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1 他很想你 (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们到达市宴会厅,刚好是筵席开始前的十五分钟,红毯已经收起,车停泊在正门的花篮旁,进进出出的人巢被这 副车队仪仗惊愕纷纷站定张望过来。

    关彦庭藏匿在车厢里的荫暗处,只隐约露出一半轮廓,他接听看一通电话,脸色平静中透看不易察觉的萌狠,"多久。"

    对方是省军区侦查处的侦查员,嗓音带看回声,似乎通过针孔对讲机说话,"五分钟前,沈良州名下的二堂主离开丽海 俱乐部去往北码头,这枇货很可能提前了出港日期,趁所有人集中在晚宴的空当,偷渡出黑龙江。"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每一个字犹如规银针无孔不入。现在的东三省,一艘复兴7号,把张世豪在道上韵躺高,却雖 高,货难出,反而成了靶子,风雨欲来的表象下,保不齐是祖宗背后推波助澜,借他的罪状遮掩自己走私内幕,而沈国 安见招拆招,也顺坡下了,关彦庭清楚一切,他没有揭穿罢了,对他他何必得罪只手遮天的腺。

    如今我们结婚,扭转乾坤的决定权在我手里,我要舍张世豪保祖宗,抑或推祖宗上风口浪尖,保张世豪无恙,都由我一 念之间,关彦庭只会替我达成货物消息早前的有偏差,除了几十箱省厅军械库淘汰的劣质军火,还有一批大麻原材料, 一干斤左右,草叶分量轻,这么多最起码装载半艘船。如果没估错,北码头今日有两艘沈良州旗下的走私货轮会现身。

    关彦庭拳头支看额头,沉吟片刻,"张世豪的惝况。

    张I人安C'ha彼此老窝的旧眼獄时死,伤的伤,不过他们没胆量耽吳都是能杷对方财死的人物,怎敢拖匪新 卧底应该顺利到位了。沈良州出货瞒不过咱,也瞒不过张世豪,后者极大麟同i出动。

    关彦庭唇边溢出一抹笑意,"有趣。

    您的打算是?"

    "等我吩咐。"

    「^追^」

    「^書^」

    「^帮^」

    「^首~」

    「^发~」

    他挂断电话,候在门外的张粒刻拉开后厢,立正敬军礼,嗓门十分燎亮,"关参谋长,夫人。

    我被他一声呐喊惊得回过神,关彦庭从未在这样场合露面,更何况如此震撼的排场,以致他刚弯腰下车,红毯尽头旋转 门堆积的宾客便有了很大骚乱。

    我模瑚听见有女眷指看我议论什么,断瞧续不清晰,脚趾头也想得到,必定是难听的污言秽语,关彦庭扣住我挽在他 臂穹微微_栗的手,"害伯了

    我略僵硬笑看,"关先生何等身份,我原本配不起你,自然风风雨雨都要咬牙扛。"

    他淡淡嗯,"很有自知之明,程小姐的过往,是你抹不掉的污点。"

    我不露声色刚想把手抽离出来,他忽然牢牢握包裏在他掌心里,"旁人怎么说,站在我身腿你,贿承认,肯保护 ,他们并不能改变我。污了的雪水,清澈的湖泊,各有所爱,程小姐对我有点信心怎样。"

    我动作一霎间戛然而止,偏头望了他半晌,"关先生不伯吗?你半生清名,毁在一个不堪入目的妻子身上。"

    程小姐现在说这话,是不是晚了点,拉我上贼船是你,得了便宜卖乖依然是你。"

    他视线在我左手停顿数秒,悄无声息从口袋内漠出一只酒红色的丝绒盒,一枚金粉色的钻戒映入眼帘,钻石不大,胜在打 磨津致,也花了心思,耀眼的光束一晃而过,熠熠生辉。

    他不言不语,拨起我的无名指,将钻戒一点点套入,当最后一秒定格,他更加用力抓紧我的手,在指节上落下一吻,“本 还担忧尺寸不合适,看来我对关太太了解比我想象中深刻一些。"

    我呆滞瞧看光秃秃的无名指多了一样如此庞大分量的东西,完全失了魂魄,任由他牵看我往前走,我们如同一对璧人,

    在众目睽睽之下,徜徉过红毯,穿梭在鱗次栉比的彩色花篮与楼宇间投射的夕m中。

    你什么时候买的。"

    他目视前方衣香鬓影的宴厅,“半月前。"

    我掐算了时辰,"那时候,我找你了吗?"

    "没有。

    关彦庭低声闷笑,"关太太是否相信,我早有预料,你会来找我,那一^不会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