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4夫妻之实(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84夫妻之实

    我佝偻着身躯站在流光溢彩的门口,满 脸麻木颓败,围观在两旁的阔太指着夜色里 拂尘远去的黑色防弹车,“那是东北黑道大名 鼎鼎的张老板,张三爷。"

    〃三爷?"

    一名白色旗袍的中年贵妇颇为错愕,"皇 城会所的张世豪,怎么成三爷了?〃

    "云南的毒枭喜好论资排辈,他行三。内 地不兴这个,所以三爷的称号极少人听闻。〃

    女人环抱两臂极其讽刺扫视我,“不知道 张三爷没事,知道她就行了,东北三六九等 的圈子,水妹艳名远播,倚仗着底下流出的 一股水儿,麻雀变凤凰,当了省军区参谋长 的夫人,也是奇闻。〃

    "关参谋长平生最大污点,就是这位夫人了。他也是走火入魔了,那样好的口碑,那 样光明的前程,偏偏自毁,女人多得是,怎 地就熬不过她这道坎儿,仕途的机会断断没 有重来一说。"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女人不屑一顾翻白眼,"熬不过她的何止 关彦庭,你我的男人,几年前不也为她要死 要活吗?我家老马绐她砸了几百万,全让黑 心的米兰吞了,这就是个祸害。〃

    几个结伴的富太从人群后挤出,隔着数 米冷嘲热讽,也不知针对谁,“你们的男人不 过舍点钱财,军区的长官娶她,彻底抛弃了 大好前途,张老板和沈检察长回头是岸,不 要她了,是明智之举,瞧吧,关参谋长早晚 被她搞i夸的。"

    这番笑里藏刀的泼辣挖苦,犹如一剂响 亮的耳光打在我脸上,我无话反驳,每一段 历史皆蜕变为利剑,刀柄捏在世人手中,她们随意雕刻,血肉模糊我也只能忍。

    我接过途径侍者托盘上仅剩的一杯白兰 地,艳丽的红唇含住杯口,在众目睽睽下一 饮而尽,我笑得妖娆婀娜,丝毫不掩饰自己 的放荡,当然,我如今的放荡,再不是游荡 烟花柳巷讨生计温饱的丑陋和媚俗,而是真 正的风情,眉梢眼角说不出的顾盼绰约,天 下女人都想要这样的凤骨,可遗憾世间只有 一个程霖。

    “高处不胜寒。诸位太太们,平常除了保 养那张老脸,也别忘了读书呀,男人宁可跑 到妓院同妓子谈笑风生,也懒得回家招惹你 们,再不收敛唯恐来不及呢。你们活在半山 腰,群山之巅的美景,岂是老胳膊老腿容易 攀爬的?我满身泥污又如何?英雄不问出 身,妄想掠夺我的位置,扑倒我踩在脚下,你 们还没这本事。"

    我朝贵妇挪了半米,上下打量她,"您先 生贵姓大名?〃

    她没答,另一个阔太替她回了我,“市政 军区的顾营长。〃

    军衔差不多在少将,省军区的少将非常 厉害,市军区便逊色太多了,军政的确吃 香,莫说东北,放眼望去大半个中国,军政的 官员哪个不是威风赫赫,压着公检法的人物。

    我恍然大悟,阴阳怪气鼓掌,“原来是顾 营长夫人呀。”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掩唇笑,笑了半秒不到,瞬间沉了 面,“是你瞎了,还是我听错了,谁绐你的胆 子,当着我胡言乱语,背着我,你连关参谋长 也敢指手画脚了?"

    她吓得没了血色,浑浑噩噩的矗着,顾 营长凑巧走到这边,他原本笑眯眯和我打招呼,见我死盯着他夫人不放,煞气腾腾,刹 那明白了,他带着怒容使劲捅她,小声嘀咕 了句什么,顾夫人宁死不屈,“难听话不是只 出自我的嘴,我哪来的错?〃

    "关参谋长与程小姐是新婚燕尔,你拿过 去的事泼她现在的脏,你疯了?谁让你绐我 惹风波的?"

    他怕劝不动夫人,越闹越不好收场,死 命的掐她,掐得顾夫人脸都疼青了,他声音 要多小便有多小,“关彦庭在省军区只手遮 天,沈国安抗衡他尚有些吃力,你招他夫人干 什么?还嫌我升得不够慢,把我按在泥里才 罢休?"

    顾夫人握着酒杯的手青筋暴起,咬牙隐 忍许久,才不情不愿开口,“关太太,多有冒 犯,是我有眼无珠。〃

    我垂着眼皮儿,一声不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