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0(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气鼓鼓说画不好眉毛,丑死了。

    相比较相敬如宾,他更喜欢我耍小性 子,适可而止的习蛮,是夫妻情趣,尤其是建 立在交易基础的夫妻,坐实婚姻,一拍两 散,利益结合或一念之间,波澜不惊的光阴, 只能让分道扬镳来得早。

    暂时阶段,我们都需要依托这段婚姻。

    关彦庭反锁门,绕到我身后,固定好我 的头,两条眉毛一撇一捺,画得利落潇洒, 他透过镜子颇为满意说,“英气的剑眉,不也 很美。"

    我盯着玻璃镜,端详好半晌,我一贯打扮清水芙蓉,抑或妖艳妩媚,如此英姿飒爽 的模样,竟也形容不出的合适耐看。

    我气焰消散了几分,夺过短了一截的眉 笔,“关先生懂得描眉?〃

    他捻干净指尖残留的粉墨,“偶尔研究枪 械的模型,会画几笔。"

    我一下子沉了面孔,"这是拿我的脸当图 纸了?"

    我起身要走,他闷笑拉拽我,从背面紧 拥住,埋首在发丝间,深吸一口气说,〃今天 我可能无心工作。"

    我懒洋洋嗯,“我却有心思逛街。"

    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追书幫 http://www.zhuishubang.com/

    他抱住我的大掌幵始不规矩游荡在小腹 和臀沟,吮吸着我光裸的脖颈和耳垂,我沉 浸在麻麻酥酥的舒服感里恍惚,他毫无征兆 张嘴,咬住我细嫩脆弱的一层皮肤,我下意 识推拒他,关彦庭控制着我的挣扎,唇齿力道愈加凶残,剧烈的疼痛造成我大喊大叫, 他咬了一会儿,意犹未尽伸舌舔舐着齿印,“ 如果皮开肉绽,是不是这道疤,在鲜血中永 恒存在了。〃

    他略带自嘲的语气,〃冲锋陷阵,黄沙练 兵,暴雨作战,我绝不仁慈,却连咬得狠一 些,也舍不得。"

    他含住它,我们痴缠相拥到太阳投洒在 玻璃的角度越来越高,越来越灼烈,他才依 依不舍松幵,指腹抚摸我唇瓣朱蔻的口红,〃 早归,别贪玩。"

    我动作娴熟替他整理衣扣,〃管得真宽, 你说我就听了?"

    他无奈捏我鼻尖,“现在哄得了你,再过 二十年,我有心无力。〃

    二十年。

    三分之一的岁月,不过尔尔。

    大抵没有女人,可以抵抗男人许诺的余 生。

    哪怕不沉醉,也会一时片刻的动揺。

    “怕什么。关先生的皇粮,二十年后也是 一笔天文数字呢。你瘫在床上,用不着你哄我。

    我勾住他领带,往我怀中拉了半尺,门 牙叼着他耳垂,似咬似舔,"弄几个小白脸陪 我,要关先生这糟老头添堵碍眼吗?"

    他大笑着想摁住我管教,我格外机灵逃 脱他腋下,朝他扮了个鬼脸,一闪蹿出了主 卧。

    那几天关彦庭无比忙碌,正好绐了我良 机,张猛挑选的女兵入住了我名下闲置的公 寓,刚满十八岁,十六入伍,铁路文工团当 预备兵两年,跟随这一批女兵调任黑龙江省 军区的总政歌舞团,我嘱咐过张猛,跨幅大的是首选目标,势必有两把刷子。

    我安排了在吉林夜总会当老鸨子的红桃 调教她,她消停了七八天,终于绐了我电 话,让我过去验收成果。

    ≦看 最 新≧

    ≦章 节≧

    ≦百 度≧

    ≦搜 索≧

    ≦ 追 ≧

    ≦ 书 ≧

    ≦ 帮 ≧

    我乘车抵达公寓,红桃也刚到,堵在门 口等我,我喊了她一声,她小跑着迎上来挽 住我胳膊,像捡了宝贝一般兴奋,“挺有眼光 啊。货不错,水蜜桃一样嫩,我连那儿都检 查了,粉嘟嘟的,绝对没脏病。”

    我掏出钥匙拧门锁,“不是我挑的,关彦 庭的警卫员。〃

    我脑海浮现张猛那副禁欲性冷淡的五 官,莫名好笑,难怪米兰说,再正派的男人也 分得清美丑,也有肉欲,会对美女勃起,对 丑女敬而远之,这是无可抹杀忽略的人性。

    〃教会了吗?"

    红桃说教什么,教卖弄风骚吗?

    我反问不然呢。

    她倚着玄关抱臂嗤笑,“我的参谋长夫人 呀,你是好日子过长了,被男人捧着,分辨 不清抢手货了吗?浪荡的娼妓,哪个窑子不 是大把抓,当官的为何稀罕女兵?衬衫军 裙,英姿飒爽,正经端庄,上了床才骚得够味 儿,够辣。你把她教成像我们一样的荡妇, 她还值钱吗?玩她的成本,比嫖妓高多了, 仕途那些衣冠禽兽,碰也不会碰。"

    我醍醐灌顶,这回似乎是我急于求成, 畏惧失败了。

    跟袓宗那两年,我稍有耳闻,文工团的 女兵骨子里浪得很,擅长玩转床术,哪个省 哪个区的漂亮女兵和高官政要没点风流艳 事,说出去没谁信。

    祖宗同门的一群二世祖,操女兵异常火热,尤其老子顶起公检法半边天的覃小爷, 文工团新冠衔的女兵,他玩得特疯,睡舒坦 了抹抹嘴,到处说她们就是穿了军装的婊 子,不对,比婊子活儿还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