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1 他很想你 (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徽然大悟,这条老狐狸,腿局每一枚子,每一方格局吃得死死地,我一时半雜气都没处撒,反手扼住他领结,"关 先生说我拉你上贼船,敢賺船是你一早驶来我面前,等難上跳。

    第二重门缓缓拉向两侧,迎接关彦庭的部下躬身行礼,越过他们头顶,越过茫茫人海,璀燦的水晶灯铺天盖地垂下,像献 舞的妖艳歌姬。他极其体贴侧过脸,薄唇挨看我耳朵,姿势既不轻佻,也很亲密,彳以有若无的吻,很淡,很薄,很痒,我 触电般蜷缩看肩膀,恰似依偎他。

    "有得必有失,当程小姐选择走上高官情妇和匪首女人这条路那一刻,你注定过不了你想要的纯粹人生,它或许终有一曰 到来,但不是现在。"

    关彦庭深倩款款的目光,仿佛蓄满这世上最溫柔的日月,最动人的水泊,最惊心动魄的海洋,他使人迷失,使人沉醉,使 人抵抗不了那份魔力。

    "关太太不号,我能给你的,都会给,不能给的,我同样会尽力。"

    我和他面庞之间,隔看我的手,掌心覆盖住他唇,手背冲向我,我分不清,那是戒指的光束,还是来自于他眼底,它美 轮美负,它无比诱惑。

    我倾身媚笑,天生_寸风骚,漾在眉梢,平生风骨妖挠,皆在眼角,"关先生明白游戏规则吗? n 他挑眉哦,灼灼热热的盯看我,用只有我们两人能听到的语调问,"什么规则。

    我红唇蹭过他衣领,雪白的纽扣处,添了一笔胭脂,"交易玩什么,解玩淸。关先生志在中央,研是我能跟随的地方

    婆娑人影,光柱纷扰,万干迷离中,他饶有兴味咪眼,"未来的事,我们都说不准。尤其感倩。"

    "关先生不假公济私吧?"

    他拨着我稍稍散乱的发丝,盘旋到耳后,"说不准,关太太混迹风月场,你该明白,男人与女人合作的根本原因,不一定是表面利益,保不齐渴望长久的占有呢。"

    我脸色一变,他见我当真了,笑着说好了,只是逗逗你。

    几名公检法的官员在这时从对面舞池包围上来,纷纷朝关彦庭举杯,道贺他喜事临门,询问他婚期,有一名是省检 察厅的政治部主任,祖宗去省厅述职,我陪同过几次,大多在车里等,几乎全部是他亲自送出,因此与我有几面之缘, 除了他我象征性喝了杯酒,其余人都被关彦庭一力阻挡。

    他们打趣说关参谋长食了人间烟火,对夫人的疼惜让我等惭愧。

    '‘谭老司令固定在每年大阅兵后催促您嬉事,这一催,怕是十年有了。"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关彦庭接过那人递来的满满一杯烈酒,"是我不孝,诸多桂念。如今我尘埃落定,他老人家终于安心了。

    入席前一圈应酬下来,他带着我将雌人士认了个林林誠,其中一多半对我和祖宗张世豪的纠缠有所耳闻,只是身份 有别,冲关太太的地位,场面客套还要走一遍。

    东北是地域大省,慈善晚宴的隆重酿,不逊色招待国宴,场面一旦郑重以待,势必波澜壮阔,借此时机关彦®lit公 布关系,算是大白天下,默认他与张世豪和祖宗为敌,官匪两条道,他没半分钱关系,既未拿他们的贿赔,也未共通人脉 ,顶多吃了他们没嚼烂的食儿,丢脸总比丢乌纱帽强。

    省军区参谋长沉湎风月,官场背地骂他玩物丧志自毁前程,放松警惕的同时,亦是削弱沈国安为首的领导班子对他大举 进攻暗算的良机,关彦庭为自己筹备扫清了充裕的玩弄权谋、部署棋局的空间。同样带给我的利益与声營也无法估量, 骂声随之大范围发酵到不可控制。

    光怪陆离的宴厅内是一张张我无比熟悉,又那么陌生的脸,我稍是他们眼中最初放荡妓子的模样,而是另一个驗。 端庄,优雅,干净,活在秘臟福的白日光下,拥有显赫威严的丈夫,无所畏惧。

    晚上八点整慈善酒宴的拍卖大厅开始迎客,头排贵宾由礼仪小姐引领入席,我跟随关彦庭落座的前一秒,不经意看到姗 姗来迟的祖宗,他手C'ha羝另一手整理领带,沉默听随行的二力和他汇报生意,礼仪不断指引他走向我们这一JS我 这才留意到关彦庭右侧相隔两位的空椅,贴看沈良州的名字。

    他心思重重,未曾找准位置,礼仪小姐伸臂拦住他,"沈检察长,您是一排六位。"

    二力探头巴望,"左右是谁。"

    礼仪小姐打开手中所持的贵宾序位名单,"右边是关参谋长和夫人,左边是顾省委和夫人。"

    祖宗步伐一滞,面不改色伫立在原地,二力语气猛地沉了,"怎么安排的?会办事吗?沈检察长代替沈书记坐正中,让 王市长重新排。"

    礼仪小姐吓得面色灰白,她说細来不及,都已入座了。

    二力还想说什么,祖宗抬手制止,"就这样。我与关参谋长,刚巧有些话要说。"

    他们疾步朝头排逼近,祖宗修长的影在我眸底洒下一片暗影,我一时慌了神,手足无措僵持在座椅前,关彦庭落座后见 我一动不动,他问怎么了。

    我没坑声,这样碰面的场景,我并非毫无准备,可当它真切发生,还是碎不及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