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3比我还疼吗(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83比我还疼吗

    四百五十万在东北慈善拍卖上堪称天 价,东三省的上流人士权力大过天,不逊色京 城的老虎,但钱财方面非常谨慎克制,倒不 是真没钱,而是钱权都摆在明面,中央要出 手调查了,欢场有句话叫:东北的权贵拿着 枪哭穷。枪械代表生杀大权,谈何无钱呢? 只不过避一避风头罢了。

    因此袓宗喊出这个数字,满堂爆发前所 未有的哗然。

    关彦庭在一片骚乱中岿然不动,笑意漾 出他眼眸,融化在深邃的眼窝,张世豪发觉 后,装作漫不经心整理衬衫,压低声音说,“ 关首长很会挑拨离间。〃

    他目视前方明亮的拍卖台,"张老板过 奖,倘若毫无嫌隙,我也挑不起。沈检察长对 你的仇怨似乎颇为深刻。抓住一点机会便不放,我理解张老板千方百计拉我上船的用

    意。"

    他蹙眉掸了掸表盘遗落的一丝长发,那 丝长发不属于我,从何而来我瞧得一清二 楚,我瞥向他后座邬老板的小蜜,她目不转睛 盯着关彦庭,恨不得长在他身上,我冷笑一 声,她听见动静迅速朝我看过来,我们四目 相视,她半点未曾收敛,无所谓我的警告,

    态度很是嚣张。

    皮相好又有权的男子,一日不成婚,便 是前赴后继,关彦庭的胚子,天下谁不爱

    呢。

    婊子上位做大房,在这些贪慕虚荣的女 人眼中,恰如一场传奇,一个不可思议的荒 唐,我能,自然她们也能。

    "我与关先生,交易几日了。w 关彦庭若有所思摩挲着下巴,〃三五天。

    我努嘴,〃瞧,才三五天,等到三五年, 我还能活命吗。"

    他闷笑,“关太太吃醋的样子,很有趣。

    我托腮肘骨抵住椅子扶把,挨着他滋长 出胡茬的面颊,〃关先生喜欢吗?"

    他淡淡嗯,〃世上没有男人,不喜欢女人 为自己吃醋。”

    “哦?"我笑得人畜无害,暗藏锋芒,“我 不喜欢关先生被当作猎物,我讨厌她们看你 的眼神。〃

    他仰面观赏着那尊放置在玉盘内的送子 观音,“什么眼神。〃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占有,勾引。"

    他反问是吗。

    我来不及再说,关彦庭握住我的手,放在唇边浅啄,也是这一刻,他散发出的墨香 浓烈得令我晕头转向,他曈孔倒映我娇憨俏 皮的脸蛋儿,和玩笑的醋意,"关太太如果履 行妻子义务,我敢承诺,三十年内谁也勾引 不成。W

    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提及义务有些严 肃了,我当他戏弄我,巴巴的瞅着他,“三十 年后呢?〃

    他眼尾浮现一抹轻佻玩味之色,〃领略过 关太太的本事,还有三十年的活头吗?〃 我扑哧一声笑,推搡他肩膀,“关先生和 谁学油腔滑调,一张嘴越来越厉害了。〃

    台上的司仪在这时落锤,砰地巨响,惊 了底下宾客,袓宗面目顿时沉了几分,张世 豪拍手鼓掌,他西装不知何时敞了怀,露出 暗红色的衬衫,"沈检察长财大气粗,这一关 头弃牌,是谦让我。"

    袓宗阴恻恻发笑,“张老板做走私行当, 再积累几年,不说富可敌国,也是全省无人 匹敌。〃

    张世豪拨弄着西裤裤腿晃晃悠悠的烛 影,"沈检察长贵为哈尔滨市公检法之首,你眼 皮底下的走私行当,你会置之不理吗?莫非 沈检察长自认失职。”

    袓宗的面容一寸比一寸黑青,秘书拿着 手机翻看了一条短讯,附耳汇报几句,袓宗 平复下情绪,幽幽开口,“张老板自顾不暇, 还有心思斗嘴。”

    张世豪意味深长望着台中央,"这话,我 原封不动还绐沈检察长,高枕无忧从来不是 你我能享用的。乾坤定在那里,你能扭,我 不能吗?"

    拍卖台的灯光大亮,司仪捧着那尊送子 观音,绕过一侧木梯,送到首排桌上,"张老板,恭喜您以六百万荣鹰此次标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