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0 白梅落满头,也算是白首(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关彦庭似笑非笑反扣了茶盏,"总要让他骂了舒服,是我后辈的孝心。"

    他道了句失陪,站起跟了上去。

    书房的□两声闷响后,一切归为寂静。

    我如同不相识那般,自娱自乐把玩花枝,完全不把谭夫人放在眼里,她踌躇片刻,试探唤了声程小姐。

    我这才抬眸看向她,"谭夫人请讲。"

    她往我这边坐近两寸,亲昵拍了拍我手背,"你不要误会,老谭绝无恶意,你是怎样的人,我们并不了解,彦庭熬到今 天不容易,一丁点灰尘,都可能让他前功尽弃,老谭是巧步看他从无到有,淸分使然。"

    我十分大度拎起茶壶,为她蓄满,她也配合递上杯子,远远看去,说不出的和谐美妙,"好坏我是分得清的,谭夫人与其 顾虑我多心,不如劝劝谭司令,既是怜惜彦庭半生心血,^追^書帮首^发~ 跑台旋涡里一枚棋子落错,赔付的代价远远廳区区女子,我 虽过往不光彩,也只是为谋生计,谭司令逼迫彦庭所为只之事,葬送的乃是毕生清名。您说对吗?"

    谭夫人哑口无言,她捧看烫手的热茶,一时找不到说辞搪塞,"我有一点不明白,程小姐与彦庭,按说是两条路上的人, 官僚之间齡仔细想想,何来真心实意呢?更谈不上来往于女人,沈检察长也一贯眼高于顶,他的女人,谁索取都是一 种麻烦。彦庭这一回的选择,实在不像他行事风格。"

    "哦?"我听出她在探口风,关彦庭选择我,在世人眼中是滑天下之大稽,他在拿苦苦维持半生的威严与清高做赌注,他 若混乱到这份儿上,也撑不到现在,很明显他的目的在层层包裏下,是不为人知的。

    我故作迷糊,晃动看茶杯内残余的溫水,谭夫人言下之意?

    她刚想解释,二楼忽然传来剧烈的破碎响,非常尖锐沉重,震得天花板吊灯也晃了三晃,我们一霎间屏息静气向上张望 ,书房门紧闭,里面的风平浪静何尝不是暴风雨前最后的祥和。

    谭夫人神色凝重,瞬间没了刨根问底的心思,我也顺势再未开口

    翼令武夫妇在别墅待了两三个时辰,他们离开时,夕阳彻底沉落,雲蒙蒙的初夜笼罩看这座不甘寂寞的城市。

    这是谭老司令和谭夫人。

    全察院沈检察长身边见过你.对吗?

    餐桌的食物一口未动,两只酒杯东倒西歪,酒水滴滴答答流淌过桌角,在木椅上氤氲开来,我盼咐保姆热一锅汤, 放在炉上保溫,等我招呼她再送上来。

    我进入书房时,关彦庭刚洗过澡,他穿看藏蓝色的睡抱立在窗前背瓶面朝街巷闪耀的万家灯火,星星点点的光投射 在他眼底,那样多的颜色,那样绚丽的光芒,却怎么都入不了他的眼。

    我知道他是鸿鹄,是雄鹰,是草原无法驯服的野狼,他所有的敵尔雅,低调清廉,都为了铸造更好的恺甲,上阵杀敌 ,直中云霄。

    米兰曾说,爱情的模样,是你所爱男人的模样。

    张世豪给我亡命天涯的热烈,祖宗给我刻骨铭心的爱恨,关彦庭给予我的,便是如此刻的夜晚,无数盏灯火,有一盏为 我而亮,也只为我而亮。

    他大约透过玻璃发现了我身影,他合拢窗子,隔绝了外面灌入的雨夹雪的寒风。

    "程小姐是真心想嫁给我吗。

    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令我靠近的脚步仓促停滞。

    看来,谭令武给他下了死通煤,这段我们皆获益良多的关系,结合之路终究是颠沛坎坷的,何来顺遂呢?关彦庭的身份是最大的保护伞,无坚稀百毒不侵,但也是最脆弱的,^追^書^帮首^发~他三十八年的光明磊落,致使他的软肋,他的命脉,他的咽喉,要么从未扼住,一旦扼住,在掌控之中,万事无优,一旦超脱掌控,天崩地裂。

    某种意义上,他和+面埋伏的张世豪一样,没有回头路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