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5张婚书(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和关彦庭虽然铸造了一帘隔阂,一时 半会儿揭不幵,抹不掉,但当下的局势我心 知肚明,务必完成的任务,不会消极懈怠。

    我收敛情绪,笑眯眯拨弄画眉长长的 喙,“听彦庭无意提及,省委秘书会到了换届改 选的时日。"

    邹太太急忙说有的,正是为这事叨扰关

    JkJk〇

    画眉被我逗得恼怒了,尖锐的爪子抠住 我食指,狠狠一刮,单薄的肉丝破绽出一道 裂纹,疼得我脸色煞白,手里的竹竿也应声

    坠地。

    邹太太吓得不轻,她本能要冲过来查看 我的伤势,我下意识攥拳,掩饰住伤口,"不 碍事,小伤,畜生而已,能有多大的道行。〃

    我活动着筋骨嗤笑,"邹太太别瞧这是血 光之灾,当它不吉利,柳暗花明,也是这个 理儿。仕途风云,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谁不 是一路见血,一路挨刀,一路高升的。

    邹太太动作一滞,她弯腰定在那儿,默 不作声打量着我。

    “邹秘书长是省委的老功臣了,彦庭粗略 和我讲过,政法大学毕业后,进驻哈尔滨市 委,任职市长秘书,之后业绩出众调任省 委,贴身伺候沈书记十几年,劳苦功高,毕生 无大过。〃

    邹太太触景生情,她红了眼眶,"老邹鞠 躬尽瘁,如今省委班子却要废掉他,他还不 满五十五岁,他已经连续食不下咽,活脱脱 痩了一圈。〃

    她殷切满满看着我,"如果不是当真走投 无路,也不敢麻烦关参谋长和夫人出面。”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帮 ﹥

    我摘下金丝笼,撂在宽大的延伸入室内 的木头窗台上,转身重新坐回茶桌,慢悠悠 吃了块糕点,拿餐巾拭净嘴角沾染的碎屑,“ 彦庭惜才,他也是从郁郁不得志的时代熬出头的。邹秘书长处境他感同身受,空有雄心 无处施展,确实恼人。彦庭的意思,在省委 班子帮忙铺垫,保住邹秘书长的职务,好歹 也要再任一届嘛,他们真当外交人才是大街 _捞_堆吗?〃

    邹太太察觉我吐口了,顿时喜不自胜, 我不等她道谢,硬生生阻截了她,〃您也明 白,仕途非黑即白,彦庭为邹秘书长搏利益, 省委自然把他们归为一队,他担了结交党羽 的骂名,总该落下些实际,才算不亏。对 吗?〃

    我拍着额头,一脸苦不堪言,"人为财死 鸟为食亡,邹秘书长也得拿出点诚意,他的 地位不是那么好保的,省委多半要他下台, 彦庭一力抵抗,这不是得罪人的差事吗?"

    我巧舌如簧,八方玲珑,将邹太太掐得 面面俱到,她起先应付得来,而后愈发吃力这回轮到我添加茶水递邹太太,她接过的 同时有些颤栗,似乎作巨大的心理斗争,她 无比清楚,一旦默认我的饵,邹明志转变阵 营,他将从此受制关彦庭,关彦庭不倒则 已,与沈国安的政治战役败北,土皇帝能捏死 部家一族。

    她踌躇不决的功夫,我趁热打铁,"邹太 太助我排忧解难,我也绐您指条明路。自古 忠臣良将,必投靠圣明之君。昏庸无道的帝 王,钱财满仓,国库丰盈,取之不尽用之不 竭,也只三五年光景,卧薪尝胆的圣主,才 是细水长流的大智全盛。邹太太不认为,邹 秘书长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吗。"

    我机敏观察门口,缝隙没有人影晃动停 留,我才说下去,"沈书记声誉不妙,腐败抑 或清廉,你我了然于心。多行不义必自毙,

    彦庭得中央赏识,他备受器重的日子,还在后头,站错阵营,自毁前程。"

    邹太太卡着杯口的手青筋迭起,她颠簸 了好半晌,结结巴巴的咬牙,“我懂得,关太 太,烦请您转达,老邹答应。"

    我笑容一刹那遍布全脸,以茶代酒和她 碰了两下,"邹秘书长不会后悔他贤淑圣明的 夫人替他做的决定。"

    免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http://www.zhuishubang.com/

    我和邹太太饮干一壶龙井,凑巧她的司 机来接,我们茶楼门口分别,道旁泥泞的水 洼浸没了行人的脚,我卷起裤腿,小心翼翼 淌下台阶,还未走出几步,头顶忽然罩了一 把伞,挡去了风雪。

    我一怔,张猛与我相距半米唤了句夫 人。

    我直起腰,他肩膀铺满不曾融化的雪 末,“他把你留下了?"

    张猛侧身让出一条空隙,指着路边停泊的军用吉普,“关首长出来,天色正阴沉,雨 越下越寒,他担忧您受凉,等了您半小时。 电话通知了军区政治处主任,放行省纪检委 小组问询文团长。〃

    我十分错愕,关彦庭竟然没离开,他借 着纪检委调查的大好良机,对文晟落井下石 完全十拿九稳,他躲在暗处,怎会有所收获

    呢。

    我夺过张猛手里的雨伞,匆匆忙忙奔向 雨中,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他膝盖堆积了厚厚一摞军区的文件资 料,视线有条不紊浏览批示,忙碌得不可幵 交,我到嘴边的话,又一时不忍咽了下去,心 口蹿过一股温热的暖流,鬼使神差的抬手, 擦了擦他额头汗渍,“担忧我什么,关先生也 开始矫情了。我一个大活人,还能被雨困住 不成?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