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9(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托腮媚眼如丝,〃正是呢。"

    他挑眉,"你书写一份答案时,务必考虑 怎样把它修饰得无懈可击。w

    我吮吸着唇瓣,发出滋滋的水溃响,“吃 素吃得厌烦了,馋肉,关先生的荤腥,害我 咬破了 一个小口。〃

    他似笑非笑,"是吗。W

    我眼眸秋波似黛,脉脉含情,直勾勾蛊 惑他,在漫长火辣的暖味对视中,我扯掉了 紧贴的胸罩,肆无忌惮的丟在他脸上。

    关彦庭沉默拾起,放在鼻下嗅,眼神不 加掩饰搜刮侵略我的肉体,恨不得一剑剑凌 迟我的春色。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幇≯

    我仿佛一条破茧的虫,蠕动着,蜷缩 着,盘旋着,顺他的脚踝,攀爬至腰腹,严丝 合缝的重叠,我搂住他脖子,在下颔处吻了 吻,又直线般烙印他的咽喉,那是男人最敏感部位,他脊骨情不自禁轻颤,按着我后脑 勺迫使我吐出他喉结,冰凉的无名指沿着我 腿部曲线移到屁股,声音含着情欲初生的嘶 哑,“关太太调皮,很不乖哦。"

    我半点不安分埋在他急促起伏的怀里, 舌尖放肆挑逗他的锁骨和胸肋,关彦庭受不 住我引诱,他男欢女爱的经验空白,而我是 行家,我稍加运用,他就溃不成军。

    他包裹着我耳朵的气息愈发紊乱,双手 打横抱起我,极尽野蛮甩在了床铺。

    他瞬间倾覆而下,我拽住他衣襟猛然收 紧,他啃咬了一阵,无休无止的折磨犹如烈 火炙烤,他看了一眼我的反应,剥掉了披在 肩膀松松垮垮的睡裙。

    这场情事,更像不甘示弱的厮杀,他在 占有掌控,我在死守底线的基础拼命试探, 我们都没有全情投入,我一次次埋下去,他一次次阻止我,强横的企图贯穿,可他不是 身经百战的张世豪,也不是玩遍花样的袓 宗,他无法一边攻占我,一边招架我的口,全 部喷在了我腔壁,有三分之一的量糊满了下 半张脸,浓稠的粘液堵塞了鼻孔,我被呛得 干呕咳嗽,整个人伏在他腿间苟延残喘,他 缓了许久,汗吞没了他壁垒分明的肌肉,释 放的快感把一切猜忌和博弈打碎,他灼热的 体温才恢复正常,指尖挑起我面庞,闷笑 说,"关太太这张小嘴,我欲罢不能。"

    【全-网】 【更-新】 【最-快】 【追】 【书】 【幚】 http://www.zhuishubang.com/

    他掰着我的腮,左右观望,赏心悦目的 容色令他平息的欲火二度翻涌,此时的他并 非执掌大权英姿潇洒的关彦庭,只是千千万 万堕入温柔乡拔不出的风月英雄,"关太太让 我爽了,我也该回报你。"

    他利落翻身,将我压住,我食指竖在他 唇缝,仰面看着他,“我累了,关先生想取悦我,不妨答应我两件事。”

    他一言不发望进我曈孔,我未掩藏自己 流露的奸诈和心计,"其一,任何事,关先生 不能欺瞒我。其二,我做的事,无伤大雅, 没有背叛你,你也不能怪罪我。"

    我屈膝抵着他小腹,似有若无的摩擦, 天真无邪如一只狡黠的猫儿,“那关先生欺瞒 我了吗?〃

    他默不作声半晌,在我额头深吻,终结 了今晚的激情,"没有。〃

    我心口顿时一沉。

    到这份儿上,关彦庭依然不肯揭开他的 筹谋,坦诚计划,显然,他把我排除在这件 风波之外,两分护我不染脏,八分是防备。

    防备我临门一脚,搞垮全盘。

    由此可见,女人的话是真的。

    关彦庭是幕后最大、最高明的黑手。 这一夜,我睡得极不踏实。

    浮浮沉沉,在半梦半醒中,恍若经历了 所有未可知的灾难波澜,胜败生死。

    我睁开眼时,关彦庭已经不在床上。

     西子说——

    明晚字数多,解开一个伏笔。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