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5(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85

    我脑子轰隆炸了,抵住关彦庭的手隐隐 颤栗,"我没看。〃

    他卷起我一缕长发,戏弄挑眉,"关太太 是没看,还是没想过。"

    我们的婚姻并不是真正意义的婚姻,它 更像保护膜,护着他的仕途,护着我的生 活。倘若抽丝剥茧,它太不简单,太具有目的 性,这件事我的确没搁在心上,我认为它一 时片刻不会发生。

    我牢牢楸住他衬衫,“我想喝水。"

    他懒理我搪塞,腕间禁锢的动作越来越 紧,越来越强悍,他灼灼的曈孔倒映着我充 血的面颊与苍白的唇色,我慌张后仰,可千 辛万苦拉开的缝隙,被他霎那的俯冲姿态严 丝合缝重叠。

    我赤裸裸的脊背贴着他胸膛,在不断纠缠廝磨中衬衫脱落,松松垮垮垂在腰腹,一 块块精壮勃发的肌肉顶着我,我清晰感到他 不加掩饰的欲火和炙热,甚至听见他心脏的 震动,他喉咙吞咽唾沬的声响在此刻也充满 了致命的蛊惑。

    我是一只猎物,失去手脚,失去抉择, 任他亵玩。

    关彦庭蔓延在我皮肤的吻是咸的,是烫 的,是濡湿的,绽放在我脖颈和下颔,他呢 喃了一句程霖,如风如雨,如梦似幻,刺破 耳膜,我四肢倏而一震。

    他的深情、冲动、癫狂融化为臂弯的蛮 力,仿佛要把我勒进他骨血,我跌落在一团 漫无边际的湿海绵里,无底洞般的幽深,苍 穹般广阔,它召唤着我,歇斯底里的呐喊, 试图唤醒我沉睡许久的激情,我越过他头 顶,窗外夜深人静,簌簌扬扬的雪花敲打着枝桠,砸着玻璃,无息消融。

    他开始吻我的脊骨,腰窝和臀部,时而 重啃,时而轻咬,时而舔舐,时而吮吸,酥 麻的快感蹿升至头皮,我情不自禁的闷叫 着,握紧的拳头松开又收拢,收拢再松幵,反 反复复好久,我意识到也许挺不过去了,深 吸一口气,转身搂住关彦庭脖子,〃关先生还 没正式娶我,这样迫不及待,不像你衣冠楚 楚一贯正经。"

    台灯时明时灭的昏黄光晕,笼罩着他意 味不明的表情,“关太太害怕吗。〃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他的吻,太火辣,太仓促,太深刻,我 如同淋了一场瓢泼大雨,在他唇舌下辗转逃 生,我大汗淋漓埋在他肩窝,嗅着丝丝缕缕 的墨香,水涔涔的皮囊无处可遁,被他尽数 吞没,我嗓音娇媚得连自己都惊讶,那似乎 不是我,又像极了放荡的我。

    “关先生才应该害怕,我身经百战,我经 历过的男人,谁都比你"

    我话未说完,他钳着我下巴,无比凶猛 吻住我喋喋不休的唇,我错愕瞪大双眼,瞬 间吐不出半个字。

    他吻到我全身酥软,难以喘息,在他攻 城掠地的侵占下无助的呜咽呻吟,也不曾停 止,我脆弱的抗拒反而激起他的恶趣味,他 的舌头愈加发狠深入,二十多年戎马生涯,

    关彦庭的健壮和野蛮我根本承受不住,像席 卷而过的飓风,雷雨,刮得沙漠寸草不生,

    断壁残垣,我介于生死之间,介于清醒和疯 魔之间,当我的心跳随着呼吸险些一起凝滞 时,他才意犹未尽的缩了回去。

    他含笑望着我贪婪吞噬氧气的模样,指 尖抹掉唇角粘连的唾液,“这张小嘴还敢挖苦 我吗?,,

    我舔了舔门牙,牙缝窝藏着的是他独有 的气息,是浓浓的薄荷,我不知是畏惧,是 紧张,是仓皇,整个人不由自主瑟瑟发抖。

    他问我冷吗。

    我麻木看着他。

    〃冷血的女人,就该找同样冷血的男人相 互取暖。程小姐嫁绐我,时间能证明,一定 是正确的选择。w

    这是我们同居后,关彦庭第一次如当初 那样称呼我。

    "虚情假意是交易,认真试一试也是交 易。为什么不是后者。〃

    我浑浑噩噩地问他怎样试。

    他倾压得更低,舌尖挑开蕾丝肩带,覆 住了一点娇红,含糊不清的声音裹着促狭,“ 关太太试过,会喜欢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