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9(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瞥了墙壁的挂钟,十一点四十九分,

    他特意等我归。

    我踌躇站定,关彦庭擦拭着胸口流淌的 水珠,〃去了很久。〃

    张世豪绑架我上车,张猛虽非亲眼所 见,春月楼的监控必然也验证了他的猜测,他 百分百会告诉他主子,这便是我未曾提醒他 小事化无守口如瓶的原由。

    张世豪与祖宗,是我不可触碰的禁忌。

    眼神交错都惹麻烦,何況独处。

    男人顾大局,会放任妻子与旧爱同场, 却斤斤计较如何把握分寸,关彦庭不恋风 月,但食世间烟火,占有欲作崇的劣根性,不 可能全然没有。

    我索性坦白交代,免得他怀疑我欲盖弥 彰,心里有鬼。

    “游园惊梦唱得久,听入迷了。"

    他动作倏而一滞,蹙起眉团,"不是空城 计吗。怎么换了这出戏。"

    我脱掉大衣,挂在衣柜内,翻出一条睡 裙搭在臂弯,往浴室挪,“冯书记投其所好张 世豪,替女儿讨他做女婿,不是满城尽知的 事吗。他点了游园惊梦,自然我们跟着瞧什 么。,,

    关彦庭扔掉毛巾不疾不徐系好睡袍的束 带,"有趣吗。"

    我推幵磨砂门,语气惊讶问,“你不知 道?w

    名流权贵多少感兴趣戏文,应酬席上美 色和酒,戏曲与麻将一贯是四大金刚,打算 拿下生意,拉拢盟友,逃不了这四者其一。

    关彦庭下了练兵场,喜好琴棋书画,生活非常斯文风雅,昆剧国粹的皮毛,他一知 半解。

    他半卧在床中央,抄起一本宋词,漫不 经心品读着,"几年前在戏院,听了半折,印

    象不深刻。"

    我唉声叹气,"游园惊梦第三阙扮演蓝田 玉姘头的参谋郑彦青,和你撞名字了呢。"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m.zhuishubang.com/

    他不急不恼,眼窝荡漾浓郁的笑意,"我 不也是你的姘头吗。”他指节敲点着胯骨,隐 隐约约窥伺内裤里一团郁葱茂密的毛发,关 彦庭的体毛很重,但干净不凌乱,非常具有 雄性魅力,我想起初次来他房间,在角落捡 到的一根毛,扑哧笑出来。

    他一本正经又饶有兴致回忆,"关太太尚 且是沈良州的女人时,便幵始和我不清不 楚,仔细算算,也纠缠了一年。"

    我莞尔,"关先生不嫌弃,我该感恩戴德呢〇 "

    他目光灼灼,“我的性子,蛰伏,捕猎, 据为己有。〃

    我拍手称快,"你成功了。〃

    他傭懒点头,"关太太是我平生伏击,最 值得珍藏的猎物。"

    我收敛了表情,反手锁住门扉,熄灭了 镜灯,天窗月色溶溶,奶白的光晕刚好渗入 一缕亮,我飞快洗干净自己,穿了睡裙走出 浴室,卧房台灯调得无比昏黄,窗子支幵一 半,料峭春寒浮荡白纱,时而刮向低空,时 而垂摆在地面,像妖娆多情的舞姬。

    我摆弄浴巾摩挲着发梢潮湿的根部,"林 业局的江局长,宴会散席后找到我,他准备 了 一箱治疗腰椎的敷药,这几天送你。"

    我借着灯火打量他,“你有旧伤?"

    关彦庭眉目遮掩着一片虚无黯淡的剪影

    "不严重。〃

    "没听你提过。"

    他反问你关心吗。

    我倒是哑口无言了。

    我确实未履行作为妻子的义务,无论是 生活的柔情似水,抑或床笫交欢,这场起始 于交易的婚姻,名分尊荣也好,自由也罢,

    关彦庭绐予我的,远胜过我绐他的诚意。

    他合拢书本,逆光凝视我,低沉问,"嘴 怎么了。"

    我下意识捂住,也是这个本能躲藏的动 作,关彦庭眯了眯眼,“关太太是否想辩驳, 你自己咬的。〃

    和老谋深算的高官打交道,最忌讳耍小 聪明,斗不过他们的。

    我不露声色趴在距离他咫尺之遥的床 尾,臀高高撅着,架起一座凹凸有致的桥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