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1我怎么会爱上你(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虎落平阳被犬欺,显然不是她风光的时 代了,人群中有谁不屑嗤笑了声,"要不是前 面的死绝了,轮得到她耀武扬威吗?"

    不知轻重的小姐帮腔附和,“平时装得像 圣女,原来是妓女。〃

    这两句讽刺陈庄听得一清二楚,她没来 得及质问,阿炳伸手拦住她,"陈小姐,豪哥 等您,旁的稍后不迟。"

    陈庄横眉冷目剜了那小姐一眼,忍着没 发作,拐弯抵达包房,门里霓虹闪烁,凭借 女人敏感的直觉,陈庄迈入的霎那,浑身的 刺儿竖了起来,她视线精准无误定格在我身 上。

    脚步倏而一顿。

    我笑着唤了句陈小姐,别来无恙。

    她目光落在茶几被销毁的磁带,像是想 到了什么,不打一声招呼,转身夺门而出,直奔围拢的人海,抓住其中一名陪酒公主," 到底出了什么事?〃

    她凶光毕现的模样,吓懵了那姑娘,她 半晌才结结巴巴说,“您您和几个男人。〃

    她后半句戛然而止在喉咙,陈庄愈发铁 青的脸色,令她畏惧得魂飞魄散。

    她带着哭腔大喊红姐,被她求救的老鸨 子进不是,退不是,原地反复踌躇,艰难开 口解释,"陈小姐,关太太曝光了那碟盘,您

    她也说不出了。

    陈庄无助闭上眼,措手不及的突发事 故,大势已去的场面,无比昭示着,她半生风 雨,半生旭日的终结。天堂坠地狱的悲怆, 迫使她身体踉跄不稳,如飘浮的摆钟,跌宕 又落寞,她背对门静默良久,疯了般连连发 笑,笑声凄楚,荒芜,大漠无垠,戈壁飞沙也不及她眉间的沧桑和苦难。

    她败了。

    她没有败绐任何敌人,我也不算。

    →免←

    →费←

    →首←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bang.【c om】

    她败绐了自己步步为营的谋划,败绐了 错误的选择,败绐了初始就歪斜的轨道。

    她戴着弱小面具,避幵了鲁曼蒋璐二女 争宠的惨烈,唯独漏掉了鲁曼不是傻子,她 预备着后手,偏偏是这最后一招,令她前功 尽弃,一败涂地。

    保镖驾着陈庄,按住她肩膀,像对待一 个叛徒,死有余辜的俘虏,完全失了辩解翻 盘的退路。

    硕大一滴泪珠滑落眼角,溃散在鼻梁, 陈庄张嘴便是歇斯底里的呼喊,"豪哥,我为 了谁,我为了谁啊!"

    她朝前爬了几米,还未触摸张世豪裤 腿,侍奉在侧的保镖一脚踢开了她的手,她整个人向桌角飞去,重重砸在上面,嚎哭声止 息了片刻,旋即犹如崩裂决堤的山洪般,大 约陈庄这辈子都没失控至如此田地。

    我筹谋的一着棋,目的让她绝无还击余 地,之所以地点选在皇城,晚宴的声势浩 荡,打脸张世豪打得过火了,他不舍得同我算 这笔帐,同关彦庭算定了,夫妻一荣倶损一 损倶损,自然也波及我,皇城客流量巨大, 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土大款暴发户,三教九 流皆有,冲谣言的分量,陈庄保不住了,保 了她,张世豪道上还混不混。

    莫说他生性薄情,深情又如何?权贵天 下,百里荣枯,牺牲的无辜还少吗。更何況 我不曾在他脸上捉摸到丝毫不忍与怜悯。

    我替他砍断左膀右臂,如雄鹰失翅,袓 宗损失,他也倒霉,上演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的好戏,间接安抚了沈国安,安抚了公检法被耍得团团转的条子,否则张世豪明着春风 得意,暗着不一定好过。

    屎盆子扣在受陈庄色诱的顾润良兄弟头 顶,香港出货彻底平了。而张世豪惹了风 波,势必暂时阶段按兵不动,袓宗也得以喘 息。

    阿炳不可思议问陈庄,"这些是您做的 吗?〃

    他像是当真不知,他脑呆板木讷,演不 了这么细腻精湛,恐怕张世豪是唯一知情, 装作埋在鼓里,陈庄误入歧途的根本,她以 为男人默许女人动用一切手段达成目的,就 是接受,或许在某一时,男人肯,但绝不是 永远。

    阴沟一旦翻船,女人注定成为权谋争斗

    的炮灰。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帮 ≧

    张世豪沉默不语点了一支烟,他倾身手肘抵着膝盖,眯眼看她,我看到他眼底无穷 无尽的寒潭,不加掩饰的冷血,和陈庄那张 弃子的容颜。

    〃是你吗〇 〃

    陈庄哭着说是。

    张世豪淡淡嗯,他略偏下颔,吩咐阿 炳,“你知道怎么做。w

    我别开头,心底惊涛骇浪,翻滚了一 阵,归于死寂。

    我长长呼出一口气,曲终人散,浮生荒 谬,用来形容善变的心肠再好不过。

    情似千丈潭,多少人进去,再也爬不 出。

    鲜衣怒马的岁月,爱恨悲欢。

    红尘狼烟,埋葬的是烟花巷陌,真假风流。

    陈庄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她难以置信,

    这个温存过,欢好过,明知她所作所为,却 明知故问将她推向深渊的罪魁祸首,是她一 腔热忱效劳了多年的男人,"豪哥,你狠得下 心吗?〃

    张世豪中指掸烟灰,他面无表情,无波 无澜,“陈庄,我会安顿你家人。"

     西子说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因为小说是每天更 新,一天写6000字需要消耗我10个小时的时 间,很不容易,大家催更的心情我理解,但 也请多多支持我!等不要急的朋友,可以去追书幇看我的其他几部作品;《盛宴》,一样精彩, 百万字完本精品作品,绝对好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