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4 (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94

    关彦庭的话令我心底泛起一阵恶寒,我 终于明白,我对他强烈的陌生感因何而来, 怎么死活都挥之不去。

    他的高深莫测,他的运筹帷幄,他的虚 与委蛇,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他玩弄权谋股掌之上,安排王凛倒戈张 世豪,进献自己的侄女勾引袓宗入套,摆明 一腔忠心耿耿,打消土匪头子的猜忌,而他 放长线,由王凛搏杀,坐收渔利伺机一网打 尽。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幇≯

    王凛肯舍弃出手大方的张世豪,同四平 八稳很会吊人的关彦庭合作,无非看重他持 有的军政和省委的势力,绝非一个黑帮老大 能支配的保护伞,沈国安一门心思爬中央, 他万万不会趟浑水,相比之下,三足鼎立的 袓宗,揺揺欲坠最势弱。

    关彦庭不亮明筹码,东拉西扯,虚化了 同盟关系,届时功成身退,容易甩开。王凛 做着进攻内地垄断发财的春秋大梦,他岂 知,狼子野心的参谋长目的要过河拆桥,用他

    垫脚。

    不出茅庐定三分天下的诸葛孔明,也不

    过尔尔。

    王凛鼓着腮帮唏嘘,“关参谋长的意思 是?将张世豪捧高,绐他一切便利,待他最不 可一世,策划大招的时候,再拿锤头予以痛 击?〃

    关彦庭笑而不语。

    "张世豪生性多疑,大环境这么敏感,他 行事顺风顺水,当真不打草惊蛇吗?沈良州 招惹他无数次,据我所知,讨到的便宜寥

    寥〇 "

    〃王警处忽略一点。香港是他覆巢之地,

    他自认十拿九稳。西码头反咬沈良州,逼得 他停职,张世豪正值春风得意大刀阔斧,我 部署半年,设置了诸多障碍,供绐他披荆斩 棘,他只会觉得是他的能耐,他自是心安理 得享用。"

    王凛放声大笑,"关参谋长这一招妙不可 言。我委实钦佩您,布局不难,难在步步为 营。"

    关彦庭往炭炉中丟了一块银炭,火势猛 升,烧得噼里啪啦作响,他曈孔映照一簇 光,灼热而猩红,我撂下木板,握着的拳头瑟 瑟发抖。

    王凛不多时走出茶室,他脸上笑意未消 褪,大约谈得非常和谐愉快,他念念有词算 一笔账,人不免把远景想得繁华璀燦,他五 官挤作一团,如同幻想中的盈利近在咫尺。

    他绕过柱子不经意扭头,发现我竟站在 走廊,整个人一愣,惊慌失措开口,〃您” 我竖起一根食指打断,余光窥探隔壁一 群叽叽喳喳的贵妇,她们喝茶闲聊,不曾留 意门外,我点了下头,示意王凛随我到角落 的安全通道,他明显顾虑颇多,在那儿踌躇 半晌,眼见着推辞不掉,才不情不愿跟上 来〇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他顾左右而言他,支支吾吾遮掩,“关太 太,真巧。您来茶楼会友?〃

    我不疾不徐撩拨垂在肩窝的长链耳环,“ 午后太阳毒辣,买杯茶水解渴。路过王警处 的雅间,您在码头与我遥遥一见,算不得相 识,我心情好,顺道同您招呼。〃

    我说得风马牛不相及,他听得云里雾 里,诧异越过窗子看天气,〃三九隆冬,关太太 嫌热?"

    我面无表情注视他,"热无关温度。表里 不一,揺摆不定,落井下石的世态炎凉,人 心不古,让我躁动,惶恐,生怕受殃及。”

    我叹息皱眉,〃王警处是香港政界的红 人,世道艰辛,您是了解的。"

    官场人精一贯耳聪目明,尽管点到为 止,王凛也烂熟于心,他很客气,〃关太太瞧得 起我。混饭吃罢了,保住乌纱帽,不拖累家 人,当官的统统没出息。"

    “乌纱帽戴得瓷实,风吹不跑,钩子摘不 了。否则贪得无厌,兵行险招,怎是王警处 不甘,就保得住呢?〃

    我意味深长的语气,他深知我没闹着玩 儿,堂而皇之搞不了他,挑拨离间的本事尚 有几分,他四下环顾,压低了声音,“关夫 人,官场暗箱操作,哪一省,哪一市,无可厚 非。您折腾我一”他嗤笑,"不是我就无别人吗?一个比一个狠,鹬蚌相争,不狠,没有 生路。您答应,跨过这扇门,我说的每个 字,烟消云散。我不承认,您也没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