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0(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关彦庭重新吻住我的唇,大拇指时轻时 重的研磨我,没什么技巧,甚至有些粗鲁和失控,我丝毫不舒服,反而疼,他吻得很是 深情专注,恍若在我肌肤临摹一幅画作,每 一下吮吸和啃咬,都极尽缠绵诱惑。

    我压抑着自己,逃避愈演愈烈的气氛, 死死地咽下喉咙难耐的呻吟,他唇舌舔舐我 脖颈,带着似有若无的笑,“尽管技艺不精, 关太太也不伪装点反应,保全丈夫的颜面 吗?〃

    他话音刚落,猛地将我朝下一压,我趴 在椅座,深知这场交易婚姻在无形之中变了 些味道,我自信我能驾驭,关彦庭也自信他 能操纵,我们却忽略了,欲望与寂寞是多么 强大。

    它腐蚀荼毒人的理智,我们活在彼此眼 皮底下朝夕相处,谁也做不到一潭死水。

    我指甲抓破了散落在角落的衣衫蚕丝, 关彦庭的硕大抵在我沟壑,一厘厘推进,他的强硬和主导节奏我完全承受不了,他当兵 二十一年,霸道野蛮溶于骨血,在我不能百 分百投入,哪来的欢愉,是疼痛的磨难。

    我奋力后仰,敞开身体跌倒他腿上,在 狭小的车厢内调转方位,跪在他脚下,仰面 含住,突如其来的温热,令他胯部不由自主 -僵。

    他颤抖着,隐忍着,呜咽着。

    青筋迅速爬满他的脸颊和额头,他似是 无比爽快,又似是无比折磨。

    浓浓的墨腥味,薄薄的肥皂气息,在鼻 下缭绕,我用了极其漫长才适应这个角度和 弯曲的尺寸,滚烫的皮囊险些灼伤了我,我 不明白,怎会有这么不可思议的温度。

    车平稳朝前疾驰,玻璃涂满层层白霜,

    流淌着清澈透明的水痕,子夜刚过的哈尔 滨,城市是哗然的,未沉睡的,绚丽又色情。

    街边橱窗繁华灼烈的灯火,被寒冷幻化为虚 无的幻影,霓虹射入车厢,洒在关彦庭迷离 的眉眼,洒在我被撑开的涨红痛苦的脸庞。

    他粗重喘息着,按住我后脑的手掌急剧 颤栗,爆发一声闷吼,我闭上眼,口腔的暖 流比灯还炙热。

    我匍匐他膝盖,强忍咽掉,关彦庭环抱 着我不着寸缕的娇躯,我犹如他掌中之物, 颤栗的盛放,闭合,强制剥开,袒露,苍白 的面容似一座陈旧的荒岛,寸草不生,失魂

    落魄。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知道我第一次见你,想什么吗。"

    我倦怠无力,细细的抽搐着。

    他穿梭过我的长发,“欢场卖笑的女郎, 高官一生无数风流艳遇中的一个。〃

    这句话,像一朵轻飘飘的羽毛,更像一块结实的磁铁,砸在我心口,烫出不死不灭 的灰烬。

    我含着泪,麻木望着他,他眼睛有刺透 人心的力量,有蛊惑腐朽灵魂的温柔,我问 他,那你呢。

    他说,“我把你当作应该远离所有阴谋诡 计,利用迫害的女人。"低低笑,笑声使人安 宁,〃世间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心里 的你,既不可怜,也不可恨。你只是女人, 值得拥有安稳生活的女人。我绐你,不好 吗?〃

    〃我值得吗? ##我如坠云端,迷茫又看不 到方向,"彦庭,我这几年,活得不堪,你没 有见过我残忍毒辣的样子,也没有经历过我 儿戏情爱,戏弄男人于股掌之中的放浪。"

    车并入一侧转弯道,碾过一块石子,他 抱着拖着我屁股,将我从颠簸中解脱,他一边替我穿衣一边指着街道风雪后返潮的墙 角,"你看〇,,

    我费了好大力气才回神,循着他视线张 望过去,屋檐下的冰棱,一寸寸消融,滴落 在红砖绽裂的缝隙里,一株顽强钻出壳子的 冬草,很丑,很瘦,不屈揺曳在破碎冷漠的黑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