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88 (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关彦庭一手抱住我,另一手接资料,他 搁置在腿间认真阅览,其中一个数字使他皱眉,"两百只集装箱。W

    “仅仅是探听到的,实际恐怕翻倍。" 关彦庭从头翻到尾,“张世豪几艘货轮。

    "他备案三艘,众所周知但没有记录在案 的复兴7号一艘,SH005—艘,都是隐瞒的 特大吨位。据不完全统计,SH005曾接头河 北省沧州市、香港九龙、澳门赌场区三桩毒 品交易,累积一吨。堪称新中国成立以来,

    首屈一指的贩毒案。〃

    关彦庭把资料打理规整,还绐张猛,后 者用一张文件夹整整齐齐合住,"沈良州旗下 的北码头面积和卡子口超过西码头一倍,可 密集度低,而且目标大,走私的货物极少出 北码头,追^書^帮^首^发~西码头昼夜不停进出货物,削减了 条子的盘查性,如果剿北码头,万无一失,

    剿西码头,成败皆五成概率。”

    张猛说咱们的确要和张世豪闹僵吗。

    关彦庭若有所思凝视着窗外阑珊夜色," 沈国安说得如此分明,哪一方能动,哪一方 费力,你看不透彻吗。他已经按下让我棘手 的事不提,动了他儿子,我确实讨不到好 处,

    张猛窥伺了我一眼,"是。"

    他绕过车门,即将迈上另一辆车,我酒 意未醒,心底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根本平 静不了。我猛地推开禁锢我的关彦庭,声嘶 力竭扒在窗口大喊等一等!

    张猛逆光一顿。

    "西码头"我大口吞咽着唾沬,咽喉如同 卡了一把利刃,割得钝痛,挤出的字眼也干 涩,"什么时候?〃

    张猛说两小时后,接近子夜,我需要一 个时辰联络市局,调集公检法的警力。

    我瘫软在座位,绝望捂着脸,我不必 看,也知我此刻的狼狈与颓废。

    关彦庭一声不响,偏头打量我,半晌他 语气无波无澜问,"舍不得他。"

    我顾不得所谓颜面,尊严,抑或是麻 烦,灾难,我死死揪扯他袖绾,像无助迷路的 孩子,茫茫人海遇见了好人,固执不肯放弃 他的善心与仁慈。

    "彦庭,我不敢面对西码头硝烟狼藉的一 幕,我畏惧,我懦弱,我贪婪,我胆小。我 怕他会在四面夹击中成为一具焦尸,怕他落 败,怕他丟盔弃甲,做他平生最痛恨之人手 里的阶下囚。"

    我带着哽咽的哭腔,从低声啜泣,蜕变 为嚎啕大哭,我捧住他手掌,将自己的脸掩 埋于他掌心,我用力呼吸,用力寻求一丝我 还存活的痕迹。

    “我做不到。所以我求求你,彦庭,我求 你帮我一次,最后一次。你可以平息,你不 是保不了两边。"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他静默许久,动了动被我泪水浸湿的僵 硬手指,温柔而轻颤,抚摸着我眼角流淌的 泪珠,音调却郑重其事,"先回答我,是出于 感情不舍他受一星半点伤害,还是只不舍得 他死。〃

    关彦庭一贯擅长扼住人的命脉软肋,字 斟句酌探测人的深意,他不需行武力,只三 言两语,便能使对方无法反驳。

    我说我舍不得他死。

    他淡淡嗯,用方帕擦拭我布满湿痕的面 颊,“你了解的,我也不舍看你哭,我不会哄 女人,却也办不到不心疼你的泪。"

    他将我的头按在他心脏处,对张猛说,“ 去码头。 ”

    我们一路颠簸赶到哈尔滨港,第一重门 聚集着无数辆公检法的车,警笛呼啸,狂风 大作,枝桠的寒霜坠入水面,人工开凿的热 气洞滋滋冒着白雾,将十几艘来往货轮遮掩 得虚无而模糊。

    张猛减慢车速,机敏观察着情势,"关首 长,咱来不及了。公检法的阵仗,我们救不 了〇 "

    我身子一颤,本能攥紧了关彦庭的手。

    他默不作声,正当吉普缓缓停泊在码头 的第二重门内,后方疾驰而来一组车队,愈 是靠拢,愈是颠簸难行,泥泞的坑洼里高低 起伏着,轮胎摩擦沙砾剧烈的刺响擦肩而 过,我隐约看到半开的车窗掠过一张男人的侧 脸,他唇边斜叼着一支粗大的墨西哥雪茄, 神态严肃凛冽,飞快一闪而过,有条不紊驶向前面沸腾的海港。

    两辆保驾护航的黑奔驰紧随其后,我视 线透过错落的罅隙,定格在仅剩后尾的车牌 照上。

    是张世豪的宾利。

    他这回没有秉持低调的做派,出场十分 威风,一串8掷地有声,逼入纷繁喧扰的条 子中央。

     西子说

    明天依然字数多!今天卡在了后半部分,来不及上转折,0点以后就不审核了,不能拖,所以明天一口气都写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