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6(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书记和关首长也是同路人,勤政爱 民,鞠躬尽瘁,虎父无犬子。〃

    〃当然。〃

    我表面附和,心里冷笑,沈国安执政数 十年,铁爪子搜刮得东北鸡毛不剩,昔年我 走穴的赌场,不少富商背地里骂他是当代和 坤,憋着篡位的歹心,他一旦升任中央,七 个正国级必有他一席之地,至高权力的诱 惑,是官僚主义的香饽饽,唾手可得的东西, 只会让残暴的土皇帝变本加厉。

    男人女人扎根社会的法则,不狠,站不 稳。

    管家掀开一帘竹木屏风,徐徐熏香溢 散,灯火幽幽,我弯腰迈进,"沈书记忠孝两 全,无愧中央,无愧子民,这一点值得彦庭学 习。"我

    〃哪里,关参谋长的口碑,在军政机关很受认可。中央的批文敲定,他便是历任常委 候补委员最年轻一位,想来无须多久,他的 军功扶正绰绰有余。"

    我剥掉手腕佩戴的翡翠镯子,塞他口袋 里,"彦庭年轻,政治方面难免有疏忽,有劳 管家在沈书记面前美言,我拜托您了。〃

    他连连推辞,“这怎么好,关太太折煞我 了〇 "

    我手指不动声色一勾,镯子滑进里面, 他也就势收下,"关太太放心,关参谋长胸怀 大志,前途似锦。”

    我含笑点头,"借管家吉言。"

    他示意我落座,转身进茶室烹龙井,我 哪里坐得住,关彦庭那头水深火热,我也辗 转难安。

    我小范围在原地挪动着,沈国安爱玉, 会客厅的装饰要么是汉白玉,要么是和田玉打磨得精细圆润,极好的货色,我托举在 灯光下心不在焉的把玩,眼神机敏瞟四周, 一桩桩一件件的陈设富贵奢华,几乎把贪污 摆在明面,东北虎沈国安,从政生涯就没一 个管得了他的人,他放肆惯了。

    抛开这些没什么诡异之处,倒是鼎炉内 燃烧的香料,味道极其熟悉,我似曾相识, 确定在哪里闻到过,只一次半次,绝不是年 常曰久。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循着香味逼近,小心翼翼拧开炉盖, 手蜷缩朝鼻孔拢了拢青烟,胡林绑架我那一 次,焚烧得正是这味香饵,我与陈庄几番会 面交锋,她似乎也熏了这味香。

    香隐隐约约的,渗透着朱医生熬药时, 藏红花的气息。

    沈国安不用擅香安神,去哪儿淘换到这 些不入流的下三滥香,不奇怪吗?他在客厅无所顾忌点着,不诡异吗?我百思不得其 解,蹙眉正想倒出一点藏好,找米兰验验货, 身后离地一丈的楼梯口忽然传来一道略浑厚 苍老的男音,“关夫人。是我招待不周吗?"

    我吓得手一缩,险些摔了鼎炉,我飞快 适应突发状況,故作镇定盖住香炉,若无其 事扭头,数米开外的沈国安穿着一套宽松的 深色居家服,与关彦庭立在台阶上,他慈眉 善目的假象之下,藏匿着凶险阴毒的真面 目。

    那是大奸大恶,是不可饶恕,是天诛地 灭,是龌龊到底。

    米兰说,袓宗想闯出名堂,唯有沈国安 下台一条路子,他在位一日,袓宗都是身不 由己的盾牌,直到沈国安吞噬了他,沦为政 治角斗的牺牲品。

    成也老子,败也老子,袓宗若是纨绔二世袓倒好了,他偏生有勇有谋,志在鸿鹄,

    他的局面,其实比纯黑的张世豪更难突破, 牵绊太多,太杂。

    我气定神闲掸去指尖沾染的香灰,"沈书 记,您玩笑了,我一贯闲不住,让我安分坐 着,实在要了我的命。〃

    他偏头看向关彦庭,“关参谋长的夫人, 像我认识的故人。"他顿了顿,语气耐人寻 味,〃不三不四的不提也罢,怪我不争气的儿 子。〃

    话甩出来,不问显得心虚,问了就是入 坑,他堵截关彦庭,为稍后的逼迫铺路,我 自然不会放任由之,我不慌不忙接茬,"沈书 记尊贵,我当初区区平民,哪有福气相识您,

    “我长子胡闹,外面某个女人,像极了关 太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