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7你还回来吗(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兴致全被浪蹄子骚没了。"

    她没好气大喊,“怎么咱家的公子哥是在 女人床上爬不下来了吗?等了他一个时辰!”

    斜对面的贵妇递了一杯适口的热茶,谄 媚巴结,“急什么,沈书记都由着他,你位置 不好做,哄着得了。"

    "你当我乐意呐?国安要面子,谁知他搭 错哪根筋,明知他儿子不愿回,偏推我当恶 人,后妈难为,他把我放眼里了吗?〃

    “放不放得,你到底也是他——”女人说到 一半,戛然而止,她一副瞧好戏的德行紧盯 围栏外的石子阶,努嘴坏笑,"说曹操,曹操 不禁念叨。〃

    这句暗示性极强的话语,震得我脊背一 凉,强烈的寒气直达头皮,无所顾忌横冲直 撞,汗毛冷飕飕倒竖。

    三太太回头张望,拍手哎呦两声,"良州 去前厅看过你父亲了?〃

    片刻的死寂,三太太面孔刻意逢迎的笑 容麻木些许,吧嗒脆响,似是点燃了什么,

    袓宗慢条斯理问,"你找我有事。〃

    他逆着黄昏将亡、雾蒙蒙的光束,单手 插兜,斜倚门框吸烟,我跟了他两年,记得 他所有张扬的神采,藐视一切的猖獗,声嘶 力竭的狂野,不可一世的倨傲,唯独邪恶到 骨子里的痞气,是我初次见。

    三太太没想到他连招呼都懒得打,更不 绐面子,好歹也是半个后母,她面孔那丝春 暖花开标志性引诱男人的媚笑一僵,她支支 吾吾找话茬,手胡乱摸着托盘,触及润滑的 杯盖,她灵机一动,"你父亲下属送来的龙井 和碧螺春,听说他家乡去年丰收时采摘,你 尝尝合口味吗。"

    袓宗没戳穿她的谎言,似笑非笑问是 吗?

    三太太说是,特意绐你留了,若是顺 口,从家里带一些。

    偌大的戏台子悄然无息,每个人都成了 哑巴,空旷的极端是近乎诡异的静谧,袓宗 的脚步声慢悠悠逼近我,曼妙的晚霞被定格 为颗粒的形状,浮荡在低空,熙熙攘攘,我 似乎退无可退,脑后是袓宗宽厚坚硬的胸 膛,我感觉耳朵被一缕灼热的气息包裹,心脏 蓦地漏掉半拍,十指下意识攥紧了摊幵在木 椅的裙摆。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我在这里尝尝?"

    他薄唇喷出的热气激出我一层疙瘩,树 叶挡住了沉入地平线的残阳,也挡住了挂在 屋檐的灯,三太太看不真切,调整了方位, 袓宗身体及时后仰站直,和我拉开距离,可很明显的,他唇瓣擦过我耳畔,极度轻微的 一下,我身子顿时剧颤,不知是不是我的错 觉,他嗤笑了声,铺满梅子花的桌面,倒映 着他模糊抽离的轮廓,没有合拢杯盖的茶 盏,水面亦是他的脸庞,揺揺晃晃,涟漪四 起,像破碎的一幅_。

    他眉间戏弄女人的风流之色,一如既 往。

    仿佛还是最初的模样,又变得面目全 非。

    “茶不喝了,市检公务忙,我知道他没死 就行,你转告沈国安我来过。〃

    三太太笑着说父子多大的深仇大恨,常 言道不隔夜,你怎么还隔月呢。他喊你回家 吃饭的。

    袓宗阴鸷挑眉,“不缺我,你顺便替我警 告他一句,我做任何生意,有我的把握,他不插手,我输不了,别拿我当垫脚石。逼急 了我,我他妈认他是老子?〃

    袓宗闹了这一出,莫说戏唱不下去,还 让外人看了笑话,三太太深知家丑不可外扬 的道理,再抖落出什么,要惹是非的,她笑 着招待所有妇人移步花厅,吩咐管家开席,“ 女眷在花厅,男宾在会客厅,咱们吃自己 的。省得束手束脚,他们也看不惯咱们吵。"

    →免←

    →费←

    →首←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几名阔太随着三太太一道走小路,她喊 了我一声,我说就来,她们簇拥着三太太等 不及落下了我,以及留下保姆和管家清扫戏 园,我系好羊绒披风,垂头默默跟上,走了 不足三米,一道黑压压的影从头顶沉下,挡 住我去路的袓宗低哑着嗓子命令,"程霖,抬 头。"

    迫于人在屋檐下的压力,我丝毫不敢反 抗,我清楚袓宗脾气,忤逆他只会闹得下不来台,绐关彦庭难堪。我缓慢而畏缩看向 他,他伸手的一瞬间,我以为他要抽我巴掌泄 愤,整个人吓得闭上了眼,踉跄躲避,他手 指落在我眼角的红病,指腹不凉不烫,温度 正好,〃吃东西也不小心,脸毁得这样脏,像 一只小花猫。〃

    我心口不由自主窒息,他不曾立刻离 开,炙热的掌心无声无息蔓延到眉骨,鼻梁, 几乎完完全全覆盖住我整张脸。他此刻是温 柔的,温柔如初升的半弦月,如夏季凉意袭 袭的井水,〃胆子大了。"

    他笑声发闷,"曾经,你也像维护他一 样,维护我,是吗。"

    那一刻天地万物恍若静止,风声淡淡,

    喘息淡淡,岁月淡淡,我呆愣了几秒,惶恐 倒退,他大概也明白自己出格了,我们的关 系再不适合过分亲密和冲动,他没像我显得万分惊慌,而是不疾不徐收回手,将气氛微 妙转移,"你为我做的事,我都知道。"

    他摩挲着残留了我脂粉香的两指,“有时 我常想,以后某一天,我真舍得豁出去所有 换你,你还回来吗。"

    他静默了片刻,垂下手臂转身,跨出昏 暗的石门,我一直望着他背影消失在一片白 晃晃的吊灯幻影里,不自觉抚上他刚触碰过 的眼尾。

     西子说

    今天两个伏笔,明天是三男主的一个转折。 字数多,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