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2(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爱〇 "

    脚底踩着的轮廓,有一时片刻的凝滞, 张世豪嗓音裹着笑意,"扯平了。"

    这三字击穿我的五脏六腑,我踉跄着大 步离开包房,反手合住门,身子剧烈揺晃了 几下,似一支粗大的针管,抽干我的血液与 骨浆。

    我死撑墙壁,抹了 一把脸,湿淋淋的, 天花板下雨了。

    眼前幻化的大片黑白致我晕眩,我掌心 扣着心脏,感受它一次次跳动,张世豪竟也 有这般荒谬颓唐的时候。

    他问我爱吗。

    我觉得好笑。

    笑着,笑着。

    怎地还哭了呢。

    我看他像傻子,沙漏在遗失,死捏着不肯攘。

    一如我抉择关太太的人生时,那毫无意 义的悲壮和倔强。

    我推开未散尽的人潮,在她们别有深意 的注视下,扬长而去,我无印象怎么回了南 郊,幵门进屋时,偌大的客厅有窸窸窣窣的 声响,关彦庭站在酒柜前,专心致志挑拣他 要喝的红酒,我特意把动作放得很轻,他依 旧察觉了,背对我取出一支刻满洋文的锥形 瓶,〃去了哪里。〃

    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追书幫 http://www.zhuishubang.com/

    我撒谎早练就面不改色的本领,"朋友下 周结婚,酒吧包场。〃

    他似笑非笑说关太太在旁敲侧击提醒 我,想要一桩仪式,是吗。

    我换了鞋子,一边脱大衣一边打量他," 关先生真笨,女人多么渴望仪式,也等男人 开口呢,乞讨的不要也罢。"

    他反问是吗。"张世豪确有两把刷子,这 一面过后,关太太顿悟了不少。〃

    我强作的媚笑僵在了眼尾。

    他单手将客厅的绒布纱帘挽起,系了一 个结,“我有时好奇,关太太这颗心,究竟是 硬,还是软。你排斥异己,非常明确利落, 从不心慈手软。面对旧情又揺摆不定,我希 望你做好准备,人这一辈子,就是在不断的 失去中,熬到白发苍苍。"

    我笑容慢慢收敛,“关先生失去过吗。"

    〃当然。"

    他返回酒柜,〃我失去的,是平生欢愉, 是自由,是无所顾忌的放纵。"

    他凝望着我,〃可惜吗。"

    我搜肠刮肚,发现找不到合适的回应, 他触手可及的地方,摆放了一盘象棋,他拾 起一粒红兵,过了楚汉之界。

    〃起初,这不起眼的是我,平凡无依,全 凭硬仗。”他吞吃了黑炮,指缝夹着那颗棋, “后来,我用遍体鱗伤换来披上它的战衣。" 他接连噬虐了对方的车、马、相,直指黑棋 命门里的将,〃一路披荆斩棘,不坐稳这个位 置,为什么要罢休。〃

    【免-费】 【首-发】 【-追-】 【-書-】 【-帮-】 http://www.zhuishubang.com/

    关彦庭低低笑了声,他斟满两只杯子,“ 关太太喝一杯吗。〃

    我此时说不出的疲倦,像跋山涉水闯了 几万里路,我告诉他想上楼休息,嘱咐他办 完公事也早些睡。

    我抵达二楼,在转弯前,我垂头看自斟 自饮的关彦庭,"关先生,有朝一日,你也会 像良州那样,泥足深陷吗。〃

    我的角度只窥伺到他浓密的发顶,他没 有回答我,寥寥寂静中,回荡着酒杯与大理 石碰撞的脆响。

    我进卧室洗完澡,调暗了床头的灯光,

    绕过窗台拿毛巾擦头发,透过敞开的玻璃,

    隔壁书房隐约不止一人在讲话,关彦庭之外 是一剂略带沧桑的男音,〃沈良州停职查办 了。明日省委大会,他亲自作述职检讨。"

    我曈孔微缩,打了个激灵,抛掉半湿不 干的毛巾,冲向北风凛冽的露台,翻越及膝 高的砖坡,书房的窗子开得不大,窗帘虚无 遮掩了三分之二,关彦庭的身形露了一半, 他转动着钢笔,情绪波澜不惊,"停职多久。

    "暂无期限。省检察厅认为时机到了,自 会复职,而且很有可能职务是降低的,不会 官复原职。他勾结黑道,做走私生意的内 幕,有些压不住了。"

    关彦庭这才有了一缕波动,“沈国安什么 打算。”

    国安按兵不动,没有干预的苗头。

     西子说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因为小说是每天更 新,一天写6000字需要消耗我10个小时的时 间,很不容易,大家催更的心情我理解,但 也请多多支持我!等不要急的朋友,可以去追书幫看我的其他几部作品;《盛宴》,一样精彩, 百万字完本精品作品,绝对好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