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5张婚书(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95—张婚书

    邹太太看我心事重重的模样,她猜中我 和关彦庭产生了嫌隙,她有求于我的节骨 眼,我们夫妻不睦,间接损失了她恳求的分 量,她戴着翡翠戒指的手包裹住我纤细的三根 手指,“关太太,没有什么比安稳长久的婚姻 更值得女人维护争取,不惜代价。其他的, 我们都该学会装傻,哪能万事如意呢。糊涂 是福。〃

    我恍惚的神情一愣,略呆滞的注视她,“ 是吗?M

    她说令人艳羡的感情,不如令人艳羡的 归宿。

    我反问她,1青爱与生活,您如何选择。

    她像是听了多么有趣的笑话,止不住耸 动肩膀,"我一把年纪,当然要后者,即便我年轻时,情爱也是锦上添花,情爱并非生活 的必须,你可知多少权贵之间,是相看生厌 的。关太太这么多年尔虞我诈,是为情爱奔 波,还是富足的生活呢?〃

    「^追^」

    「^書^」

    「^帮^」

    「^首~」

    「^发~」

    她问得我哑口无言,像被汲取了三魂七 魄,只余一副干瘪空荡的躯壳。

    世人眼中,我本放荡蛇蝎,怎么变了 呢。

    为情爱这莫须有的荒唐东西,唯唯诺 诺,心力交瘁。

    遇到张世豪后,我难以控制叛离轨道, 距离最初贪婪钱权交易的自己,愈发遥远。

    面目全非的程霖,揺摆不定的程霖,总 要握住一样,不能满盘皆输。

    我深吸一口气,"多谢邹太太指点迷津。

    她推开包厢门,其他几名夫人都已散 席,几盏冷却的杯子放置托盘内,颇有人走茶

    凉的萧瑟感。

    "外界的传言,我一直不信。关太太是聪 明女子,出身寒微,更懂世故冷漠,尊贵身 份与风花雪月,本就是冲突的。您嫁关参谋 长,若贪图后者,岂非选错依靠。女人想要 无硝烟的安稳,必为之计长远。该舍则舍, 何苦自讨苦吃。"

    她拿起锡箔片扑灭了垂死挣扎的炭火,〃 关太太的位置,无数达官显贵名门千金,削 尖了脑袋想要得到,您稍有不慎,半点动揺 犹豫,便失之交臂,这世上何来百分百的尘 埃落定呢。〃

    邹太太像是别有深意在鞭策我,不要得 陇望蜀,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本小说追书帮首发,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http://m.zhuishubang.com/

    我撩开遮掩住眼睑的长发,"您知道许多她不以为意,语气瀟洒随性,“关太太红 尘中人,躲不开儿女情长。传言虚虚实实,

    我只当儿戏。"

    她打了个响指,吩咐侍者换一壶新茶, 新鲜的特级龙井,雨前落了露珠的嫩芯,夹 杂着西湖的芬芳,在壶口肆意浮荡,惹人怜

    爱。

    她挑拣着竹筐内四四方方的银炭,"不瞒 关太太,早几天听说,您跟了皇城会所的张 老板,我震惊得很,沈检察长的家世背景, 断断不是风流浪子张老板所能匹敌,外界传 您玲珑聪慧,交际场上九曲回肠,是一副精 明的好手,这个抉择实在大错特错。〃

    我苦涩强颜,饮着烫嘴的茶水,“让您见 笑了。〃

    "关太太命好,总有最出挑的男人供您徘徊,只是咱们女子的价值,是经不起消耗 的。您既然顶了这名衔,有始有终才是智者。 您也清楚,再无胆大包天的男人,敢回应您 的青睐了。〃

    我莫名觉得好笑,指甲盖挑起一片墨绿 色茶叶,弹出半尺,沉入旺盛的炉火,化为 灰烬,“我也有犯傻的时候。”

    她娓娓道了句,〃不晚。”

    对面的长街风声鹤唳,半开的窗柩下吊 着一只金丝笼,笼里卧着一对画眉鸟,叫声 缠绵悱恻,清亮婉转,我起身寻摸到一杆竹 竿,头儿往里面戳了戳,画眉扑棱着翅膀, 嘶鸣得好听极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