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3惊天秘闻(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捧着一碟瓜子,目光不经意落在邹太太脑袋 上,她哎呦了声,“你新做的发型啦?好显年 轻的哦,可是你的扇风耳朵也暴露了呀。”

    邹太太喜滋滋托着盘得精致的发髻,“老 邹说我这样好看,他爱看,我让他看呗,总 比出去看小姑娘强,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儿?〃

    “是呀,男人愿意回头,已经来之不易 了。"

    靠窗的富太太面貌很是眼生,她瞧了瞧 我,欲言又止,最终没有忍住,"你们听说了 吗。吉林省的省委书记,提拔副国级了。东 北三省,两个省的一把手是副国级,辽宁省 委书记不知因为什么,始终敲定不下来。”

    我没听过这消息,我脱口而出问,"何时 的事?〃

    "上周,批文还没公布,了解不多。但是她喝了口茶,〃吉林省委书记的女儿,爱 慕皇城会所的老板张世豪。”

    我正准备抓蜜饯吃的手停顿在了半空。

    满室寂静,邹太太反应极快,她大笑着 拉扯,“张老板仪表堂堂,有钱有势,哪有女 子不稀罕呢?我如果有女儿,我也乐意嫁他 呀〇 "

    上海太太不常居本地,她不明张世豪与 我错综复杂的纠葛,推搡了邹太太一把,"瞧 你脑袋一热,什么都敢讲,他是黑帮头子, 嫁了他,往后日子安宁得了伐?〃

    邹太太沉了脸色,"人各有志。人生得意 须尽欢,当下过得去足矣。你我的丈夫,要 么在朝为官,要么商海浮沉,愈是高级,背 后的烟云愈是恶俗,谁相信没藏着不可告人的花活呢?高楼起塌,社会一念之间。〃

    上海太太略怔住,她莫名其妙怎么提起 张世豪,所有人都一反常态,她想询问,幸 好这时一名侍者敲门进来,打断了这令我难 堪的话题,他在我面前放了一杯茶,"关太 太,一位夫人请您喝茶。〃

    我狐疑接过茶盏,原本光滑的陶瓷杯 底,却有些麻麻酥酥的颗粒感,我动作一滞, 约摸明白隐情,"多大年岁。"

    "不足四十。〃

    ↙本 ↘

    ↙书 ↘

    ↙ 首 ↘

    ↙ 发↘

    ↙ 追↘

    ↙ 书↘

    ↙ 帮↘

    http://www.zhui shubang.com/

    我问他是富贵样子吗。

    他斩钉截铁否认,“并不珠光宝气,很简 约低调。"

    匿名冒险接近我的女人,卡在这个年 纪,圈里的姑娘排除了,富家太太二奶也排除 了,唯一可能便是道上的,哪一位大佬的马 子。

    舍近求远,不玩横的,和我玩儿文艺猜 谜,十有八九对我有利,反正不是有害的

    事。

    我面不改色,“替我多谢那名太太。" 侍者退下后,我捏杯盖拨弄水面,茶香 四溢,顶级的碧螺春,东北难得有新鲜的江 南茶,我趁着水温正好,几口喝光了,上海 太太顿时大惊失色,〃关太太真敢喝哦?不怕 有毒伐?"

    邹太太嫌她小题大做,一副鄙夷之色,〃 关参谋长的夫人,吃了豹子胆绐她下毒,图 刺激吗。巴结而已,相比片草不沾身,关夫 人目前更该拢络政界人士,为先生筹谋铺 路,她喝一杯茶,何尝不是另一种方式的应 酬。,,

    "你们当女人的勾心斗角是过家家?上一 任李市长的发妻,被怀孕的小三在咖啡里使了砒霜。死相好惨的呀!"

    我借着她们争执的功夫,不露声色抽出 杯底粘住的字条,只有一行模糊的被水迹浸 湿的小字,“隔壁208。有惊喜。〃

    我不解皱眉,探头张望走廊,这座茶楼 隐蔽性极佳,美中不足是隔音不好,断断续 续的传来男人交谈的声音,我借口洗手间方 便,从茶室走出,直奔隔壁的包厢。

    免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http://www.zhuishubang.com/

    门上一截红砖被挖掉,开凿了一面玻璃 窗,花纹镂空,光滑的红木磨边,雕刻风雅 古朴,窗子挂着一张牌,写着仕女阁。

    我小心翼翼推幵木牌,当我看清里面两 人是谁,我惊讶得瞪大双眼,震惊不已。 是王凛与关彦庭。

    他们相对而坐,一壶清茶,一扇透明的 雪白屏风,三足鼎炉焚着安神的擅香,面对 王凛急切的眼神,关彦庭云淡风轻许多。

    "绐王警处何种筹码,我还不清楚,空头 支票不难许诺,张世豪绐你的少吗?我认为 王警处的睿智在于,你看得透哪方的应允会 实现,哪方天花乱坠也只是说说,切实握在 手里的,才有价值,对吗?"

    “不瞒关参谋长,香港岛码头走私生意曰 渐颓靡,看似很兴盛,是岛屿经济营造的假 象,这行不可否认,日益难做,集装箱装载 卸载、航线打点、大批的人力物力,想混饭 吃,除非势力极其庞大,香港岛欺生,内地 客商出头的寥寥无几,到了今时今日,只有 张世豪,他也不敢过分明目张胆。论油水, 他赚得比前几年差太多。"

    “所以他把目光转向九龙和新界,意料之 中的落入王警处管辖。〃

    王凛奸笑搓手,"不敢夸海□,说我王某 人,一力阻挡,但绐他使绊子,埋雷线,绰绰有余。关参谋长要我做点什么呢?"

    关彦庭高高举起描摹龙凤金纹的茶杯, 逆光而停,饶有兴味观赏,"将一个人,捧得 高高的,绐他无往不胜的良机。再摔下的时 候,他跌得更惨烈,更炙痛,也许骨胚粉 碎,就此瘫痪,也许一蹶不振,尤其这份局面 的好处是,他无能复仇。不是很有意思吗?"

     西子说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因为小说是每天更 新,一天写6000字需要消耗我10个小时的时 间,很不容易,大家催更的心情我理解,但 也请多多支持我!等不要急的朋友,可以去追书帮看我的其他几部作品;《盛宴》,一样精彩, 百万字完本精品作品,绝对好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