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2(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捐赠的观音,自己重新拍,头排大人 物什么世面没见过,他们相继争抢的东西,

    东西反而是次要,都有门道,精明的商人自 然明白,纷纷卸了牌,静坐看戏,相隔数米 的袓宗嗤笑一声,"张老板连马子都没有,得一樽送子观音,摆着图好看吗。〃

    张世豪缓缓撂下竞拍牌,“想要马子,多 少都有,拱手相让的,才是再也夺不回。”

    袓宗冷笑两声,"两百万。"

    关彦庭一派运筹帷幄的气度,不露声色 将牌子彻底扔在脚下,张世豪又连喊了几次 价码,两人追得很紧,死咬不放。

    司仪三番五次举槌,都在关键时刻被另 一人反超,东北十几届拍卖,这样高潮迭起 的过程,几乎闻所未闻。

    在此起彼伏的惊叫声中,张世豪也问了 我一句喜欢吗。

    我没吭声,他笑得颇为自嘲荒芜,"即使 你绝情背叛我,我还是忍不住。小五,你告 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脱离风月苦 海。,,

    我被他禁锢的手,捏得嘎吱作响,张世豪这样的男人,最是擅长蛊惑人心,擅长迷 乱一切。他戴着无波无澜的面具,追^書帮首^发~在风月里 横冲直撞,肆意妄为,他的真,深刻入骨, 他的假,也是一味毒,在剧痛中回味无穷, 在垂死挣扎里死不悔改。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熏香味,是男人的 款式,香味夹杂着不易察觉的血腥气。

    我嗅了好一阵,确认是血无误,顿时警 铃大作,梭巡四周也没找到血腥从何而来, 下意识看了一眼张世豪的西装,他穿了一套 银灰色缎面,不深不浅,不亮不暗,倒没什 么怪异,只是另一只搭在椅子扶把上的手青 筋暴起,白皙的面色也比我记忆中惨白了一 个度,他像是和自己较劲,压抑着急促的呼 吸。

    "三百二十万。"

    关彦庭在张世豪喊出这个数字后,拍手鼓掌,他不可思议说,"有张老板出现的地 方,总有一场大戏。〃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只是摸了这么 久,张老板是不是该松开我夫人的手。〃 关彦庭似笑非笑打量他,“我夫人皮肤香 甜娇嫩,张老板爱不释手,我也理解。可我 眼里不揉沙子。”

    我本能的甩开他,力气重到甚至可以掐 破张世豪的皮肉,他依然维持着得体但略带 阴鸷的笑意,“我的脾气,关首长也知晓,你 暗中撬了我的墙角,我已是十分客气了。〃 关彦庭漫不经心握拳轻咳,"张老板大可 将我夫人领回,只要她肯。”

    袓宗在千钧一发的第一槌后,喊了三百 八十万。

    与此同时,激烈的竞拍第二锤落定,气 氛骤然凝固,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首排,阿炳环顾一圈,似乎搜寻的人未见踪影,他俯 身在张世豪耳畔说了句什么,后者面不改色 点头,在司仪第三次举槌时,他举牌喊了一 个数字,〃四百万。W

    关彦庭在满堂的惊愕唏嘘声中溢出笑 纹,含在眼底和唇角,袖绾边缘遮掩住下半张 脸,"有抉择了吗。"

    我问他什么抉择。

    “今晚哈尔滨港不太平,北码头和西码 头,市局的人必定要占领盘查至少一处,我有 法子周旋,但也只能保住其一出货的过程无

    虞。,,

    张世豪再次追加都四百二十万。

    张世豪和袓宗明显杠上了,满场宾客心 知肚明,尽管这两人的博弈一贯是一山不容 二虎,但他们更多认为是共同品尝了同一个情妇结下的梁子,追^書帮首^发~而我绕来绕去得到了无比安稳显赫的首长夫人身份,激化了这场矛 盾。

    关彦庭瞧好戏的架势置身事外,修长的 指尖反复敲点着膝盖,笔挺的军裤在弹动中 氤氲出细细的褶皱,“你时间不多,市局等我 的指令,是围剿北码头,或是西码头。〃 他抬腕看表,"最迟半小时,你绐我结果。

    站在过道台阶的秘书让袓宗弃牌,价格 飙到这个程度,再抢夺便是露富,对高官是 大忌,沈书记一向不赞成大庭广众下和钱财 起争执。

    袓宗迟疑片刻,拂开了秘书制止压住他 的右手,"四百五十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