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4夫妻之实(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营长搓了搓手,他扒拉开夫人,赔着 笑脸想替她道歉,息事宁人,大事化了,还 没讲一个字,宴厅通往一楼的木门被两名侍 者脚尖抵住,关彦庭在一群男宾和保安的簇 拥下缓缓走出,他挺拔的身形十分修长,气 度风华夺目,步伐迈得英姿逼人,原本不矮 的我也只到达他锁骨高度,显得格外娇小玲 珑,墨绿色军帽遮掩了他饱满硬朗的额头,

    眉宇的轮廓也模糊不清,他梭巡满场,神态 冷漠理正军帽,顾营长到嘴边的话,登时颤 颤巍巍的咽了回去。

    他抬手揉了揉我脑袋,"关太太受委屈 了?〃

    我揺头。

    我矫情得很,别别扭扭的挽着他,他专 注俯视我几秒,了然一切,轻笑了声,对一 旁待命的市局高官说,"包围西码头,重点盘查中小型货轮,以及大型客轮底舱,每一节 都不许放过。"

    男人压低嗓音问,"西码头是张世豪地 盘,挑明围剿还是"

    【最新完整版】  

    ↘免 费↙     

    ↘首 发↙      

    ↘追↙

    ↘书↙

    ↘帮↙

    关彦庭慢条斯理拨弄着军装纽扣,“智取 的法子当然好。但你有把握比他更擅计谋 吗。哈尔滨港的内部路线你我并不熟,从乔四 大盛时期,便是黑帮控制,二十年过去变化 万千,他们这样的人若无退路,不可能明目 张胆进出码头。他们笃定三司不会硬碰硬。〃 他笑说保不齐你们硬一次,打个措手不及, 有舍才有得,我是没意见。

    官场的人何其精明,一听就知道关彦庭 在甩锅,事儿要做,名头不担,他官衔压 着,底下也不准忤逆,男人神色微怔,立在那 儿哑口无言,关彦庭系好大衣吩咐警卫员备 车,他侧身拍了拍男人警服镶嵌的肩章,"东北的黑白局势,这一两年已然是水火不容的 趋势。前段日子我去中央开会,上面明确表 态,再没进展,一律问责。〃

    男人脸部横丝肉一个劲儿的抽搐,〃关首 长受中央器重,烦请您多美言几句。"

    关彦庭一副老狐狸的奸诈相,"没有业 绩,再保得你天花乱坠,也是空谈。"

    男人摘掉帽子,抹掉额头渗出的冷汗,“ 如果张世豪反击,我们强制执行吗。"他满是 为难之色,"关首长,仕途原则一贯不主动得 罪匪首,我职务不高,他未必肯卖我面子。”

    关彦庭漫不经心掸去胸口国徽根本不存 在的灰尘,"捅了篓子,有市检一把手绐你擦 屁股。你调兵围攻西码头,沈检察长只会感 激你提拔你。〃

    男人摸不着头脑,求关彦庭指条明路。

    他牵起我手,只留下一句以后会知道, 便弯腰跨入车中。

    车子到达郊外别苑,司机将我平安放 下,关彦庭未跟我一同,车头拐了个弯消失在 月色中。

    【最新完整版】  

    ↘免 费↙     

    ↘首 发↙      

    ↘追↙

    ↘书↙

    ↘帮↙

    当晚我始终难以入睡,躺在床上辗转反 侧,我猜不透码头的战乱多么激烈,关彦庭 嘱咐市局绞杀西码头,我更觉得,他虚晃一 枪,目标是袓宗的北码头,他非常清楚,我 是两边都不舍,我这里好打发,对他而言, 同朝为官的袓宗才是硬菜,他没必要这么超 前和张世豪撕破脸皮,让局势不可逆转。

    但不论哪一方漏进法网,哪一方侥幸逃 脱,都由我间接造成,我斩钉截铁保,关彦 庭会绐我一个承诺,是我揺摆不定,注定天 抨要崩盘。我不敢想结果摆在我面前,我该以什么模样面对。

    我趴在床尾,大声招呼保姆进屋,问她 有什么风声吗,她不明所以看向敞幵的窗 子,"您冷吗? w

    她擦拭着双手残留的水溃,合拢了玻 璃,〃您喜欢通风,放完洗澡水后我忘记关了。 需要煮一碗姜汤祛寒吗?"

    对牛弹琴的无力感,令我烦躁得很,翻 了个角度挥手让她出去。

    我折腾到凌晨三点,依然无比精神,反 而有些口渴了,我端着杯子下楼打算斟水 喝,抵达楼梯口,发现客厅沙发处有火星在漆 黑的深夜闪烁着,我驻足看了一会儿,起初 不确定是否窗外投射的路灯抑或有人在,刚 想摸索打开壁灯,寂静的空气中忽然爆发咔 嗒一声,沙发旁的台灯先一步点亮了。

    关彦庭正靠在椅背抽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