人,您确定自己没事吗。"

    我说没事。

    张猛不好再追问,他打开暖风,尽量让我舒服些,从张世豪西郊的居所通往关彦庭东郊的别墅,行驶了漫长的两小时二 十七分钟。

    我也做了更漫长的梦。

    梦里的職身是血,跪在一望无际的陵园,一座座坟墓搜索,一行行寻觅熟悉的碑文,黄土挖出那么多坑,填不满 掏不空,我始终没有找到他。⊙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当张猛叫我下车时,我还沉浸在悲伤的幻觉里无法自拔。

    梦里的我,得到了一切,唯独失去情爱。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我们穿梭过庭院,关彦庭刚好坐在客厅看书,橘黄色的灯火柔和笼罩看他,像泛黄的老磁带,像翻了一页再不留恋的古 书,像街头巷尾億灭的灯笼,像黯淡天际寂寥的星,看上去溫暖、寂寞又不真实。

    "把行李搬去主卧。"

    保姆答应了声,却发觉我没带行李,她站在原地踌躇,不知如何是好,关彦庭迟迟没等到动静,他问怎么了。

    直到张猛语气凝重唤参谋长,他侧头望向玄关,我怏怏的病态映入他眼眸,关彦庭随即撂下书本,大步朝我走来,将张猛 架在臂穹的我抱进怀里,皱眉问,"谁弄的。"

    张猛手迅速撤离我腋下,"夫人的意思,自己摔的.

    关彦庭沉默了 一会儿,意味不明的腔调,"摔得挺重。"

    他手探我额头的温度,倒是不烫,冷得很,他打横抱起直奔主卧,床铺并列摆放了两只枕头,左侧挨看窗,独立的两条鹅 绒被a得整齐,.新添置的,他将我放在其中一条里,"他阻拦了吗。

    "里面怎样不了解,出来时很顺利。"

    关彦庭淡淡嗯,"让保姆热点白粥端上来。"

    张猛去而复返,捧看一碗素净的米粥,关彦庭在我脑后加高了枕头,喂我吃粥.我嫌没滋味,^追^書^帮^首^发~吃得很不祕,他耐看性子 捏了酱菜给我清口,自始至终没有半点厌烦和脾气,我要什么,就给什么,我不吃便哄,吃了便夸,全然不像一个说一不

    这点粥他喂得津疲力竭,总算露了碗底,,事淸办妥了吗。"

    张猛从口袋内摸出一份牛皮纸包裏的信函,"市检察院1月份待贿的簡務。"

    关彦庭慢条斯理舀起仅剰的一勺粥,我死活不涨嘴,他自己吃掉把空碗递给张猛,为我掖了掖被角,才接过信函从头到 尾浏览,张猛说沈良州数日前下达了A级搜查令,哈尔滨市第一封最高规格的搜查令,围剿对象是张世豪。另外,哈尔滨 港北码头将会有两日期赐封锁状态,不许条子盘查,他给自己开绿灯,他有一批劣质军遍圣金三角中軸境销酿 埔寨战区,张世豪也收到风声了,之所以封锁码头,是防止他的眼线渡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