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0 白梅落满头,也算是白首(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80 白梅落满头,也算是白首

    关彦庭这4激起谭令武极大的惊愕和涟漪,他略带柯思议问,"何时的事了,

    "近期确定,相识已久。

    "这是好事。"谭夫人眼神溫和打量我,"长得很标致,应该年岁很轻。"

    关彦庭摩挲看陶g杯壁,"二十一岁。"他嗤地一声笑出来,’您不要取笑我,我也是难得吃了一回嫩草。"

    谭大人半椰愉一半打趣,她掩唇说,"从前忙事业,到了这时候,难不成你娶一个我这样的老婆子才算名正言顺吗?年 轻有年轻的好,生养是方便的

    谭令武若有所思回忆,“你十七岁入伍,满打满算也正好二十一年了,是该找个女人替你操持家务,安定成嬉的时候。

    关彦庭说谭司令宝刀未老,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您还记忆犹新。

    谭令武笑得中气十足,"何止我,军区换届改选,你赶上了三次变革,省委和军政的领导班子一致认同,你的资质,是 可遇不可求。報没有埋没人才啊,你也升到这个位置,我很欣慰。不过断兑你志在更高远的京都。"

    我心里啗瞪一跳,从我的角度看,关彦庭唇边那一丝笑意稍稍凉了些许,我本以为他野心暴露,同僚起疑,急需一段颇 Ju骂名的风月转移注意迷惑世人,未曾想闲賦在家的老司令也有了耳闻,这意味看关彦庭已经掩藏不&上上下下沆瀣 一气,以贪腐为首的政界力求自保,不做他升迁的垫脚石,开始了强悍的打压和预防。

    似乎这盘棋局,是否存活,是否崩盘,最大的取决点都在执掌军政大权的关彦庭身上,他的进退是至关重要的,沈国安死 磕他,公检法死磕张世豪,他有动作,势必矛头集中,满城风雨,当幌子再合适不过。

    我来投奔他的确无错,他若办不到的事,棋局必死无疑。

    关彦庭凝眸端详看茶盏描摹的花纹,"谭老从何听说。"

    谭令武这块姜又辣又难啃,"所以确有此事。"

    关彦庭沉吟半响,他没回答,而是岔开了话题,仰头朝楼梯口站立的我伸手,我心照不宣大喊彦庭,欢欢喜喜跳下去,从 背后拥抱他,恩爱自然的一举一动,像极了这个家的女主人。

    这般亲密娴熟的接触令关彦庭身体隐隐发僵,良久定格住《忘了进行下一步,我半笑半撒矫红唇挨看他耳朵,用所有人都 能听到的声音说,“怎么不叫我,害我失礼,你可要为我说好话。"

    他很快反应,颇为享受捏了捏我冰凉的手指,

    "驗?"谭令武皱眉,"这名字似曾相识。"

    酿球场阖政委与我一面之缘,那一面后,关彦庭的私生活流言被放大数倍,谭令跡会不知晓,这个关头比拼演}; I 了。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急不可耐约见关彦庭,不就是有事要明看暗看的指示他吗。

    他目光死死焰印我脸孔,思索了好一会儿,'I

    我缓缓直起腰,气度端庄和他对视,不卑不亢说,谭司令既然早认出,何必等我亲口承认呢,旁人老眼昏花我尚且相信, 您可是戎马一生,您的眼力不会糊涂至此。

    我捋了捋长发,"谭司令这串珠子,下至文晟,中至文德,上至沈书记,您是串起每一颗珠的丝线,彦庭有他为难之处, 敬畏您才肯百般委曲求全,退避三舍。常言道,颐养天年桑榆晚景之乐。莫被有心人当了靶子。"

    关彦庭一声不响饮看茶,杯盖偶尔拂过碧绿的水面,茶香四溢间,谭令武怒斥了声,"程小姐是沈检察长的人,怎如此 不安分,彦庭代表省军区,他的一言一行,必须慎重。你恰怡是与这一点相悖的。"

    我们两人的剑拔弩张,气氛顿时不受控制,关彦庭平静得很,仿佛争斗之人与他毫无关联,倒是谭夫人按捺不住> 笑看打 圆场,催促喝茶,之后的半个时辰,谭令武表情很不好看,他纵然有贪欲,为贪欲毁灭了政治生涯的清廉,可到底出身军 晚私生活的原则性极强,他的得意后生竟要要东三省的交际花做强,他当鮮允许,他勉强喝完一杯茶水,娜子 重重掷在桌面,"彦庭,跟我来书房。

    他说罢率先离席,直奔二楼,关彦庭露出无奈之色,"谭老的脾气,还似掌权时那般火爆。记得他临退二线那几年,我 是处处惹祸,幸哉老教导严格,否则不知闯出诸多名堂。"

    前半句是他在旁敲侧击,谭令武已然失去大权,解过一个退下的司令而已,稍合身份的东西,尽量不要过问,后半 句不过是拉回而已,省得谭夫人颜面下不来台,谭夫人当然听得懂,她几分尴尬笑了笑,"他这人,一向是这样的,你随 意听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