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4 (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上前一步,和他拉近距离,"当然遵守 规则。王警处直言不讳。"

    “关参谋长七个月前,初次找我。他来了 一趟香港,这份诚意,我受宠若惊,香港弹 丸之地,繁荣不假,东北的官场形态,自主 的生杀大权,却是我们望尘莫及。我记得那 阵复兴7号刚从云南启程,奔着黑龙江航 线,公检法且一无所知,关参谋长早已掌握。

    他顿了顿,“我原本是张世豪的盟友,奈 何他黑吃黑惯了,道上微词多,有更好的靠 山,我为何不另辟蹊径呢?"

    我楸住重点,"七个月前?"

    那时我和关彦庭并未有多少亲密举动,

    偶有碰面也适可而止,莫非他这盘棋,波及 范围这般之广吗?

    "是。关参谋长的睿智,他来日必有大作 为,我上他的船,是良禽择木。关夫人既然 与他婚配,您不也希望他平步青云,大展宏 图吗?〃

    我没吭声,他道了声告辞,王凛消失 后,我虚伪试探的笑容散得一干二净。棋逢对 手将遇良材,用以形容关彦庭与张世豪实在 妥帖,尤为关键的,两方钳制暗杀彼此的棋 子也十分狡猾,王凛演绎的双面间谍,堪称 世所罕见,蒙骗过了老谋深算的张世豪。

    唯一的不确定,张世豪究竟是否识破。

    我脚尖抵住门,一寸寸敞开,关彦庭坐 在桌后烹茶,壶口蒸腾白雾,直冲房梁,类 似他这个人,时而热情似火,时而阴鸷如云

    他慢条斯理的注水,察觉我的存在,有 那么一两秒的惊愕,随即归于沉寂。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帮 ﹥

    "关太太也在。"

    他还笑得出,"夫妻心有灵犀吗。"

    我直截了当,"刚才那人是谁。"

    关彦庭倒坦率,“你不是认识吗。"

    我三步并作两步,抵达他跟前,俯身撑 住桌沿,"我问你,我听你亲口说。"

    他将茶杯喂到我嘴角,我直勾勾盯着他 无动于衷,他也不罢休,耐着性子举着,片 刻的僵持,我输了,我张嘴喝了一口,〃王凛 是你的人。张世豪挖沈良州的墙角,你捣毁 他的战壕?那么你呢。”

    我情绪激动扯住他衣领,“你许诺我,二 保一,你做到了吗?你要他们全军覆没,关 彦庭,你不信守交易。〃

    他任由我质问发泄,等我稍微平复了,

    他才回应,"二保一,是我们一早达成的协 定。然而那晚关太太,用你柔弱的眼泪,哀求 我一力抚平。你没想过,我会为此遭难吗? 你我的交易,我们谁得到更多。〃

    他嗓音越来越轻,带着无可奈何的苦 涩,“你当我真的只有和女人交易的路可走吗? 所谓的交易,不就是心甘情愿,护你无虞 吗?"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帮 ≧

    我嘶哑的吼叫瞬间梗在喉咙,无声无息。

    他抱着我坐在他腿上,把我鬓角的碎发 别在耳后,“我们都没有经历过瘟疫,一场瘟 疫大规模肆虐,在里面垂死挣扎的患者,几 万,几十万。一夜之间,白骨成山。不缺尸 骸,更不缺求生的人。"

    他指尖支起我下颔,软化了我的防备疑窦,仿佛一尊巨大熔炉,焚烧世人顽固的劣 根与抗拒。

    关彦庭不许我身体一丝一毫的躲避,他 幽深温柔的目光沉浸我眼底,一字一句犹如 下了符咒的魔音,释放着动揺人心的力量,

    来自地狱,紧扼咽喉。

    “瘟疫爆发前,多么强大的慧眼也无法预 料。与其妥协投降瘟疫,不如制造瘟疫。程 霖,东三省从无止步不前的自保,只有退一 步输,进一步蠃的极端。〃

    我麻木望着他,那股陌生,密密麻麻的 侵吞了我,一如我跟随整两年的袓宗,当各 安天涯,我以为自己在做梦,他不像沈良 州,他的残暴,他的冷血,他的心机,可他依 旧是他的模样。

    怪我不够深入他的世界,撕破面具,以 致手足无措,天塌地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