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7(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嗅了嗅味道,含在口中吮吸,“香甜诱 人。尝不够怎么办。用什么方法,据为己有 呢。"

    那时,我恨透了张世豪,世上怎会有这 样令人憎恶的混账,不识趣,不知羞,勾引 轻薄有主儿的情妇,丧尽廉耻和天良。

    后来我在百般躲避他的侮辱与愤怒中,

    如梦初醒,脱胎换骨。

    脱了清高的胚胎,换了风月浪荡的骨。

    毒人者,反被毒之。

    我是权贵的毒,张世豪是我的毒。

    冤冤相报,总以另一种方式,降临在头 上。

    “关太太?"坐在第三排左后方的中年贵 妇一连呼唤我几声,我失魂落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直到随侍的经理弯腰提醒我,我 才回神扭头看她,十分歉意说,"您叫我?"

    她捏着一块雪白的桂花糕点,"有一折子 戏不懂,听闻关参谋长喜好读史书,关太太 耳濡目染,一定差不了哪里,烦请您替我指 明一二。"

    我正想出言拒绝,她先下手为强,麻利 赶在了我前头,"步步娇的一句,没揣菱花偷 人半面,古代的妓女也和现代三大头牌一 样,迷恋偷人吗?这不是违背妇德,遭人嫌弃 的吗?您说,钱将军一世英名,半生清誉, 就这么毁在妓女手里,岂非可惜?〃

    我默不作声盯着她,她视若无睹,和左 侧的短发太太聊得酣畅,“名门望族的闺秀, 与不入流的烟花之地女子,高下立判,有了 对比,自然就拎得清谁值得宝贝了。张老板 这一回,十有八九和冯书记的千金能成。”

    短发太太故意难为,绐我下马威,损我 的颜面,她阴阳怪气说,"人家是正儿八经黄 花大闺女,碰一下臊得不行,虽说差点骚 味,可流骚水儿的还是男人调教出来的呢!换 作是你,你稀罕磨烂了皮的几手货吗?" 旁边的夫人们胆子小,垂头喝茶不搭 腔,赔着比哭还丑陋的笑,我端起瓷杯,抚摸 着金丝线描摹的龙凤花纹,"冯小姐是不错。

    "您也觉得?"

    我挑眉不置可否,"比只会搓麻奚落、逛 鸭子馆的中老年妇女强多了。冯小姐不长黄 褐斑,只长让男人疼爱的肉,爱美之心皆有 之,换作你们的先生,不也乐意要她吗?〃 她们一愣,大眼瞪小眼梗着脖子挨噎, 轮到我不肯善罢甘休了,我故作无辜状,"难 道不是吗? 

    东北的名流权贵,谁都晓得程霖是男人 睡出来的尊贵,扶揺直上,竟然一举夺下了 参谋长正室的宝座,她们有多么钦佩,就有

    多么嫌恶。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逮着机会辱骂一通,憋着的气儿都顺畅 了。

    自始至终看戏的张世豪从瓷盘内拾起一 枚干栗,置于燃烧过半的烛火尖,他仿佛感 觉不到烫,白皙的指腹炙烤得绯红仍不退 缩,半晌后干栗壳烧得破碎,鲜黄的肉破壳而 出,他笑说火中取栗素来是伤敌一千,自损 八百。

    冯书记晃动着杯口浮荡的叶末,轻轻吹 拂,“世豪,你现在伤敌两千,也损失不了多 少。,,

    他拍打张世豪肩膀,"何況有我在,我这 个职位,绝不是空架子。”他意味深长的腔调“灵桥爱慕你多年,我唯此一女,千般不 舍,万般顾虑,也得依着她。〃

    冯书记挑明了企图,要他一句承诺,后 者不急不缓,直接岔开了,“冯书记和经管 局,省财政厅来往密切,东北这几年上市的公 司非常多,尤其是黑龙江和吉林,因为我与 林柏详的缘故,黑道生意兴隆,赌场酒吧挂 牌不在少数,稍有不慎,淘汰亏损是必然 的。,,

    冯书记打算和他敲定女儿的事,张世豪 兴致缺缺,开口便索取筹码,"皇城会所,我 准备做三轮融资。"

    “你的会所一年几个亿流水,是有的吧?

    张世豪捻着表盘沾染的混沌哈气,"我喜 欢做垄断的生意,操纵大盘。"他末了补充,

    〃男人立业成家,我一介亡命之徒,拿不出让冯小姐后半生无忧的保障。冯书记肯嫁,我 不会娶。〃

    “你知道的。灵桥不介意这些。〃冯书记 眉头蹙起又舒展,他沉吟良久,"你需要我做 什么。"

    "很简单,每股四十三元,第一轮三千, 后两轮每一轮增一倍,我要求整个市场份额 百分之六十在我手里,我不加注,即便挤得 没有退路,一元不降。那么其他公司只能在 报价和发行量逊色这场竞争。冯书记不妨与 财政厅通个气,林柏祥的浦龙赌坊年底融资 了一亿三千万。辽宁老仇的亨京赌场是九千 万。东三省的涉赌行业我只剩百分之三十,

    务必从皇城找回主动权。公检法前段时候逼 得狠,黑道的趁机打压,养兵马蓄锐,云南 已经没我立足之地了。"

    冯书记不可置信,"你被排挤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