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0(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寻遍浴室餐厅,皆不见关彦庭的踪 影,倒是书房的门被穿堂风吹得揺揺晃晃,我 瞥了一眼楼下,厨房挂着的竹筐不翼而飞,

    约摸保姆出门了,我脱掉鞋子,赤脚逼近那 堵墙。

    这栋宅子是关彦庭对外公布的私宅,毗 邻军区大院,半小时路程,另一处藏得极深 的屋子在哈尔滨市区最繁华地段,环人工 湖,造价不菲,户主不是他。

    接触他之前,信以为真官场有清廉之 士,如今大彻大悟,唬老百姓的罢了,官场这 种三教九流,污泥滋长的场所,爬到金字塔 尖的大人物,即便声称穷得叮当响,千百万 的资产也掏得出。

    他书房暗格垂着的一幅画,价值不逊色 袓宗的珍宝。

    关彦庭有条不紊批示堆积如山的文件,

    张猛和他隔了一张书桌,穿着米白的便装, 风尘仆仆的沧桑之色,像是刚办完事,来别 墅复命。

    “老Q剿了张世豪在西双版纳的老巢。听 说中泰两国边境的制毒工厂,也遭炮火轰平 了。〃

    免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http://www.zhuishubang.com/

    关彦庭端着咖啡杯,削薄的唇溢出犀利 的两字,“废物。〃

    他锐利幽邃的曈孔,射出一缕凌厉的精 光,"西双版纳奉张世豪为中国区大毒枭,他 混得年头短,可割地猛,老Q的名号地位不 如他。〃

    他紧绷的额头有深深浅浅的细纹,“自以 为是的人,都是蠢才。〃

    "老Q看您十拿九稳掌控了东北局势,他 不免急功近利了。"

    他用勺子搅拌了几下咖啡中的颗粒,“我 就算踏平东北,他也仅仅是我利用的反噬张 世豪的一条走狗,妄图和我一起封疆扩土 吗〇,,

    他风平浪静的神情,荡漾着厌弃与不耐 烦,"两类人,在我的认知里留不得。一类贪 得无厌,一类操之过急。M

    咖啡一饮而尽,他撂下空杯,"你明白怎 么做。〃

    张猛思索了片刻,踌躇不决,"老Q切断 张世豪的退路,对咱有利,您和他撕破,不 是自找麻烦吗?

    关彦庭坐在牛皮椅上,长腿交叠,"狮子 没吃进嘴的猎物,允许别人瓜分吗?瓮中捉 鳖的故事,永远不会发生在达到张世豪势力 程度的匪首头上,相反,狗急跳墙,殊死搏 斗,老Q承受得住吗。迫不及待搞张世豪阴沟翻船,只会自酿苦果。我为他擦屁股?我 不闲。在他拖我下水前,我不妨先让他闭 嘴〇,,

    张猛哑口无言,他说了一声是。

    关彦庭冲了一坏矿泉水清洗陶瓷杯,"昨 晚夫人有不对劲的情況吗。〃

    我一颗心脏瞬间七上八下楸着,生怕张 猛出卖我,致使我前功尽弃,白日梦醒。尽 管我有言在先,对关彦庭有利无弊,但我改 变不了他的主子不是我这一点。

    亏了张猛足够识趣,两边没得罪,他避 重就轻说张世豪不老实,夫人知分寸。

    ↙本↘

    ↙书↘

    ↙首↘

    ↙发↘

    ↙追↘

    ↙书↘

    ↙帮↘

    http://www.zhui shu bang.com/

    关彦庭合拢最后一份文件,"该封住的 嘴,不许漏风。云南毒窟,杀戮是家常便饭, 追溯不到我。另外,张世豪的细作遍布公检 法,省委班子未必幸免,平日的风头,任凭 他们出,忍得了一时,方享得了长久。"

    我没有继续听下去,防止里面人突然出 来,和我碰个正着,关彦庭这般缜密磅礴的 筹谋,决计要暗中进行,我是他最不愿泄密 的对象,一旦我摸透他诡计,十有八九他会 打破我们目前安稳和谐的生活。

    我赌不起,更没必要。

    关彦庭的老谋深算,出乎我意料,整个 东三省识破他的人寥寥无几,甚至连一二都

    ~Jvj〇

    若真有,唯张世豪。

    但他不会全盘挖光关彦庭的城府。 我悄无声息返回卧室,坐在梳妆镜前描 眉,许久不画黛眉,技巧生疏了,折腾几次 不是画得歪斜便是颜色深重,老气横秋,我 一怒之下撅折眉笔,反手扔向被推幵的房 门。

    纤细的笔头凑巧砸中关彦庭的军装衣领半露的雪白衬衫烙下一条淡淡的印记,瞅 不冷一瞧,脏兮兮的。

    他耐着性子弯腰捡起,"谁招惹关太太 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