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2(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82

    我回到拍卖厅,仪式已经开始,庞大的 水滴形宴厅熄了灯,全部聚焦在拍卖台,唯 有贵宾席靠近正中央,隐约些光亮渗出,我 循着那一缕微弱的光,淌着步子靠近,当视 线逆着飘渺虚幻的灯影掠过阻隔在我和关彦 庭座位之前的那副轮廓,我冷不丁打了个寒 颤,脚下随即踉跄停住。

    我眯眼辨认了许久,的确是张世豪。

    他的位置就在我右边,与袓宗三席之 隔。

    旧爱新欢,黑白两道同排而坐,负责安 置宾客的市局看热闹不嫌事大,没高人在背 后指点,我无论如何也不信。

    我硬着头皮往前走,途径第四排的一对 高官夫妇身旁,男人原本在举牌竞争一方前 任政法委书记捐赠的徽墨砚台,^追^書^帮^首^发~紧挨过道的官太太余光瞥见路过的我,神色愣了愣,她 触碰男人臂肘,压低声音问,"这位是关参谋 长的夫人?是续弦还是?”

    男人的叫价声稍顿,他目送我背影说是 首任夫人,关首长之前从未婚配。

    〃听闻是妓子?"

    男人吓得脸色突变,急忙捂住太太的 唇,四下瞧了瞧,笃定没谁听见,才挪开了 手,"英雄不问出身,即便是妓子又怎样?如今 是首长夫人,高贵不可言,岂容你我议论。〃

    “难怪在舞池饮酒时,那些贵妇说话很不 中听〇 "

    男人揺头,“关首长在欢场非常自制,旁 人入不得眼,他肯牺牲名节,声誉,也要娶 如此不洁过往的妻子,你还是不要和她们帮 腔作势随波逐流,得罪他惹麻烦了。"

    我置若罔闻迈上第一级台阶,光柱正好 打在我头顶,我借着那道浅浅的白,和张世 豪目光相撞,他对我并无过多动作和关注,^追^書^帮^首^发~ 而是面无表情转向台上的拍卖品,投影仪闪 烁着一截掀开的红绒布,黯淡之中温柔揺曳 着,斑驳的颜色笼罩住他刚毅英挺的侧脸, 他瘦了,深邃的眼窝也塌陷了半寸。

    关彦庭扯开颈间的领结,松散在第二根 肋骨处,他随口问怎么去了这么久。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说遇到一位熟识的妇人,聊了几句,

    一时忘记时间。

    〃刚才有一块质地很好的玉石,我猜你喜 欢,想拍下送你做首饰,又拿不准你是否看

    中〇 "

    我笑着捋了捋长发,"我不缺的,你不要 破费。〃

    关彦庭不言不语看向我,眼眸意味深长

    我幡然醒悟,改口说你送的都喜欢,谈何 看不看中,我只在乎你心意。

    他嘴角绽开一丝笑,“稍后还有更好的。

    我跨过张世豪面前试图斜坐在自己座 位,就这点功夫,他趁着光线一片漆黑,精准 且仓促握住了我手腕。

    握得不着痕迹,握得出乎意料。

    我甚至以为,我和他这辈子,都不会再 有这样亲密触摸的时刻。

    怎样有?

    他不是念旧之人,他对我的不甘仅仅因 为我超脱了他的掌控,在他不情愿的时候, 剪断了牵扯,抛弃了束缚。

    他痛恨我,痛恨我的叛变,痛恨我的离 去,痛恨我情意的不纯粹。

    我分不清是张世豪太用力,抑或是我自己逃不掉这一刻重逢的悲怆和窒息,我觉得 胸腔闷沉得很,仿佛一块巨石横亘在气嗓, 扼住我的咽喉,令我无从挣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