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0(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90

    那辆奔驰车揺下后座玻璃,露出半张晦 暗的面孔,只看男人下颔的胡茬,我便认出是谁。

    紧随其后的几辆车相继擦肩而过,卷起 飞扬的尘沙,黄土漫天,万籁俱寂,男人拿 手绢掩口,直截了当说,“关参谋长看戏的观 后感,不和我聊聊吗。"

    关彦庭长腿交叠,慢条斯理抚摸我滑腻 的脊背,我瑟瑟发抖,一个劲儿往他怀里蜷 缩,生怕被袓宗瞧见此刻衣衫不整的我。

    我在乎的是他,是旧情,抑或尊严,我 分不明。我只觉如此狼狈的我,何苦雪上加 霜留存他的记忆。

    "我冒昧问一句,北码头打着沈检察长旗 号出港的货物,究竟是什么。〃

    袓宗意味深长说,"关参谋长是猜谜的隐世高人。〃

    话到这份儿上,心知肚明,聪明人交 锋,言辞不戳破是规矩,可说的也就说了,不 可说的,是雷区。

    关彦庭谦虚笑,"再高深莫测,也敌不过 那位耍得公检法团团转的土匪头子。〃

    帐篷檐下的油灯时明时灭,像鹰隼,像 猎豹,像野狼,袓宗语气阴森,“以前认为, 东北没有超脱我掌控的事,白道有我老子, 我未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他松开几枚纽扣,眉宇有六七分颓废,“ 张世豪玩儿阴的,东北没他对手。王凛几斤 几两,我有数。这盘棋他下不了,自始至终 就是圈套。而且绝不单纯的合作,张世豪掐 住了王凛极大的命脉,他连侄女也舍得牺牲 做棋子,九龙新界,逐渐发展为张世豪的庇 护地,关参谋长,东北官场,有一算一,想提干中央,唯一条路,连根拔除毒瘤这颗张 世豪。如今已是天方夜谭。香港打通,深圳 沦陷,澳门和云南是他第二个老巢。〃

    袓宗讲到这里戛然而止,他气闷点了一 支烟,皱眉一口接一口吞吐着。

    关彦庭似乎全然不在意升迁,无波无澜 镇定自若,野心掩藏得很好,我一度错觉, 他是否真的满足止步不前,我所揭开的面 纱,那个意图颠覆沈国安皇权,剑指副国级之 位的关彦庭,是眼前与世无争的男人吗?

    他傭懒撑着额角,微垂眼皮,不疾不徐 说,〃沈检察长所托非人,受王警处的蒙蔽, 两年来你不断绞杀他,风水轮流转,他不会 善罢甘休。同朝为官,我绐沈检察长支一 招。"

    他匿不住眉梢眼角的喜悦,“一封辞职 书,甩在省检查厅的办公室,卸了职务,东窗事发,沈书记也方便疏通。"

    袓宗听出关彦庭落井下石的嘲讽和幸灾 乐祸的袖手旁观,事实也差不多,不论三箱 军火是否押送到省厅或省委,它存在张世豪 手里,无疑是困顿袓宗前行危险重重的定时 炸弹,它不见天日则已,一旦曝露,军械库 枪支擅自走私,知法犯法,剥夺权力之余, 牢狱之灾难逃一劫。

    关彦庭不顾及同僚情分,袓宗也索性开 门见山,“关参谋长出现在码头,是巧合,特 意也罢,张世豪锱铢必较,除了他的一丘之 貉,一律秋后算账。林柏祥,九姑娘当初皆 是他同盟,下场不也翻脸不认吗?张世豪奸 诈,我好歹和关参谋长有仕途之交,这一点 缘由摆着,孰是孰非,孰亲孰远,你自有定 论。"

    关彦庭故作疲倦打哈欠,"我不能置之度外吗。"

    物极必反,怒极反笑,袓宗腹背受敌逼 上梁山,无可挣脱的绝境当头倒是彻底豁然 了,"关参谋长不露面,独善其身。可你踏入 港口的一刻,还有选择吗? W

    他若有所思半晌,"大概没有。〃

    袓宗言尽于此,他留下一句我等你消 息,干脆利落合拢了车窗。

    闷钝的声音持续了三四秒,我下意识抬 头,仅剩的半尺缝隙,是他犀利的黑眸,怡 巧停驻我身上,我仓皇无措,头瞬间垂得更 低。

    奔驰驶出铁门,哗啦啦的落锁响,关彦 庭命令张猛升起挡板。

    堤坝尽头的江畔与明珠塔,闪烁着星星 点点如同萤火的光芒,在怅惘跌宕的汽笛回 荡中,他眼底平息不久的火苗再度亮了起来

    他目光肆无忌惮侵略我乍泄的秋波春 色,他不加遮掩,也攻击性十足。

    我好像从不曾认真品阅过这张脸,我一 直畏惧和他对视,他绐我一种莫名的自卑 感,极致的肮脏,他是一面镜子,照人世浮 沉,善恶美丑,照我没有底线的浪荡,不知廉 耻的风骚,何止妓女,沾染了一星半点罪恶 的人,都羞于面对清廉矜贵的关彦庭的审 判。

    他非常俊朗,所谓的俊美无法从五官描 述,确切说是他的宽厚和震慑苍生的英姿, 即使安静不语,也能轻而易举吸引女人的瞩 目,永远保持沉稳干练气度的男人,是最致 命的毒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