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8我毕生遗憾不过一个你(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98我毕生遗憾不过一个你

    女人不疾不徐从衣服里抻出一块雪白的 绸缎面纱,罩在上半副脸,才缓缓转向我。

    我透过朦胧的锦丝,分辨不清她样貌, 我想不起自己见过她,甚至未曾有一面之 缘,她却了解我,这种被暗中掌控的滋味,非 常可怕。

    “你是什么人。"

    我太渴求揭开她身份之谜,一睹真容, 究竟是谁有这般强悍的能力,在东北王不见 王的漩涡中,神不知鬼不觉玩转阴谋。

    她递绐我一支狭长的女士香烟,我无比 防备打量那支烟的形状和包装,迟疑接过。 她按压打火机,蹿升的炙热火苗横亘在我和 她的面孔,她五官轮廓很清秀,年岁三十五 至四十五。

    "黑龙江的女大佬,恕我孤陋寡闻。"

    她没理会我的试探,更不忙奔主题,而 是问我烟的滋味怎样,抽得惯吗。

    "烟滋味再好,我也犯不着大肆周折吸你 这一根。"

    【免-费】 【首-发】 【-追-】 【-書-】 【-帮-】 http://www.zhuishubang.com/

    她拍掌称赞,“程小姐幽默,同样,我铤 而走险靠近你,也不是单纯送你过烟瘾。”

    她称呼我原来的名衔,十拿九稳黑道中 人,白道的全部喊我关太太。

    我倚着墙壁,“你窥伺关彦庭的行踪。"

    "不止他,还有很多,只是你不感兴趣, 也无关你。〃

    我睥睨一截欲落的灰烬,"他和金三角的 老Q有来往,你怎知晓的。"

    “Q爷在内地有脉络,我是一条支脉。三 个月前交易三百公斤冰片,他初次踏入内 地,看似落荒而逃,但他埋了许多雷线,他唯有舍弃一桩,安抚条子,才能达成更深层次 的筹谋。张世豪用他垫脚,他也做了 Q爷的 垫脚石。”

    我的问题表面不经意,实则暗藏刀枪, 她敬老Q—声爷,显而易见,她的咖位低于 老Q,应该与九姑娘平级,这号人物东三省 闻所未闻,女老大在道上很吃香,生意自动 找上门,休想隐藏,想必她是外省入侵,敌 对张世豪,敌对所有黑白两道的权贵。

    东北局势越来越恶化,张世豪和关彦庭 皆是内忧外患,夹缝求生,棘手的关键点不 同罢了。

    “你目的。"

    她低低闷笑,"程小姐有法子助我一臂之 力吗?"

    我不屑喷出一 口烟雾,"姑娘无欲无求, 难道是日行一善,告密图积德吗?

    “程小姐无需出马做什么,该你了解的内 幕,就当我做善事了。〃

    她面朝天窗,朔风飒飒,烟灰迷了眼。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幇 ←

    "复兴号是一粧政治背景的阴谋。有一支 特种兵和一只野战作战虎狼队,攻占了西双 版纳,缅甸边境的制毒工厂,Q爷的地盘险 遭屠杀和沦陷。而对方的来头,黑龙江省总 军区特级作战部队。张世豪企图复兴7号一 举称霸,他的狼子野心数年前在河北时昭然 若揭,京城脚下,官场的风声,哪有不泄露 呢?张世豪得到了短暂至高无上的权势,无 往不胜的荣光,他是黑道的王,也是白道最 阴险奸诈的某位高官的枪靶。这一点,他自 己未矢口。’’

    女人每讲一句,我心脏便多沉入污泥半 寸,挣扎不出,逃脱不掉。像淹没在漫无边际的海洋,浩瀚奔涌的江浪,一块巨石堵塞 了咽喉,闷钝而临近死神。

    我伸出发颤的手指,夹紧那支崭新的粗 了一圈的香烟,〃火。"

    我重新点燃烟头,沉默吸食,面前浓稠 的雾累积得混沌不堪,"你想暗示我什么。过 程铺垫这么久,不妨说结果。W

    她这一回斩钉截铁,直截了当,“关彦庭 意欲铲除张世豪,借沈良州之手扳倒沈国 安。谁先谁后,我猜不中,不过最终蠃家,必 是你丈夫,张世豪没有活路。”

    滚烫的火苗灼烧了指腹,刮破一点皮 儿,烟顺势脱落,拦腰折断,碎成了两截。 我不敢听,我一字也不敢听了。

    我声音染着哽咽,“沈良州和沈国安是父 子,姑娘,你打听明白了,再卖我消息。” 我丟掉烟头,脚掌狠狠撵灭,原路返回

    她在我背后气定神闲说,“你怕什么呢。硝 烟胜负,成王败寇,这是社会夺权的规则, 甘愿跳坑里博弈的,都要遵守规则。Q爷欣 赏程小姐的深谋远虑,高瞻远瞩。你能在最 怡当的关头,做出最正确的抉择,程小姐其 实,是相当厉害的可塑之才。〃

    我目光飘忽注视着大理石墙板倒映的她 面容,我冷冷一笑,"高夸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