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5(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只以为,张世豪的技巧和风流堪称男 人之最,我也以为,袓宗阅女无数,他的经 验是床上练出来的,他深知某个点该怎样 做,无论是虐待,是温柔,无一例外,让女人 醉生梦死。而关彦庭,他是纯粹的,纯粹得 我羞于启齿,恐慌面对他的澄澈。

    我错了。

    性中沉沦的男人,都是野兽。

    是渴望征服草原,征服海洋,征服山川 的野兽。

    他折磨得我燥热难耐,耳根一片绯红,

    粗糙滚烫的大掌沿着我腿根缓缓上移,他隔 着内衣触摸隐秘地带时,我猛地一激灵,粗 喘着让他等一下。

    他顿时停了所有攻占。

    他悬浮我上方,额头凝结着硕大的汗 滴,恰如融化的阳春白雪,潺潺缱绪,正巧沉在我眉心。

    我无法直视他,合拢眼睛逃避,〃身子不 很方便,我算错了日子。"

    他淡淡嗯,〃是吗。w

    他怀疑的腔调让我明白,他仅仅是不戳 穿,不代表全然无知,绐我留有三分颜面, 也绐自己一个台阶,我们衣衫不整的相拥, 本就该天雷地火忘乎所以,情欲无须理由,

    无关一切,它是不能克制的,不能中断的。

    我拉扯着他全部崩幵的纽扣,"要不"

    "我没有摸到你不方便。"关彦庭食指压 住我嘴唇,利落打断,“关太太不肯,我等得 起。这么美好的事,你情我愿才有滋味。〃

    他抖开一条压得遍布褶皱的薄毛毯,将 我密不透风的包裹,在我眼角落了一吻,“好 了,我不强迫你。但下一次,我不会半途终止。,,

    他迅速抽离我,拿起散落地板的衣裤,

    绕过茶几,直奔二楼,不多时独立浴室发出 哗哗的冲水声,那一点嘈杂衬得客厅蓦地空 空荡荡,我紧绷的情绪终究没有抑住,泪意 崩垮在凌晨四点悠长的钟声里,我扣住唇 瓣,遏制哭声从牙齿间泄露。无力坠下墙根, 跪坐在角落,费了好大劲从杀死我的巨大漩 涡里挣脱。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捂着跌宕颠沛的五脏六腑,一遍遍告 诫自己,是我找关彦庭开始这场交易,交易 里的每一样,都没有拒绝余地,只有让彼此 满意,才能合作愉快,这是成人世界的游戏 规则,有黄金和权势的人,制定所有法则。

    可为什么,心里这么疼,疼得好像被一 层层剥开,捣碎筋脉,扒皮蚀骨,放在烧得沸腾的油锅里煎炸,难受得下一秒便会死

    掉。

    我做不到。

    我没法说服自己,我曾无爱偷欢,也曾 情海堕落,当所有欲念都尝试过,我的疯狂 戛然而止。

    关彦庭是一座巍峨的山,他撑在我头 顶,抵挡千军万马,风云变幻,他是很好的归 宿,可起始于交易的姻缘,交付肉体,至少 现在,还不能。

    我一次次赌注,一次次对男人失策,我 已经输不起了。

    我最大的利用价值,最诱惑力的筹码, 对关彦庭而言,何尝不是他没得到呢?

    这一夜我睡得出奇甜熟,早晨保姆进卧 房叫我时,我才发觉过了九点钟,我匆忙洗 漱下楼,关彦庭端坐在餐桌旁用餐,他吃香

    很斯文,丝毫不像部队雷厉风行那般,碗筷 几乎不发出响动,他听见脚步柔声问了句醒 了?

    他语气一如既往温和,未因昨晚的不欢 而散有半点落寞和反常,我自然乐见其成, 跑过去从背后攀住他肩膀,笑着吻他发顶, 说不出的娇憨明媚,“你睡书房了?"

    他握住我的手,"关太太说了什么梦话, 还记得吗?"

    我一怔,他笑得有趣,“美人在侧,吃不 到嘴,还睡书房岂不是太亏了。〃

    我恍惚想起,天蒙蒙亮五六点的时候, 床畔似有微弱的顷刻塌陷,我当是做梦了, 原来真是他。

    我摩挲他耳垂,风骚逗弄他,"怎么不抱 着我睡。〃

    他闷笑,“关太太肯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