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2(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关彦庭的精明毒辣,我半点不怀疑,他 藏在幕后,看似不沾泥水,他的触角却在最 深最污浊的漩涡里搅弄风云,可他到底真的 蒙在鼓里,还是晃了袓宗一招,我不确定, 张世豪演绎了漂亮的翻身仗反而是有目共 睹。

    陈庄和顾润良,一开始便被他划归为复 兴7号棋局的牺牲品,捧得多高,赠予的底 牌多厚,摔得多重,溃烂得多不可弥补。

    张世豪命令阿炳也出去。

    阿炳不太情愿,他说这女人诡计多端, 豪哥千万防着她。

    张世豪不吭声,阿炳拿起茶几搁置的手 枪,一扇门关得震天响。

    空空荡荡的包房流窜着诡异的死寂,我 立在相距酒桌半米的暗影里,暗影是他倾洒 下的,他的身影。

    我轻松吗?喜悦吗?

    我像是得天眷顾,筹谋和出手,一向百 发百中。

    但我承认,程霖没有良心。

    滥杀无辜,颠倒黑白,在男人面前,柔 情万种,在女人面前,原形毕露。

    哪怕她们并不无辜,报应自有纲常轮 回,我剥夺了无数女人生的权力。

    我早该在物欲横流中麻木不仁。

    我崩溃的是,我挖掘了张世豪隐藏更深 更不为人知的无情嗜血。

    他懒散倚靠着真皮沙发,狠狠吸食香 烟,透过袅袅团团的雾霭,目光如锋利的刀子 剜我皮肉,“关太太,好手段。破釜沉舟的戏 码,玩得比我精彩。〃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他若有所思眯眼,"你再也不是两年前, 被我拿枪指着,坐在巷子口雪坡求我放过你的模样。”

    他扬着唇角,语气有趣又可笑,"你现 在,学着无时无刻,算计我的命了。"

    我干哑着喉咙,“彼此,张老板的狼心, 正配我的狗肺。"

    他朝我喷出一口烟雾,"我对所有女人, 都没有心。〃

    他顿了顿,“关太太是唯一,捧走我的 心,我未索回的女人。〃

    〃无心之人,哪来的心绐。"

    张世豪不发一言,血肉指腹掐灭了燃烧 的烟头,圆孔形的灰色疤痕,伴随焦味烙 印,他不觉疼,不觉烫,眉目都没颤动。

    我深呼吸,"张老板要,我随时还。"

    我撂下这句,转身走向门口,又想起什 么,梗在胸腔折磨得难耐,我仓促停下,望 着走廊闪烁的白灯,双手不禁握拳,指甲嵌入掌纹,蓦地收紧,“张世豪,这样阴险虚伪 满口谎言的你,我怎么会爱上。"

    我攥住门把,拉开的同一刻,他在我身 后说,“你离幵,所有疑问,我一件没隐瞒。 有些话,程小姐也绐我一个答案。"

    他不曾称呼我关太太,而是我们初识, 那一声千回百转,男子柔肠的程小姐。

    “他待你好吗。我绐不了的,他绐了吗。

    我说好,张老板唤我一句关太太,他绐 没绐,你何须猜忌。

    他静默了半晌,“你问我,是否有过一星 半点的情意,那你爱吗。"

    我四肢无法止息的抽搐,倘若再早一 点,一点点,我自己都不清楚。

    我是张世豪暗无天日的岁月中,那一抹 毁天灭地的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