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8我毕生遗憾不过一个你(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不记得自己如何走出那座四面楚歌的 囚牢,当我回过神,喧哗的戏台曲终人散, 侍者守在出口送宾,我戛然止步,随着汹涌 的人潮直奔流流光溢彩的大门。

    我意兴阑珊同推辞不开的熟人道别,一 名自称是关彦庭故友的陌生男人拦住了我去 路,〃关太太,年初我出差外省,前几日刚在 京城述职回归,与关参谋长许久没碰面。格 外记挂他,他腰椎不好,我常居大理的朋友寄了一箱特效药,改日您方便,请您捎绐 他。"

    他生怕我误会,拒绝他的美意,不间隔 解释说,"关参谋长吃过几次,效果尚可,你 和他提,他会接受。"

    我一愣,不经大脑脱口而出,"他腰椎不 好?〃

    我问完顿时领悟自己失言了,丈夫的健 康作为妻子一无所知,传出去实在难堪,我 笑着打圆场,“蒋处长尽管放心,话我带到就

    曰 »

    疋。

    他抱拳作揖,"有劳关太太。"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我跨下台阶,十五米的红毯尽头,停泊 着十几辆款式迥异的豪车,我来来回回搜 寻,未发现等候我的军用吉普,张猛也无影无 踪,我正要掏手机联络他,角落处一束强光 忽然朝我照射而来,我敏捷撑开掌心盖住眼皮,越过缝隙观望,一辆银白色的宾利驶出 停车场,光线一团模糊,瞧不真切车内的 人,但隐隐知道是谁。

    司机故意晃了我。

    我面无表情垂下手臂,四枚轮胎恍若离 弦之箭,急速飞驰,当我以为他要撞飞我, 宾利悄无声息停在我咫尺之遥。

    我盯着漆黑一片的车厢,仅仅一两分 钟,又发动引擎把我甩在原地。

    我怔了半晌,继续四面八方漫无目的游 荡着,走了一段路程,直觉感应宾利卷土重 来,它停在路中央,三五米的空档,车门推 开迈下一个男子。

    我看到他的脸,提着裙摆疯了似的往相 反的街口奔跑,我还没跑多远,踩轧住一条 红绿灯的警戒线,耳畔倏而一阵急刹车的刺 响,车灯逼得我退无可退,仰倒在车头,鼻尖是汽油挥发的味道,我双腿打颤,抱膝躲 避着刺目的白光,这辆险些发生事故的警 车,标识省军区的牌照,坚硬的防弹铁皮和我 头颅只剩几厘米空隙,倘若刚才速度再稍微 快些,此时的我一定身首异处。

    片刻的死寂,那辆车终于有了动静,是 一位司机模样的中年男子,蹲在我跟前焦急 问,〃小姐,您受伤了吗?"

    紧接着后座又下来一名穿着军装的男 人,嗓音似曾相识,他立在黯淡的阴影里,〃老 李,碰瓷的是女人。〃

    我肩膀一抖,皱眉反驳,"我不需要碰 瓷,是我的错,我不赖账。"

    蹲着的司机直起腰汇报了句,“文团长,

    好像是关参谋长的新夫人。"

    文团长三字,震惊得我瞬间抬头,文晟 也明显猝不及防,我们四目相视,他下巴的肌肉细微抽搐,"是你?"

    →免←

    →费←

    →首←

    →发←

    →追←

    →书←

    →帮←

    网-址:【w】【w】【w】.zhui shu bang.【c】【o】【m】

    他居高临下俯视我良久,竟没有冷嘲热 讽嗤之以鼻,反而弯腰朝我摊平右手,"去医 院吗?〃

    天下果真没有永恒的仇敌,袓宗不再包 养我,我也威胁不了文娴,连他都对我仁慈 和善不少。

    我记仇,视若无睹自顾自爬着,"没大 碍,不耽搁文团长视察。"

    我好不容易站稳,后方凑巧传来张世豪 含笑的声音,“文团长,赴宴迟了,堵这里潇 洒吗。"

    文晟掸了掸左胸镶嵌在军装的勋章,“冯 书记送张老板的一番心意,巴结的绿叶不 缺,我懒理热闹。"

    张世豪视线定格我身上,语气半真半 假,"关参谋长委托我照料独自出席的关太太。

    奈何她对我偏见颇深,话不投机,不听话跑 了。〃

    “关彦庭托你照料?"

    张世豪把玩扳指,胡言乱语编得麻溜," 算是。〃

    文晟意味深长瞥向我,“那不打扰了。〃

    张世豪似笑非笑和他点头,"告辞。”

    司机拉开车门,吉普和我擦肩而过,等 车彻底拐出主干道,张世豪二话不说,一把 将我扣在他怀中。

    我大吼大叫骂他,可惜男人女人体力的 悬殊,张世豪几乎不受影响,倒是我闹了一 通累得虚脱,他不费力扛着我扔进了车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