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4夫妻之实(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西子说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因为小说是每天更 新,一天写6000字需要消耗我10个小时的时间,很不容易,大家催更的心情我理解,但 也请多多支持我!等不要急的朋友,可以去 看我的其他几部作品;《盛宴》,一样精彩, 百万字完本精品作品,绝对好看!

    他仍旧穿着晚宴的军装,只是褶皱得不 像样子,似乎之后风尘仆仆赶的地方,并不 是那么舒坦的去所,我干涸的喉咙发出的声 音嘶嘶拉拉,忙完了。〃

    他看了我一眼,淡淡嗯,将指尖所剩无 几的烟蒂掐灭,重新燃了一支。

    台灯溢出的晦暗光束下,关彦庭整张面 庞陷入缭绕的淡蓝烟雾,和傍晚的意气风发 相比,此时的他沉浸在一片化不开的阴郁 里,直觉告诉我,码头的进展不顺利。

    我倒了两杯温水,一杯自己喝,一杯留 绐他,我踌躇好一会儿,试探问西码头的盘 查结束了吗?

    他不曾绐我干脆利落的回应,气氛死寂 了半晌,他略沙哑的声色回荡在空旷的大 厅,"怎么没睡。〃

    【免-费】

    【首-发】

    【-追-】

    【-書-】

    【-帮-】

    我心头咯噔,险些飞出口腔。

    他回避的原因,让我一阵阵发冷。

    可我不能操之过急,他对我的感情寥 寥,张世豪和袓宗,我能使任何手段,而关彦 庭,我必须稳扎稳打,才能把道路铺得更

    平。

    "我睡不着,在卧房等你。"

    他没吭声,继续吸食烟雾,那支黄鹤楼 在他指缝燃烧得很迅速,片刻的功夫熔化为 短小的一截,他照例撵灭在烟灰缸,又想点 第三支,我飞快跑过去,二话不说夺过,扔 向垃圾桶,"四十的年纪了,当你是年轻小伙 子,也不怕糟蹋了身子骨?〃

    我暴戾的举止惊住了他,他愣了两秒, 笑声低低蔓延,“关太太牵挂我吗。〃

    他目光灼灼,“从无人关心我,尤其是女人

    我问他为什么没有。

    他说不需要。

    他顿了几秒,〃曾经不需要。〃

    窗纱肆意飘浮,弯弯的半弦月映入他眸 子,我抚了抚冷飕飕被吹起一层鸡皮疙瘩的 手臂,"粗茶淡饭相夫教子,是平民百姓的曰 子。他们羡慕局贵的人拥有的全部,而局局 在上的我们,偶尔踢不掉寂寞时,也渴望得 到万家灯火的一盏。那一盏不必温暖,真实 纯粹。"

    关彦庭触摸着咫尺之遥的灯罩,柔和的 光线铺平他掌心,竟像极了我说得那样。

    "现在是吗。〃

    我隐隐察觉今晚的氛围不对,微妙又不 受控制,我完全捉摸不清,我用官方的语气 说,“关先生以后会遇见绐你美满生活的女人。"

    他无声无息收回视线,定格在那支被桶盖吞没的烟,浓稠的雾一点点散尽,他凝视 我良久,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玩味,“关 太太和我只是交易。"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想了想,〃是。"

    我话音才落,鼻尖沾染了一股烟味,关 彦庭犹如一只发狂的野兽朝我扑来,他高大 健硕的身体毫不迟疑压在我上方,我脸孔顿 时沉沦于暖味的阴影。

    我们两人在幽暗的光柱里望着彼此眼 睛,杳无尽头,深不见底。

    他的呼吸那般近,那般野性而侵略,滴 在我眉心,像千百万条肉虫咬噬我的皮肤。

    他冰凉的手捧着我脸颊,一寸寸滑落至 耳垂,锁骨,直指室息的心脏。

    我从他眼底,窥伺出一缕邪恶,不似张 世豪的邪恶,关彦庭的正义弱化了它,使它变得朦胧且诱惑。

    “关太太看过我放在你枕下的合同吗。我 添了一条,我一直等你找我,你没有。〃

    我手死死地撑住他胸口,"什么。" 他闷笑,唇挨上我鼻梁,"夫妻义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