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4 (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昨晚我问你,你会不会有朝一日,重蹈 良州的覆辙。"我充满孩子气的执抛,"会 吗〇 ”

    "我不敢百分百保证,漫长的岁月我一成 不变。但我可以向你承诺,我戕害任何人, 绝不伤害你。一生至死都不会。〃-

    生。

    这个词藻华丽诱人,波澜壮烈,它曾蛊 惑我,也曾令我畏惧,迷茫,彷徨,惆怅。

    他抚摸着我眉尾的红痣,"当初没有得 到,不代表永远不能。你难道不渴求长久安稳 的生活吗。w

    他掌心包裹住我脸颊,疯狂蔓延的温度 烫了我眼睛,"那你得到什么。〃

    他斩钉截铁说,“谁也无法动揺我的位 置,谁也不能议论阻止我娶喜欢的女人。后半生我能俯瞰所有,不必为一点风吹草动,焦 虑不安。没有任何人愿做赔本的买卖,收获 的东西,一定比付出的代价更值得。"

    他吻我的额头,钢铁般坚硬炙热的手臂 牢牢禁锢我腰间,“程霖,坚定不移熬过当 下,我们会拥有很幸福的未来。"

    我呆滞的目光穿梭他滋长胡茬的脸,既 不可置信,又满怀期待,〃是吗?"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他含笑说是,只要你相信我。

    "你想和我过一辈子吗。"

    从我破门而入,关彦庭便始终平和死寂 的面孔,总算有了一丝皲裂,他毫不迟疑, 似是答案百转千回,就在他心尖舌根盘旋,‘ 我想。〃

    我不依不饶,死死地抓住这棵美好的稻 草,"你不嫌弃我吗。"

    他骂我傻,嫌弃根本不会有之后的种种他把我脑袋按向他胸口,残存的理性警 告我,关彦庭在腐蚀我的心智,麻痹我的不 安,溃散我对张世豪的旧情和怜個,打磨我 的野性,仅仅是旧情怜個,就能让关彦庭苦 心孤诣断定的死局,遭我荼毒摧毁,置之死 地而后生,使张世豪的逆境柳暗花明死灰复 燃。

    张猛不一会儿来茶室请关彦庭回军区, 省纪检委取证文晟方的供词,需要他开一纸 证明。

    我在他怀中昏昏沉沉险些睡着,我抬头 问他文晟作谁的供词。

    他拿起挂在椅背的军装,“沈良州。文家 是亲家,他停职,涉及走私生意,流程繁琐些

    沈文两家,不至于闹掰,袓宗和文娴格外冷淡,情分微薄,利益苟合深刻,文晟鲁 莽冒失,文德不蠢,这节骨眼供词势必对袓 宗有利。

    省纪检委到底不敢过于得罪土皇帝,为 袓宗留出不少退路。若非走私人赃并获证据 确凿,上面不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闹得流 言四起怨声载道,袓宗其实连停职都不会。

    官场资本运作,远胜过商场的黑暗。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我送关彦庭乘电梯,两堵门合拢的霎 那,这一层楼尽头的天窗,洒入几滴融化的雪 水,像丝丝缕缕的雨,有松针的气息,我恍 惚意识到,冬末了。只是哈尔滨萧瑟的朔 风,刮个不停。

    我伸出手,接住倾斜的雨丝,它湮没于 我交错纵横的掌纹,我立在原地失神良久, 雅间的门内悄无声息迈出一个女人,她扶着墙仔细辨认,略带不可思议,"关太太?"

    我骤然醒悟,仓促别开头,抹掉唇边流 淌的泪珠,“邹太太,您怎出来了。”

    邹太太何其精明,官场老油条邹明志敢 派她同臭名昭著满腹蛇蝎的我谈判,没两把 审时度势的刷子,鬼都不信。

    她瞥了一眼与电梯相反方向的卫生间,“ 您要离开?〃

    我故作稀松平常一件小事,端庄大方迎 上前,扯谎说打了通电话,闹了点矛盾,是 我误解他。

    我欲盖弥彰的戏码,转圜得不着痕迹, 邹太太当即听信了,她松了口气,握住我汗 涔涔的细腕,“关首长的口碑,不论情场官 场,皆是一顶一出挑。我说句外人不中听的, 您千万不要因小失大,身在福中不知福。绐 虎视眈眈的狐狸精缝隙可钻。"

    我心不在焉敷衍她,"邹太太劳力了,我 晓得。〃

     西子说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作品,因为小说是每天更 新,一天写6000字需要消耗我10个小时的时 间,很不容易,大家催更的心情我理解,但 也请多多支持我!等不要急的朋友,可以去追^書^帮看我的其他几部作品;《盛宴》,一样精彩, 百万字完本精品作品,绝对好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