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3比我还疼吗(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跨出圆型拱门的刹那,我问他,"关先生 没得选择吗?〃

    “关太太担忧我吗?"

    我担忧他,更担忧这盘棋,他是我仅剩 的筹码,甚至是决定棋局生死存亡的大将。

    他为我遮挡着刺目的白光,“没有免费的 午餐,也没有白白付出的代价,我用三十八 年拼出一条血路,骑在所有人上头,也会想 尽办法维持住。〃

    他手背轻轻蹭我的脸,"否则怎么绐关太 太安宁的未来与依靠。"

    我笑不出,莫须有的哽了喉咙,一闪而 过的念头,未来这个词,实在美得让人堕

    落。

    它不是金钱,不是权势,不是真实存在 的,它只是一场幻想,一片触之不及的泡沬可它诱惑。

    我们到达二楼宴厅,许多宾客趁机在楼 口围堵关彦庭,我没量饮酒,又不好推辞, 受了几杯便扛不住了,整片迷离的舞池天旋 地转,我生怕灌醉,借口去洗手间,伏在他 耳畔让他尽快抽身。

    我不熟悉酒店结构,脑袋又酒意上涌, 昏昏沉沉的碰了几次死胡同,才摸索到一楼 大厅。

    接待前台旁边是冰室,许多夫人喝得半 醉,跑来这边醒酒,也不知是谁,在拥挤的 人潮里推了我一把,我整个人失去平衡,朝 前方流光溢彩的大门跌了过去,只扑腾了几 下,就狠狠砸在地上。

    那些围绕在周边谈笑的贵妇急忙退后, 扮作不相干,不想招惹半点嫌疑和麻烦,我 狼狈匍匐着,尽量以美好一些的姿态坐起,

    我不经意被瓷砖一缕摇晃的黑影吸引住,^追^書^帮^首^发~他 覆盖我头顶的一霎间,我瞪大了眼睛,察觉 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逼近我,熟悉的味道, 熟悉的气息,我没有回头,我知道一旦回 头,我们两人的距离会变得更加暧味不清,在 这种场合是大忌。

    然而我和张世豪之间,从始至终都并非 我能做主,他掌控全盘,操纵着所有,我僵 硬趴在地面的功夫,他弯腰从容不迫伸出双 手,稳稳绕过腋下抱住了我,将我捞进怀 中,我鼻梁正好撞向他坚硬的胸膛,听见他强 健有力的心跳声,一下接一下,疯狂又炙 热。

    玻璃门的出口宾客依旧络绎不绝,我不 敢耽搁,挣扎着想摆脱,他揽在我腰间的+

    指摁住我,削薄的唇贴着我发际说,“安分一 点,反而不会发现,闹得越大,越择不清。”

    我顷刻停了动作。

    张世豪粗糙的掌心流连不舍抚摸我通红 的脸颊,像流泻的一汪池水,像徜徉延伸的 月光,像浮荡的叶子,像碧波春色,清淡而 静谧,他指腹擦拭着我膝盖磕破的伤口,“老 实些,不是任何时候,关彦庭都会像我一样 在你身后,即使我,也有赶不到让你孤立无 援陷入无助的可能。"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我呆滞凝视他佩戴的腕表,很简单透彻 的银色,永远没有花纹与雕饰,正如他的衣 衫,纯净冷漠,偶尔染上颜色,也是鲜血般 的猩红。

    他低声抚慰了我良久,我还是那副麻木 的模样,扭着摔痛的胯骨,他大约觉得我歪 歪扭扭好笑,眸子弯着弧度,“疼吗。"

    我本能说不。

    “你以为你说疼,我会可怜你吗。"他顿 了顿,抓紧我的手,强制我扣在他心脏,"比 我还疼吗。”

    我哑口无言,包裹得那般隐秘,那般不 见天日,那般绝口不提,千疮百孔的心肠, 曝露在阳光下,奋力凶残的鞭笞着。

    疼吗。

    我此刻很像触摸他的眉骨,我记得,记 得他左眉中间的地方,有一道短而深的疤 痕,他眉毛黑,也硬,寻常人难近他身,了解 的寥寥无几,他告诉我,那是一颗子弹留下

    的洞。

    他轻描淡写前半生的戎马生涯,浴血厮 杀,我刻在了心上。

    是我忘不掉。

    睡过我的男人何其多,我爱过的何其少。

    岁月的笔,烙印了情爱离恨的字。

    用什么涂抹干净。

    张世豪待我站稳,松开手毫不迟疑迈下 台阶,随行保镖递来一副丝绸手套,他沉默 戴上,旋转门吞噬了他身影,街对岸的璀燦 霓虹闪耀着,昏黄的光束笼罩住长长的巷 子,笼罩住他身体和面庞,投洒下斑驳阑珊的 剪影,像一场人世浮沉的陈旧电影。

    电影里的故事,一幕幕揭过,电影里的 角色,也在来来回回散场谢幕。

    他背对我,路过汽车的鸣笛尖锐刺耳, 断断续续的声响里,我听到他说,"我与你这 段风月,开始时候,我想借你的手让沈良州 一无所有,魂飞魄散。结束时,我想护你周 全,我做不到,你离开我送你。这是对背叛 我的人,唯一一次放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