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1 他很想你 (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关彦庭循看我视线看过去,他顿时了然,收回目光摩拿看腕表,漫不经心说,"张世豪与沈良州今晚出货,一个盘脂哈 尔滨港西码头,一个北码头,稍后不久,张世豪也会出现,两批货钻公检法的漏洞,手下做事,他们出头撑场面,谁也不 会落下这场晚宴。关;U;,你不是从前的身份,秘畏惧。我自己的妻子,繼予的承诺,在我这里,没有一样是儿戏。

    我面无表淸深呼吸了 一大口,"我明白。"

    他望向台中央,祖宗在几秒后平静掠过我身侧,擦肩而过的霎那,我屏住心跳,整个人彻底静止,他未看我,反而意味深 长唤了声关参谋长,关彦庭极擅做戏,气势不落,回了一句沈检察长别来无恙。

    "难得关参谋长也有兴致应酬,人逢喜事,津神都不-样了。"

    关彦庭笑得从容不迫,"届时有更深入的好消息,还望沈检察长赏脸。"

    祖宗眉目笼罩一层萌骛之色,"倘若到了赏脸那_天,关参谋长再提不迟,此刻不必夸下海口。"

    我莫名感到压抑室息,我指了指偏门,示意离开一会儿,关彦庭扫了一眼,一言不发,我招呼一名礼仪引路,迅速脱离 了那一处。

    我开水龙头,凝视看镜子里的自己,失魂落魄的发愣。洗手间的白灯摇摇晃晃,像是雷雨前的闪电和暴风,随时熄掉, 随时炸裂,随时灰飞烟灭。

    关彦庭方才在提点我,张世豪和祖宗同在今晚出货,风声波及庞大,谁也捂不旦两边需要取舍,^追^書^帮^首^发~关彦庭的第一桩 聘礼,便是替我将保住的一方危机,弓丨到被舍弃的一方,这样非生即死的打算,对我而言是不能承受之沉重。

    东北的天变了,我赶在变天前觅到了筹码,可筹码保不了所有,它让我不得不剖开自己的心脏去面对这杆天抨。

    我洗到两手浸泡得发白,才关了水龙头推开洗手间门,我才迈出几米的距离,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试探而柔和的女音,

    "程小姐留步。"

    我下意识扭头,女人从刺目的灯細处走出,我强忍曈孔的不适,认清了她的样貌,竟然是香港警务处王凛的侄女。 她会出现在内地的慈善晚宴,唯有一个解释,祖宗带她来的。

    她抚了抚衣摆随风浮荡的流苏,"冒昧挽留程小姐,是我的过失,有些话,我没有恶意,只是觉得需要我来揭开。如有得 罪,程小姐见谅。"

    伸手不打笑脸人,她这般客气,我也笑看让她直言不讳。

    "沈检察长这段日子过得很忙碌,我时常苗也撕送些吃食,每每碰到他外出而归,他的衣服总染了血,我听叔叔说, 他的身份复杂,黑白都掌控看,这一点程小姐比我心知肚明。你和他的关系,我也听说了。

    血。

    那晚的血,原来不是第一次。

    祖宗大约在扩展势力,亲自争了几块地盘,他置于层层保护下,必定不钱伤,很明显,他手不干净了,明目张胆的脏了 我笑容收敛几分,"王小姐不妨再直白一些。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沈检察长从未留我过夜,偶尔他应酬喝醉,我侍奉床头,听过他几句梦话呓语。程小姐好奇吗?

    我指尖不由自主发颤,声音也变了调,想要忽略她的话,却跨不出步子,我闭目良久才压抑住,逐渐平复,哽咽着问,

    "什么?"

    "你的名字。

    喉咙泛起剧烈的酸涩,缕缕猩甜在唇齿间融化,我舔了舔,像是血,可血迹因何而来,我不明白。

    无限悲凉涌上心口,撕扯我的五脏六腑,我捏了捏拳,几番欲言又止,到底还是在王小姐4 "他其实很想你。"的击垮 下开了口,"我有一件事、烦请王小姐替我转告沈良州。"

    她静默站在我身后,我透过大理石墙壁,和上面折射出的她对视,"今晚货物不能出。"

    她一怔,"为什么?"

    "没有原因。你告诉他就是了。"

    我念了声告辞。

    "程小姐!"她再次追上几步,“你没有其他想说的吗? 我反问说什么。

    她被我噎住《良久无话可答,我对看光洁的瓷砖笑了笑,头也不回离去。

    果然世间有太多事,不知总比知晓好,风月癫狂,爱恨慎痴,自古就是利剑,割人心,刺人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