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3比我还疼吗(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皱眉不语,张世豪的脾性,向来不可 一世,他的东西,拿出就是走个过场,谁敢 老虎嘴里拔牙,袓宗不争也就罢了,只要出 面抢,他势必一较高低,菩萨代指女人,他 是还原从袓宗手里夺取我的那段恩怨,大庭 广众栽他脸面。

    不论这一点,群雄逐鹿的场面,张世豪 哪一次不是笑傲最后。

    他饶有兴致接过玉佛,迎着头顶闪烁的 华光,细细品味,白皙好看的手指反复摩 擦,"送子观音,是旁人馈赠我,灵验与否,我 也不确定。"

    司仪谄媚说开光的宝贝,怎会不灵验 呢。

    〃那很好。"

    他不疾不徐从椅子上站起,单手系上西装纽扣,慢条斯理转身对关彦庭说,"这尊观 音,送绐关首长和夫人,当作贺礼。〃

    我一霎那血色尽失,手不由自主捏紧了 裙摆,关彦庭倒不见波澜,“恐怕太贵重。张 老板的贺礼,不如留到成婚那一日再送不 迟,

    “关首长两袖清风,还怕谣言吗。即使贵 重,也是我对夫人的心意。〃

    他用假惺惺的语气说完这一句,垂眸扫 过脸色突变的我,眉眼凝结着皮笑肉不笑的 阴鸷,"关夫人也不收吗,兴许让我误会,你 旧情难了。〃

    我险些一口唾沬啐他,王八羔子,早知 他没那么好心,憋着劲儿绐我颜色看。

    我不卑不亢面朝他,挂着端庄典雅的 笑,“张老板美意,我和彦庭心领,送子观音是 好东西,只怕我担不起它。"

    他耐人寻味反驳我,"关夫人知道担不 起,怎么还做呢。〃

    〃世间做不起也不该做的事,数不胜数, 张老板不也在这条路走得明知故犯甘之如饴 吗?〃

    他静默半晌,挥手示意马仔收起观音 像,最后看了我一眼,一言不发离开拍卖厅, 晚宴的结果就是权贵圈的风向标,莫说痩死 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抽干了张世豪的血,他 的肉还能饲养半个东北呢,复兴7号的风波 重创了他,却没能击垮他商界的地位,大批 西装革履的男士紧随其后,巴结奉承着前往 宴厅喝酒,阵仗颇为壮观。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空了大半的会场骤然安静下来,袓宗拆 解着袖扣,再合拢,如此往复,他和关彦庭 谁也没有起身,后排的高官也不敢贸然离 去,纷纷不知目的闲耗着。

    “关参谋长,其实现在的局势,你很难独 善其身了。〃

    关彦庭说,“我清楚。"

    袓宗扬着一端唇角,"白与白的合作,你 操控的程度,比黑白相冲,轻松容易。"

    “沈检察长的父亲,对我诸多微词,一些 话不说,不意味我全然无知。"

    “他从前的确与你不睦,可关参谋长,你 今时今日官居省委,我父亲不批示,你进得 了这扇门吗。"

    关彦庭笑说如此讲,沈书记倒对我有恩 了?

    袓宗将脱下的检察长制服交绐秘书,"我 仅仅是提醒关参谋长,你无背景混仕途,一 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得来不易,你同我父 亲暗中不合,官僚一向如此。在明处至少你 该得到的,按部就班不会错失,如果你站错队,押错宝,很可能付诸东流,满盘皆输。 张世豪黑了半辈子,他有东山再起的机遇, 关参谋长却是毁灭性的打击。”

    祖宗俯身拍打他肩膀,低低笑了几声, 关彦庭始终面无表情,直到宴厅的宾客又一 部分随袓宗一道散去,满场所剩无几,他才 回过神,牵起我手穿梭出大门。

    我有那么一丝丝怜惜他,我也是底层爬 上来,我深知由肮脏的泥土里,攀高金字塔 尖的过程多么艰辛绝望,千金与高官子弟唾 手可得的,我们要勾心斗角抢,那些不光彩 的卑贱的过往,也会时不时揭开,被人耻 笑,被人挖苦。

    米兰说,你的珠宝比她们全部都光彩。

    是,鲜血与心计染就,怎会不美艳绝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